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杨家才女心若康

第11章 两只凤头小鹦鹉

杨家才女心若康 祁默琉 8168 2017-08-13 14:37:51

  “你,你又想干什么?”芍君被抵在墙上,动也动不了。

  “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华轩看着她的眼睛,满脸认真。

  “什,什么问题?”芍君被他盯着,瞬间,满脸通红,眼神飘忽不定。

  “我昨天下午就问过你了,今早又问了一遍,你确定,你真的不记得?”华轩表示心都要碎了。这姑娘真的有健忘?——by华轩。

  “我我我,我好像,真的不记得……”芍君说完就低下头,不敢正视他。

  华轩见状,心中莫名起了一股烦意。一伸手,硬生生的托起芍君尖尖的下巴,让她正视自己。

  “那好,我再来告诉你最后一次,”华轩又离她近了一步,“我们看上去是因为家族联姻,我想你也是这么想的,对么?嗯,没错,你是这么想,但我不是,我说过,我对你是真的。你可以理解为假戏真做,但在我心里,这从来就不是假戏!我之前是花花公子,但是对你,我绝对没有半分玩弄之意,当你父母说要把你许给我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么欢喜么?当你说出那句’我不喜欢你‘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有多么的痛么?杨芍君,我告诉你,你这个人,我康华轩要定了!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

  他真的很想不通,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她,那么去想得到她的认可,自己为什么会为了她说出那些糊里糊涂的话。呵呵,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么?

  “我相信,我也和你说过很多次了,我的意思,想必你也明白吧。”芍君可不想再和他谈论这个话题。

  “我不明白!既然你同意和我一起去法国,那为什么就不能信任我呢?这么多天来,我有对你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吗?如果有有什么?如果没有,那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点点机会呢?这么多天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么?”华轩越来越激动。明明是自己一直保护的女人,为什么还对自己这么陌生呢?

  “你的心意?呵呵,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只知道你的心意,却不知道我的心意啊!强扭的瓜不甜,我希望你不要勉强我。”芍君晓得和他讲道理说不通,干脆闭上了眼睛。

  看到她软硬不吃,华轩决定出’杀手锏‘

  “一个月,你给我一个月,好么?就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内,你对我仍旧没什么感觉,那我们就分开,我不会再说半个勉强你的字眼,好吗?”华轩咬咬牙,下了一个赌注。

  “你确定?”芍君睁开眼睛抬起头看着他。

  “我确定!”华轩坚定了下来。看来,他还是相信自己的雄性魅力。

  哼,一个月以后,一定让你死心!——by芍君

  “好!”芍君回答完,把目光从他身上扫开了,“我去买东西了。”

  “等一下!”华轩再次把她拉住。

  “你又干嘛!”芍君被他弄得真是不耐烦了。

  “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华轩再次把她给抵在墙上。

  “有话快说!”芍君烦的想打人,扭开头,懒得看他。

  “你心里,有没有我的位置?”突然,华轩来了这么出其不意的一句。

  听到这句话后,芍君有些莫名的不知所措,慢慢扭过头,惊讶地看着他。

  “哪怕,只有一点点。”华轩接着说。

  “这……我……”芍君语塞。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竟然会有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虽然她之前很弱,但是现在……

  “最多两个字,最少一个字,有,没有,给我个答复,好么?”华轩继续问她。

  “……”芍君还是说不出话来。她承认,自己对他是有点感觉,但是就是说不出口。

  “沉默?你是默认吗?拜托,给我一颗定心丸,让我平静一下,你弄得我紧张死了知道吗?”华轩急的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我觉得,这个问题,我还是不能现在就给你答复。”芍君想了想,决定用另外一种表达方法告诉他。

  “为什么!”华轩瞪着她,仿佛要把她吃下去。

  “因为我怕要是现在说了,以后再改变,会让你伤心。”芍君话里有话的回答。

  听到这句话后,华轩松开了她,仔细的品了品这句话。

  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芍君心中有些懵逼。难道这货真的听懂了?——by芍君。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华轩对她笑笑。

  “我的意思?你知道了?”芍君有些惊讶,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有多么暴露。

  “我当然知道了。”华轩瞬间得意起来,转身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原来,她是这个意思啊!——by得意的华轩。

  “那!那你说说,我是什么意思!”芍君这小傻妞肆无忌惮的说。

  “你的意思?呵,从刚才你说的话中就能听得很清楚啊!至于什么嘛,要是你真的想直接告诉我的话,那就不会这么拐弯抹角,我看,我也不能现在就给你答复。”华轩也就着她的话说。

  “??”芍君听得满脸黑人问号。压根没想到是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了。

  “好了好了,现在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走吧,我带你出去浪。”华轩站起来,拉住了芍君的手。

