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汉末之乱

第六十六章 黄伯羽怒怼黄永父子,典恶来拳震道士师徒(十二)

汉末之乱 冷子桑 2335 2017-07-17 18:39:48

  表面的真相是所有人猜想到的一样,因为小侍女轻语递过来的热茶,让莫倾患上了伤寒病,轻语被抓了起来,然后她的父亲也沉睡在了水井里。

  在外人看来,轻语的父亲是羞愧女儿犯下的错事,要被株连九族,他自知命不久矣,所以率先了解了自己的生命。

  这样的解释是最能说得通的,但也是破绽最大的。

  老李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情?轻语已经是衣食无忧了,老李也跟着鸡犬升天,她有什么理由陷害自己的主子?最重要的是,老李他怎么也要为自己或者自己的女儿辩解一下吧?就这样一声不响的自杀,不就是等于承认了轻语的罪行吗?

  所以老李的自杀行为,是代替自己的女儿进行无声的签字画押了。

  莫老爷的庶出儿子莫阳是个聪明的人,虽说是和莫倾同父异母,不过却没有什么隔阂,反而和莫倾关系匪浅。后来死在了莫家的权力斗争中,不好他还好留下了一个儿子,此子的名字就是莫浪……莫阳猜到这里面可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也就是说,轻语可能是碍于什么原因不愿意说出事实的真相。

  莫阳立马将自己的猜想告知了自己的父亲莫老爷子。莫老爷子是个精明的人,因为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而且事务繁多,把调查此事的任务交到了莫阳头上。莫阳也不负所托,抓到了轻语,也说出了自己的猜想,莫老爷听了,立刻拍板,表示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一个小小的侍女,就等于是依附于主人的藤蔓,没有主子就等于是没有了支架,而能够威胁到她的,也就只有她唯一的亲人老李了。

  如今老李已死,轻语被特殊隔离,不知道自家老父亲的死讯,所以她仍然会保持现在的样子,默认自己的罪行,等到行刑的时候,真相就会被带进尘土里面,永远不见天日。

  莫老爷子不愿意冤枉人,把矛头对向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侍女,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受到了伤害,却不知道幕后的主使者。

  于是他略施手段,让受到隔离的小侍女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唯一的亲人也死了,轻语孤身一人,了无牵挂,总不能临死的时候还冤成了窦娥吧?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轻语当即拍板:我跟你拼了!

  果不其然,轻语立马供出了威胁自己的人,那人不是旁人,就是莫倾最好的姐妹,莫优。

  莫优以轻语父亲的性命威胁轻语在莫倾的茶水里下药,原本的剂量正好可以置莫倾于死地。或许是莫倾身体健康,不怎么惧怕寒冷,或许是那一片雪花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莫倾最后没有死,而成了现在半死不活的萎靡颓废样子,靠着药物维持生命。

  轻语遭到了隔离,莫优直接落井下石,抛下了之前对轻语的承诺,做掉了其父老李。除了莫倾没有死这个意外之外,一切的剧本都在按照莫优安排进行,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莫老爷是如此精明的一个人,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只要轻语认罪,在之后总会有一些“意外”夺走莫倾的性命,这一点莫优不急。

  可惜剧本的走向变了个方向,莫优被打入了冰窖,莫老爷将其软禁在莫家府宅的深处,只要莫老爷还活着一天,莫优就永远走不出给她划好的那一亩三分地。

  轻语没有受到预想中的惩罚,反而重新回到了莫倾的身边,继续她的贴身侍女之路。

  其实是莫倾在为轻语求情,莫老爷见轻语可怜,自己的女儿孤孤单单的,又受了罪,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忍痛之下,也就答应了。

  “小姐,都是我的错……”李大娘想起了那段往事,眼泪又止不住的留了下来,滴到了她怀里熟睡的小男孩脸上。

  “这都是优妹鬼迷心窍,你也是被逼无奈,这事儿不能怪你。”莫倾无力的挥挥手,往事如风,过都过去了,多说又有什么用?

  “你怀里抱着的孩子是?”莫倾此时才注意到了这一点。

  “哦……”李大娘擦了擦湿润的眼睛,也跟着把典满脸上的泪水擦干净了,“他是晴灵带过来的,是举公子托我照顾的……”

  “他好像病的不轻……”莫倾从李大娘那里抱过孩子,细细打量着沉睡中的典满,“好严重的伤寒病啊……”

  隔着厚厚的布料,莫倾仍然能感觉到典满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

  “是的。”李大娘小心回答,她已经淡出视线很多年了,如今举公子突然送给了她一个患上伤寒病的孩子,很容易让她想到往事。这也就让李大娘认为,黄举是知道了当年的事情,这样做是为了提醒自己,不久之后要找自己报仇。

  这本是黄举的无心之举,却没想到发生了如此离奇的事情。

  “看看我的药能不能帮他缓解一下情况。”莫倾将典满交还给了李大娘,艰难地起身,想要够到案台上那个平平淡淡的小瓶子。

  李大娘忽然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被触动到了,迅速起身帮莫倾拿到了药瓶子。

  莫倾看着手里的药瓶,忽然抬头,正好对上了李大娘的目光。

  “轻语……”

  这两个字,莫倾很长时间没有心里说过了。

  “这药是治疗伤寒病很有作用,对小家伙应该有好处,来,给他喂下去。”莫倾倒下了一粒黝黑的药丸,交到了李大娘手里。

  “小姐……这药丸很少的,你给了他,你怎么办?”李大娘手里捧着药丸,没有直接给典满喂下去。

  “没什么。”莫倾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恬静的笑容,“过几天莫家就要来人,我跟他们说一声,叫那边多送一些药物过来。”

  小姐还是像以前那样善良,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将稀有的药物送给他……李大娘没有再多说,而是把药丸掰成了两份,送进了小家伙的嘴里。

  屋子里寂静无比,莫倾和李大娘都屏住呼吸盯着脸色逐渐好转的小男孩。

  典满微青的脸渐渐有了一丝红润的血色,片刻之后,那双紧紧闭着、仿佛从来都没有睁开过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爹爹……”

  黄褐色的眼瞳咕噜噜转着,小家伙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找自己的父亲。

  可惜他的父亲把他交由黄举照顾,黄举又不会照顾孩子,准备将孩子送到赵烟那里……由于种种原因,小男孩典满出现在了黄家主母莫倾的屋子里。巧的是,莫倾也是得的伤寒病。

  黄举没有想到把典满送给莫氏看看,他先入为主的认为,先天的伤寒病与后天的伤寒病所用的治疗方法不一样。更关键的是,就算莫倾的药丸对典满的病情有好处,黄举也不会为了讨好典韦,而拿自己母亲的生命开玩笑。

  药物就只有那么多,你把我妈的药吃了?我妈怎么办?

  可又巧了的是,莫倾给典满喂了药,而这药丸,好像真的对典满的病情有好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