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二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664 2019-03-13 12:11:07

  为庆祝新世纪135年诞辰,宣示军方统治主权,联合政府内部紧锣密鼓,一方面要积极准备全民福利的发放,另一方面还要整理堆积成山的资料以应对即将召开的公开会议。而在过去的一年里,联合政府为诞辰特地搜集了全世界人民的新一年愿望,并承诺满足被抽中者的所有愿望,以及剩下人的部分可行愿望,且抽中结果会在会议中公示。并且这次会议也与以往不同,这次会议允许到场记者提问,代理本人表示,可以提任何问题。

  以上消息一出便已引得全球轰动,只几天的时间,收到的愿望邮件和记者申请入场材料就不止一次压垮了联合政府脆弱的网络。这一年是网络部门度过的最黑暗的时光,也可见这次公开会议的重要性。

  说这次抽奖中没有暗箱操作那是不可能的,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想法,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愿望,如果每一封邮件都有被抽中的可能,那么那些反抗者的无理愿望岂不是也可以被实现。所以,网络部门在收到邮件的第一时间便对它进行了分类,修改其被抽中的概率,对于有敏感言论的邮件还会对其进行监控,从邮件的发送者个人,到其关联的祖祖辈辈、亲朋好友,都会被一一审查。总而言之,这次公开会议,各部门与网络部门精诚合作,确保代理大人本人的绝对安全。

  剩下的便是对往年一系列事件的整理报告以及对下一个百年要达到的政治目标的论述,有军方的强腕在,怕是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反正“和平”一词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提案上,只有“平衡”才是军方追求的理想世界。

  倒数五分钟,会议大厅后台——

  “这次有记者提问,回答之前要好好想想里面有什么陷阱......”

  “回答不了就不要回答......”

  “安保不知道做得怎么样,真有人突袭也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为了安全,茶水可免.......”

  “指不定有其他军部的间谍......”

  “......”

  会议总策划——奥利维亚·帕兰娜·阿尔巴一进入后台便看到一众联合政府高层正围着一个人碎碎念,那场面乌压压的一片,像朝会一样,而那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被这些高层堆到统领位置上的代理大人。并且从刚才开始,代理一直在机械地“是”“好”“嗯”“嗯嗯”地回应那些高层的话,看上去非常无奈。

  奥利维亚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不够了,必须得打断这些高层的“危言耸听”,便大声说道:

  “各位长官!还剩三分钟!请做好准备!”

  声音高亢嘹亮,将那些高层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来。高层们本来就不愉快,看到是此次会议的总策划就更不高兴了。原本他们就不同意此次会议现场记者发问,如今搞成这样,人心惶惶,还要抽奖,还是当着全世界人的面抽奖,要是抽到什么乱七八杂的愿望场面不好收拾怎么办?说什么“亲民行动”,要不是当初代理“一意孤行”同意了她的策划并且一直支持着,估计这小姑娘到不了这诞辰就会被踢出政府大门。

  “各位前辈不用担心,”见势不妙的代理立刻出来缓和气氛,身着军装的他却显得雍容儒雅的,“只不过是个把小时的小会议而已,比起以往我们的所见所闻,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离代理最近的一位相当严肃的青年闻言立刻提醒道:“人言可畏,得当心。”

  代理听后对着青年点了点头,郑重应了一声:“是。”随后便将目光移向了奥利维亚。

  回应代理的信任,奥利维亚将一粒微型耳麦融进了耳垂里,接着,给在场的每一个人派发同样的耳麦。

  她解释道:“这是为了这次会议新设计的微型耳麦,今日一次性使用,只有一个频道,确定安全,会议大厅前后信号良好,这样有什么问题,后台的人可以随时提点,我也可以通过耳麦随时提醒时间。”

  那个严肃的青年闻言看了眼这钢珠般的耳麦,略微思考一下后便一边戴一边对代理说到:“这样,代理。我还是不进去了,在后台这儿我也方便一点。”

  奥利维亚一听便有些着急:“入场人员是确定的,各大媒体也有名单,中将您不出场的话会惹人议论的,到时候代理的处境会更加困难!”

  “那你就去封上他们的嘴。”

  这句话,中将说起来似乎没什么语气波澜,但配合上他凛冽的眼神,还是令在场所有人胆寒。

  奥利维亚深知中将的“丰功伟绩”,在他眼里还没有不可以动的人,以至于他的这句话在她耳朵里听来不像是要封记者嘴而是她的嘴。

  面对如此恐吓,奥利维亚也没法做到从容不迫,即使在场那么多人在,她还是感觉到中将所散发出来的冰冷刺骨的杀意,生命似收到威胁,不由自主地便攥紧了拳头,全神戒备。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却悠悠地响起,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刻显得格外响亮。

  奥利维亚立刻向声源望去,竟发现万众瞩目的代理已经走上台阶,马上就要走过转角了。

  “代理!你得最后出场!彰显威严!”

