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汉末之煌煌北荒

第五十七章:黄巾来援 暴怒蹇硕

汉末之煌煌北荒 北国苍狼 3580 2017-07-17 18:40:01

  宋宪拔出战刀,来到了最前排,他看着步调一致的冲过来的伏兵,眉头深深皱起,他能看出来这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普通的黄巾军!

  “大家小心!这伙人很厉害!”宋宪高喊一声,两只因为用力而鼓起的胳膊猛地挥出,一刀将一个冲在最前方的“黄巾军”砍中,那“黄巾军”没想到对方当先的一人就是位战将,来不及反应就被快速的一刀夺去了生命。

  小眼睛男子刚刚冲到前面,就看到了已经悍勇的砍死了五六个人的宋宪,他狰狞的一笑,“敌将受死!”身材并不高大的他却用的一把长长的大刀,挥舞时,周身刀气蔓延,洛阳军众人竟一时间近不了身,被他几个挥砍间就冲到了宋宪身前。

  宋宪刚刚闪躲着砍死一个凶恶的家伙,就感觉到后脑处一阵冷风,急忙一个驴打滚儿似的在地上一翻,躲过了长刀的袭击。

  小眼睛男子一击不中,气的大吼一声,反手又是一刀!

  宋宪急忙挥刀抵挡,所幸对方的境界和他一样,不然今天这长长的战刀得给他造成极大的麻烦。

  之前指挥埋伏部队得那道黑影竟然是位一流战将,他双手拿着两根长长的尖刺,不断在人群中穿行,短短一会儿就有十几个人被他利用神出鬼没得速度以及刁钻的招式而斩杀。

  蹇硕是真的强,他是位一流战将后期的高手,再加上张让给他的顶尖的心法功法,他整个人的实力可以硬撼一流巅峰的战将。

  一柄长槊被他挥舞的虎虎生威,每招每式间带走着一条条人命。

  黑影男子盯上了他,悄然无息的来到了他的斜方。

  蹇硕正用出一招,招式用老,新招未出之际,一道黑影闪过,锋利的尖刺刁钻的刺来。

  “嘿嘿,就等着你出来呢。”这位年轻的宦官发出一阵阴恻恻的笑声,本来看上去已经无力的长槊突然间犹如活物,灵巧的砸向飞在半空的黑影。

  “不好!”“砰!”黑影躲闪不及被硬砸一招,蹇硕得势不饶人,一把长槊笼罩住黑影人,飞快的舞动。

  黑影人是个一流战将中期的存在,身为死士的他本来就不擅长正面战斗,再加上蹇硕境界实力完全压制他,竟一时间被打的没了还手余地。

  没有了战将的伏兵一方顿时被虎入羊群的李典杀的七零八落,一千人的前军被瞬间冲散,本来由于人数占据上风的伏兵们,此时被在李典带领下悍勇反击的洛阳军逐渐掰回了局势,一点一点的后退着。

  宋宪暗自欣喜,想不到带上这小子竟然带对了!不只发现了伏兵,更是勇猛无比的带着战士们发起了反攻!

  两军交战正激烈之时,在他们五里外的山坡处,一伙儿黄巾军正在行军。

  “报!黄帅!前方有两伙儿人正在交战,有一方头裹黄巾,看着像是我们的人!另一方是官兵,是一支押送着几十辆木车的车队,应该是运送物资的军队。”

  被叫做黄帅的男人抬起头,“真的?嘿嘿,有物资,老子就要去看看了,弟兄们,集合了,跟老子吃肉去!”

  一群数百个黄巾军呼喝着,兴冲冲的跟着骑着一匹瘦小的马的黄帅往发生战斗的方向赶去。

  李典带动的反击势头终于被人压制,这群“黄巾军”在开始没有了战将的带领时被打懵了,如今反应过来,顿时一个个如恶鬼再世,悍不畏死的发动着自杀式的攻击,把李典这个战将都杀的不断后退。

  洛阳军不断地倒下,李典看的是有心无力,他自己正被十几把刀围攻着呢,好在他是个用长枪的,一寸长一寸强,正是凭借着长枪的长度,他才没有被这十几把疯狂的战刀伤到。

  宋宪狠狠地劈开烦人的长刀,猛地朝着蹇硕呼喊道:“蹇大人!这样下去不行!想个法子!”

