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河川有遗色

第十三章 年夜惊变

河川有遗色 远山他乡客 1031 2017-08-13 00:44:25

  叶靖州看得出舒不知在诗词上的造诣实在不堪,也没有再为难他,便转而看向大师兄。他跟随谢一点最久,又颇有天赋,诗词上竟不亚于许多世家子弟。

  “河川有遗色,过耳无乡音。一帆孤身走,豪情未所终。去国八千里,云雾阻重重。远山他乡客,浮悬半空中。”

  论是文字功底,选词摘句,倒也看不出大师兄比他人的好处,只这文中蕴含的志气风骨,便不是常人能及了。像是舒不知这般的,志在何处尚不清楚,更别提藏心于诗词中了。

  “文章锦绣,心思洞明。”叶靖州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至于舒不知,他还能说什么,绕来绕去不过一个好字。

  大师兄笑道:“叶公子见笑了。”他自知道叶靖州的文才在世家子弟中都是翘楚,也不敢班门弄斧,只是套了两句谦词。只不过这一番,其他师兄弟便兴致缺缺了,开头调子起得高,再来者若是不如,那就是扫兴了。叶靖州也明白这一点,于是没有再强求,任由大家插科打诨跳过了这场游戏。

  年节的时候,一众都颇为放松,说说笑笑,倒是觉得时光飞逝,转眼入夜。舒不知同师兄弟们端了几个火盆,一群人围坐一圈,正准备守岁,只闻得门外马嘶声起,谢一点与叶靖州招呼都没打便一同匆匆离席。一班师兄弟同其他客人面面相觑,跟上也不是,不跟也不是。到底还是舒不知反应快,与师兄弟们一合计,就把守岁的点心照计划上了,至于自顾跑的那两位,舒不知一看那神色,便知是出了事,大约今夜是回不来的。

  见客人犹有疑虑,舒不知也只好强行打断各位对于年夜突生事端的想象,打起精神笑道:“大家莫忧,师父一向如此来去自由,约是突然想起哪本书里哪一段有疑虑与叶公子探讨,或者那马嘶声像极了哪种师父挚爱的宝马罢了。这大年夜的,我们只管守岁,不管他们。”

  谢一点也的确就是这种想起一句话来不管不顾回去翻书的人,听见他所痴迷的马的嘶声冲出去追也是他能干得出来的。这么一解释,倒是还说得过去,至于在场各位是不是真的相信,那就不是舒不知能控制的了。说实话,舒不知自己是不太信的,凭谢一点对这几位朋友的重视乃至亲自下厨,他便是平素再自由无束,也断不至于就这么把一群人晾在这里。但是如今舒不知只能这么圆过去,要不然,难道所有人年也不过了岁也不守了,就开始对今晚会发生什么这一主题浮想联翩?只是暂稳住了局面,舒不知还是觉得心里痒痒的,说到底他也是好奇极了。

  那马……

  舒不知忽然觉得那嘶鸣有些耳熟,他家就养着马,自然分得清楚不同的马在不同情况的叫声是什么样的,方才那嘶鸣,似乎在哪里听过。

  谢一点和叶靖州冲出去那个瞬间在舒不知心中闪过。那时候……好像正是那马嘶鸣之后的一声呜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