  没想代理只是回身对奥利维亚微笑了一下,随后便走进了会议大厅。

  而计划之中的掌声也并没有响起,回应后台众人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各位高层立马站不住了,赶紧跟了进去。

  此时寒意更浓,若不是更在意代理的安全,中将怕是要将奥利维亚生吞活剥了先。

  待中将一走,奥利维亚便松了一口气,还好,虽然磕磕绊绊,倒也是顺利开始了。耳麦里也接二连三传来各位高层正常入座的消息,虽没有热烈的掌声,但也没有危险信号,一切,还好。平复一下心情之后,奥利维亚也立刻着手安排工作,比起对付中将,走这些流程倒是轻松很多。

  会议大厅是个三层环形结构建筑,一二层都有座位,而三层主要是设备。一层最内是巨幕讲台,此时正坐着包括代理、中将在内一共十九个人,二层则安排给政府工作人员使用。为了此次会议代理的绝对安全,二三层都布满了安保人员。除了必要的监视、狙击人员以外,还安排了一些炸弹专员,按奥利维亚的话来说就是,只要能确保代理的安全,哪怕将会议大厅跟敌人一起炸掉也没关系。第一批遥控炸弹也早已安进了记者们的座位底下,“座无虚席”。而大厅的承重柱上放置了分量最重的炸药。

  “来者哪怕是亲生父母只要他/她抱着一定的目的就是嫌疑人”——奥利维亚原话。虽然她是此次会议的主导者,但相对应的她也是除中将以外,最看重安保的人。

  会议开始第二十分钟,随着敷衍形式的各项报告的结束,全场终于迎来了最激动人心的提问时间。

  中将的脸色如预料中变得凶狠,那凌厉眼神分明是在告诉那些记者,不要乱提问题,否则后果自负。

  而那些记者也是,在看到中将眼神的那一瞬,激动的心情便登时凉了半截。原本都想争着举手的,现在手举到腰间都不知道该继续举还是缩回去了。

  然后底下就讨论开了。

  “我都说是假的了,你看那位长官的脸色,哪有随便提问这么好的事情,还好我准备了B方案......”

  “如果我这么问出去会不会死?”

  “要是能问到关键性的问题,名留青史,死又有什么所谓,我都多活了几十年了!”

  “真的没有问题吗.......”

  “......”

  看见这帮子记者畏首畏尾的样子,中将倒是放心许多,原以为都是来者不善,没想一个两个都是草包。

  奥利维亚看着时间,已经过去四分钟了,依然没有人敢站出来提问题,这个中将还真是给人添麻烦。如果这些个记者到最后连一个问题都没问的话,代理的声誉形象可是要受损的啊。

  “没人提问题吗?”这时,代理本人发话了,那样子是在表示自己已经等的有些无聊了,“随便问,没关系,我向镜头前全世界人民承诺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一旁的中将闻言一秒破功,原本犀利的眼神也立刻收回,变得无奈地看向代理。

  而中将视线转移的这一下让众记者都如释重负。

  “有问题吗?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进入下一个抽奖环节吧。”

  “有!有有有!”

  终于有人敢提问了。

  “请问。”

  一位身着蓝衣的记者起身问道:“您好代理,我是xx媒体的记者,刚刚听长官报告说来年专注于竞技场的建设,我想问的是具体是那些建设?”

  “这个问题太普通了,你确定要这么问?”代理回应道,“具体建设未来几日定会公示,如果你只是这么问的话会不会太浪费机会了?”

  那个记者并没有想到自己保守的提问会被质疑,一时间竟也接不上话来。

  “换个大胆点儿的记者来问吧。”

  代理表明态度。

  底下的记者你看我我看你,就刚刚大家的表现来看,还是有好好准备的,眼下就是要找个不怕死的人将这些问题豁出去才行。

  “刚刚谁说死无所谓的?!”

  大家互相看了看,最后目光聚焦在了一个长相特别稚嫩的记者身上,虽说大家都是用过“神水”永葆青春的,但这么稚嫩还是让人怀疑是不是“新生代人类”。

  所谓“新生代人类”,就是父母双方都使用过“神水”之后孕育出来的小孩。在这之前,因为基因突变性疾病,不仅现世的女人难以怀孕,怀孕之后的胚胎和胎儿也难以生存。且怀孕之后注射给孕妇的“神水”无法通过胎盘,直接注射又会杀死胚胎,而对于婴幼儿和孩童来说“神水”弊大于利,副作用繁多,甚至可以称之为“毒药”,只有停止了生长的成年人才能耐受,所以世界将希望寄托于使用过了“神水”的父母上。却没想试验效果特别好,不仅可以正常怀孕,而且这样孕育出来的新生儿自带寄生体可以活到成年,成年之后可以看个人情况选择是否注射寄生体。

  此研究成果一出,各大研究机构立刻开展针对性的实验,以制作出适合未成年人甚至是胎儿的剂型,但到目前为止实验都没有太大的进展。

  言归正传。

  那张稚嫩的小脸注意到了各位同行热切的目光,还没等他说“不”,一大堆纸条已经塞了过来,攥了一手。

  代理远远地看着觉着挺有意思地,轻触耳垂(耳麦)问奥利维亚道:“奥利维亚,那个带着蓝色贝雷帽的‘小男孩’叫什么名字?”

  几乎是踩着代理的话音,奥利维亚回答道:“乔纳森报社社长的儿子——优·乔纳森。”

  得到信息,代理立刻说到:“优·乔纳森,那就拜托你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优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掉了,头皮立刻发麻,全身发僵,可是代理的声音就像是命令一般,就算自己再怎么抵抗也还是站起来了。

  恍惚间优似乎看见了代理的样子,而随后,代理的声音便钻进了他的脑袋,在脑壳里回响。

  “你把问题念出来就好,我们一问一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