  蹇硕也正着急着呢,自己也看出来了,这伙儿人的凶残非比寻常,这么打下去,只怕是自己这条命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众军士!依靠车队结防御阵,给我守住!”蹇硕看了看放在原地的木车,出声高喊。

  宋宪猛地一拍脑门儿,对啊,自己怎么忘了那八百弓弩了!

  “退回车队,快!拿弓弩进攻!”

  看着如潮水般退去的洛阳军,黑影沉声道:“快!追杀,不能让他们有喘息的机会!”

  一方且战且退,一方只管拼死前进,宽阔的地面上,一千多人迅速的移动着,边走边倒下一具具尸体,让几百米的平原变成了一片尸海。

  黄帅带着数百黄巾军急行军,来到了这片尸海处!

  交战的双方全都看到了这伙儿不速之客,宋宪看到裹着黄巾的扛着黄天大旗的一行人顿时脸色惨白。

  而小眼睛男子则是大喜过望。“嗨!黄巾的兄弟们!快来帮我们斩杀这群狗官兵!他们押送的是武器装备和金子,快来,杀了后,我们对半分!”

  黄巾贼军们一听,各个眼冒金星,武器装备!那可是好东西啊!

  黄帅猛地抽出战刀,“弟兄们!跟着我黄龙,斩杀狗官!苍天已死!”

  “黄天当立!杀!”数百黄巾军红着眼冲杀而来。

  蹇硕眼睛观察着周围,看着一片空阔的地带,知道已经无路可退!

  “将士们!拿弓弩,给我狠狠的射!大家今日虽咱家振我洛阳军之威武!为我大汉国,斩杀黄巾贼!杀!”

  拿好弓弩的洛阳军在将领的鼓舞下,悍然扣动手中弓弩扳机,数百只锋利高速的断箭“唰唰”射入黄巾军人群中。

  “举盾举盾!不要惧怕,杀上去!”小眼睛男子挥舞着长刀,身先士卒,他将长刀挥舞的飞快,将一根根断箭拨走,飞往了别处。

  李典疯狂的冲到了一个木车旁边,一把抽出一面半人高的鼓,他提起棒槌,狠狠的落下!

  “嗵嗵嗵!!!”“杀啊!!!”年轻的少年涨红着脸,手中的棒槌敲打着战鼓,发出一阵震人心扉的鼓声。

  被激励的热血沸腾的洛阳军,士气猛然高涨,各个怒吼着发射着弓弩。

  人数的差距还是让洛阳军无法阻挡敌方的步伐,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黄巾军,蹇硕一把扔掉头盔,挥动长槊,“洛阳军!随我杀敌!咱家与你们今日同生共死!”

  宋宪默默地冲出,经过蹇硕时,少年轻笑着开口道:“蹇大人,宋宪认你这个兄弟,您是条真正的汉子!”

  蹇硕会心一笑,猛夹胯下战马,脸上带着决然的神色,狠狠地冲进人群,黄巾军顿时人仰马翻!

  发狂的一流战将如同一台杀戮的机器,纵是凶残的黄巾军都被他杀的一脸惊恐的躲避着。

  战士们收起弓弩,重新握住手中刀,看着自家悍勇的将领,他们激动的涨红了脸,“随大人同生共死,杀!”副将振臂高呼,一马当先的冲入黄巾军军阵,挥刀一刀砍死两人,喷涌而出的鲜血将他淋了一身,他狰狞的哈哈大笑,挥刀再砍。

  锋利的尖刺不知从何处来,刁钻的在他看不见的死角迅速的插进了他的身体。

  副将身体一僵,右手猛地发力,战刀迅猛的回砍。

  想要抽出武器退后的黑影人突然发现,眼前那个在他眼里死定了的男人的左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胳膊,而那把锋利的战刀已经砍向了他的脖子!