  “诶你拉我手!”芍君立刻撒开他。

  “拉手怎么了?机场那会儿我还搂你腰来着呐~”华轩故意逗她。

  “你你你!”芍君瞬间脸红。

  “好了不逗你了,呀,都11点了,我们出去玩一会吧。”华轩玩心大起。

  “啊?等等等等!我们上飞机那会儿不是7点么?10个小时不应该下午5点么?怎么才上午11点?”芍君望着华轩,满脸疑惑。

  “芍君姐姐,你忘了中国和法国的7小时时差了么?”华轩差点没笑出来。

  “哦对对对有时差,你不说我都忘了。”芍君淡定的说了一句让华轩吐血的话。

  华轩:“……”

  “好了没啊我的大小姐?”华轩满脸无奈的看着在一旁疯狂调时间的芍君。

  “诶你等等等等!还差最后一个了!”芍君眼睛紧紧盯住手机。

  “好了!大不了我回来帮你调啊!快走吧!”华轩知道给她半个小时都嫌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诶好啦好啦!你那么着急干什么。”芍君白了他一眼,乖乖把手机收起来了。

  “我是怕啊,万一您大小姐沉迷于挑时间,忘了正事。”华轩故意扭过身去不看她。

  “正事?什么事?”芍君愣住了。咦?杨正诚有和她说过什么任务的么?

  “你父亲说,让我们俩到法国单独相处,是我!们!俩!又不是你和手机。”华轩扭过去,装作满脸生气的样子。

  芍君一扭过去头,他又马上转了回去。

  芍君看见他的动作,特别想笑,而且心中更是蜜汁开心。她也没想到,这个康华轩竟然会和她的手机吃醋呐。

  向他轻轻走去,胳膊也顺势从后面拢着他。

  感觉到了某君的手,华轩不由得扭了过去。

  他刚扭过去,芍君就顺势用胳膊环住他的脖子,踮起脚,轻轻吻了上去。

  华轩被眼前的这个女子惊到了。没想到,她竟然会主动吻自己。

  放肆了将近30秒,芍君慢慢离开了他的唇,得意的看着他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怎么,你很惊讶吗?”芍君满脸戏谑的看着他。

  “没,我们快走吧。”他本来是很想接着吻下去的,但是怕太快了会吓到她,于是打算以后再找机会。

  “哦。”芍君感觉有点怪怪的,他,竟然没惊讶。难道以前有很多女人这样吻过他?——心中莫名反感的芍君。

  “怎么了?”华轩拉着她进了电梯。

  看着她满脸郁闷的样子,他一下子就猜出来她的心思了,所以想逗逗她。

  “没,没什么。”芍君的脸依旧是黑的不成样子。

  诶,芍君,你还不如直接说出来呢!因为您的演技,实在是不咋地。隔着十万八千里都能闻见您身上的醋味儿啊。————无奈的作者我。

  “哦?好吧!”华轩忍着笑,没说什么了。

  “叮”一声,电梯到了一楼,门自然敞开,两人手拉手(十指相扣)走了出去。

  “诶,你要带我去哪儿啊?”一出酒店,芍君就迫不及待地问他。

  “听说巴黎有个卢浮宫,就离这儿不远,我们可以去那边看看。”嗯,他都要佩服死他自己了。在飞机上只是随便定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但是他没想到正好是靠近塞纳河北边的酒店,正好,离卢浮宫又不远,刚好可以去那边玩玩。

  “诶?你怎么知道?”芍君想着他莫非来过?

  “芍君啊,你要知道,百度是万能的。”华轩想横过去,就随便编了个理由。

  “切~”芍君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因为比较近,所以直接走过去)

  “到了。”华轩停下来,看向她。

  “啊?原来你说的那个卢浮宫,就是个玻璃做的金字塔?”芍君看着这所谓的卢浮宫,暗自在心里好想吐槽一万次。

  “别小看哦!它建于1204年,比你大800年呢!”华轩笑了笑说。

  “你!”芍君就不乐意了。

  “好了好了我的姑奶奶,听说,里面还有很多收藏品哦,有被誉为世界三宝的《维纳斯》雕像,《蒙娜丽莎》油画和《胜利女神》石雕像,更有大量希腊、罗马、埃及及东方的古董,还有法国、意大利的远古遗物呢,你确定还要在外面闹脾气?”华轩故意诱惑这个小妮子。

  “真的?那还等什么快走啊!”对于芍君来说,古代的一些东西呀,什么世界名誉的雕像或者字画之类的,她可是最喜欢的。别忘了,她之前可是个才女,怎么会不喜欢这些东西?

  “好好好!”华轩无奈的笑了笑,拉着她的手去买票了。

  接下来,两人在里面看了整整两个小时,也就是说现在已经下午一点了(法国时间)。

  准确来说,是芍君玩了两个小时,华轩,他只是默默地陪伴而已。

  “咳咳。”其实真正原因是,华轩被她拽着玩了两个小时,真心感觉这一生都没有这么累过。但是,一旁的芍君根本没有一丝倦意,这可把华轩给无奈死,因为他总算知道了芍君的’禁处‘,就是陪她玩。因为杨芍君这小妮子要是玩起来,他也招架不住。

  “怎么啦?”此时的芍君正在对着一件意大利瑰宝猛拍不停。

  “好啦好啦!你要是再拍下去,你手机不得卡死。”华轩上去,一下子从她手中抢过了手机。

  “诶诶诶给我!”芍君见状,伸手就去抢。

  “是手机重要还是我重要!”关键时刻,华轩赶紧抛出了这个让芍君头疼的问题。

  果然,芍君一听,立刻安静下来了,然后用一种委屈加可怜的眼神看着他。

  “好啦好啦给你。”华轩看到芍君这个样子真的是感觉hold不住,还是把她的手机还给她了。

  “谢谢!”芍君甜甜的回答了一声,接过手机。

  这次她学乖了,没有再乱拍,而是放进了挎包里。

  “这才乖嘛。”华轩满意的走过去,搂过她,继续向前走。

  “诶,再向前走就出去了!”芍君拉住他。

  “怎么,还不想走啊,都两个小时了好么我的大小姐?”华轩真是对芍君无话可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她,竟有不一样的情感。

  明明对她就想动怒,可是就是舍不得说出口。

  明明就想征服她,却又怕她受伤。

  唉,人呐~

  “哦?两个小时了么?我怎么觉得只有半个小时啊……”芍君有些不相信,拿出手机一看,“天哪,真的两个小时了!”

  “……”华轩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用一种幽怨+无奈的眼神看着她。

  “所以,呢?”芍君看着华轩的黑脸,就知道他的态度了。

  “所以呢?所以我都快被你给累死了!你这丫头,看上去文文弱弱,怎么体力比我一个男人的体力还强啊!”华轩有些不情愿,但也有些惊讶。

  “呵!其实吧,我的精力根本就不多,鬼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累。”芍君白了他一眼,把手机又放回包中。

  “不多?杨芍君,你告诉我你的精力不多?”华轩差点以为自己耳朵聋了,“你的精力,那还不叫多么?”

  “诶,你什么意思啊,我的精力真的不多,在我们家,嗯,我的精力吧,其实还好啦。”芍君想了想说。

  “还好?”华轩再一次被惊住,“那你们家的人,体力都要有多强啊!”

  “诶,你这人真的!我都!诶!对你,无话可说了都!诶!真的,我们家人的体力,其实都挺好的,要是爬山,我们家总能第一个登上山顶,而且从不掉队。”芍君想了想说。

  “我去!这么厉害啊!”华轩立刻佩服起来,“来来来,给我说说,你们家,都是怎么锻炼的?”

  芍君斜了他一眼,随后慢慢的说:

  “我母亲,其实她刚开始根本就没什么精力,但是因为都40多了嘛,老是在家里待不住,就开始一起和你母亲,就是徐阳阿姨,还有一些其他阿姨,一起出去逛街喽,逛着逛着,体力就好了。”

  “哦~!”华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确实,我母亲体力也挺好的,诶,你和你父亲呢?你们俩的体力,应该,也是数一数二的吧?”

  刚提到杨正诚,芍君的脸就瞬间黑了起来。

  “怎,怎么了?”华轩看着芍君的黑脸,感觉他好像问错了什么?“那,那你要是不想回答,那,那我就不问了。”

  芍君撇撇嘴:“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就是,其实,我小时候,是被我爸收拾大的。”

  “收拾大的?”华轩一愣,“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小时候,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自由,在我10岁之前,我都是被我爸严格要求的,他要我干什么,我就必须要去干,就是他说一,我就不能说二的那种。诶,你也别和别人说啊,这件事我谁也没有说,就连灿灿都不知道。”芍君慢慢说着,眼眶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为什么?”华轩反而懵逼了,“你连夏灿都不能告诉的秘密,为什么要告诉我?”

  “啧,我那亲爱的爹地都说了,要我把你当一家人来看,不然,他又要收拾我。”芍君也是满腹委屈。

  “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不会丢人么?”

  “反正是他要我说的,丢人也是丢他杨正诚的人!”芍君越说,情绪越低落。

  “那,那你没有反抗么?”华轩心中有些安慰,但是更多的是疑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他不相信,她就那么听话。

  “我也想啊!可是那时候我才10岁,就算叛逆也不能叛到哪里去,更何况他那时候对我很严格,我稍不对,他就会让我把事情再干一遍,随后惩罚我。”芍君说着,一滴泪水流下。

  “惩罚?你一个女孩子,还会有惩罚?”华轩简直不敢相信她说出来的话。就连他一个男孩子,做错了事情也能被原谅,但是,芍君一个女孩子,竟然,会有,惩罚?!