  黑影人一咬牙,另一只手的尖刺挥闪间,自己被抓着的左臂齐根而断!他忍着剧痛,抽身暴退。

  副将死死地盯着捂着断臂的黑影人,血红的双眼逐渐失去了光芒,狰狞的脸上带着一丝浓重的不甘心,左手松开黑影人的断臂,从怀中拉出一个玉佩,用手紧紧的握住...

  黑影人惊恐的看着已经动弹不得,仍然瞪着如同野兽一般的双眸盯着自己的副将,心中暗自感慨,真汉子!

  “蹇实!!!”蹇硕颤抖着身体,看着已经死去的副将,痛苦的嘶吼着!

  只有他和副将自己才知道,他们二人是堂兄弟!蹇实嫌弃他这个身为宦官的堂兄丢人,所以一直不愿意叫他一声哥哥,虽然是自己的副将,但二人除了讨论军事,就根本没有了一丝交集。

  但自己知道,血浓于水,自己的堂弟还会在自己趴在桌子上熟睡时给自己披上衣服,还会在自己忙着顾不着吃饭的时候,吩咐火头军一次次的给自己热着饭菜。

  蹇实的身体挺的直直的,瞪着双目,右手握着的战刀支撑着他自己的身体,左手紧紧的握着刚刚掏出的玉佩,眼中闪过一道遗憾的神色。

  对不起了...哥哥,至死也在没能叫你一声大哥,遗憾啊...

  就在他已是即将失去的瞬间,他听到了蹇硕悲痛欲绝的呼喊声,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年轻人身体猛地一颤,左手狠狠一甩,“大哥!!!”

  嘶吼声传遍战场,周围的人愣愣的看着他轰然倒下的身体。

  蹇硕伸手接住飞来的玉佩,呆呆地望着手心里还有着温度的青玉,那声大哥仿佛一把尖刀狠狠地刺进他的心中,将他刺的鲜血淋漓,也瞬间刺破了他长久以来的桎梏。

  “啊!!!”一股强烈的战气猛然从呼喊的宦官身上散发,周围的黄巾军被直接掀飞!

  “不可饶恕!你们,都得死!”蹇硕在悲伤过度下竟冲破了桎梏,晋升到了一流战将的巅峰,疯狂涌动的战气,配上他扭曲的脸庞,恍若一个愤怒的魔神!

  长槊狠狠挥动,数个黄巾军没反应过来就被直接砸飞,五脏六腑早已碎裂,瘫软着落在了远处的地面。

  宋宪深深的看着发狂的蹇硕,深吸一口气,“将士们!杀!为副将报仇!”

  洛阳军纷纷咬着牙扑进人群里,他们虽然嘴上不说,但对那个毫无架子,体恤士卒的副将都打从心底里敬重,如今他们敬重的将领惨死,怎能不让他们愤怒!

  仅剩两百多人的洛阳军化身成一头带着伤痕的猛虎,虽然流着哗啦啦的鲜血,却依旧凶狠的撕咬着自己的敌人。

  小眼睛男子冷冷一笑,“临死前的挣扎罢了!呵呵呵!”

  “将士们,冲杀,斩了狗官兵!兴我黄天!”黄龙举着战刀呼喝着。

  正疯狂杀戮的蹇硕被他的声音吸引,直接一脚踏在马头上,飞越数十人,长槊凝聚浑身内力,悍然刺出!

  黄龙刚刚兴奋的喊叫完,就听到了周围的自家兄弟冲他呼喊着小心。

  他一个激灵,猛地抬头,神魂皆惊!一道缠绕着黑色光芒的长槊已经近在眼前!

  双方战士愣在了原地,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刺穿黄龙,然后狠狠的钉在黄天大旗上的长槊,以及那正飘摇着倒下的黄天大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