  “女孩子?哼!他从来就没有把我当女孩子看过!小时候,他成天叫我做这做那,家里的所有事情,包括外面的,只要是他的事情,就连公司的,都要我去做,要是错稍微一点点,他就惩罚我。每次惩罚,他都会用杨氏家规来当成理由,又是打又是骂,好像我就是他的全职保姆,最后把我弄得遍体鳞伤,还不死心,没让我缓一会儿,就让我继续。而且惩罚地,一次比一次狠。【芍君可是有一肚子苦水,正愁没人发泄呢!既然他康华轩要听,那为什么不发泄发泄呢?】(话说你不是有夏灿么?芍君:她那个大喇叭,要是给她说了,那么不超过一天,全校都知道了)因为这样,我的体力就被他训练出来了,而他,也是因为惩罚我,惩罚多了,他的精力也就多了呗。”

  说罢,芍君抬起麻木的手擦了擦眼泪。

  华轩看着她的侧脸,心中一阵心疼。

  他没想到,外表柔柔弱弱的杨芍君,其实小时候是这么过来的;外表和蔼可亲的杨正诚,竟然对自己的’儿女‘如此心狠手辣。

  他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严格的父亲,从小就这么要求自己的孩子,而且还是女儿。

  就算是他自己,小时候做错了事情,康万权也只是说他两句,徐阳更是护着他,可以说,从小他就是被宠大的。

  没想到,看似锦衣玉食的杨氏千金杨芍君,小时候过得竟然还不如一个下人。

  “借我靠一下。”突然,芍君冒出这么一句。

  华轩没回答什么,只是不动声色的把她拉入了自己怀里,并紧紧地抱着她。

  芍君没有抗拒,也伸出手搂住华轩的腰,十分配合的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

  离得近了,芍君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华轩时快时慢的心跳声。

  而且,根据位置,芍君能明显的感觉到,华轩的八块腹肌。

  想着,不禁脸颊通红,呼吸急促,气氛也变得尴尬起来。在他的怀中,自然而然的有一些不安。

  “怎么了?”华轩感觉到她的反常,低头看着她。

  “没,没什么。”芍君反应过来,立刻离开了他的怀抱,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刘海,“我们走吧。”

  “嗯。”华轩拿起东西,牵上芍君的手,走了出去。

  刚走出去,两人就发现,许多人都在往前方快速地跑,好像在赶什么很重要的会议。没留心,芍君就被一个正在跑的男人给撞了一下,差点摔倒。

  “芍君,你没事吧?”华轩眼疾手快,立刻扶住了她。

  “我没事。”芍君摇摇头,“诶,他们都跑那么快去干什么?”

  “不知道,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华轩低头看着比自己矮10厘米(芍君:要不要这么具体!【无奈】)的芍君。

  “好啊。”芍君欣然接受。

  随后,两人也跟着奔跑的人群赶到了那个地方。

  赶到后,两人瞬间无语……

  所谓‘重大的会议’,原来就是个街头耍鸟的!

  只不过,那个耍鸟的人怎么那么眼熟呢?

  芍君一下子想了起来,她第一天在酒店登记的时候,自己和两只鹦鹉玩的不亦乐乎,鹦鹉的主人,好像,就是这个耍鸟人!

  “呀!”芍君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

  “怎么了?”华轩低头看着她。

  “华轩,你还记不记得,我在酒店玩的那两只鹦鹉?那鹦鹉的主人,好像就是这个人!”芍君抬起头看着他。

  “是么?好像,确实……”两人的视力都很好,所以基本能确定,尽管两人离得很远。(因为人实在太多了)

  就在两人讨论时,那边的表演已经开始了。

  鹦鹉的主人,也就是那个黑衣服的胖男人,他先是拿出几张数字卡片,分开绑在一根长长的绳子上。随后,他拿出了一根细小的鞭子。

  “听好了!5+4!(法文)”男子说。

  鹦鹉好像有灵性似的,走到一串数字面前,叼下了数字‘9’。

  “好!(法文)”围观的人群一起发出喝彩。

  “3+5!(法文)”男子接着说。

  紧接着,鹦鹉叼出了数字‘8’。

  “好!(法文)”围观群众们又一次纷纷表示喝彩。

  “听好了!这次加大难度!19-7!(法文)”男子再次发布命令。

  鹦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慢慢的叼了一个‘1’,和一个‘2’下来。

  “好!!(法文)”人们都纷纷鼓起掌来,喝彩声比前两次都高。芍君和华轩也鼓了掌来。

  “这鹦鹉成精了,智商和幼儿园有一拼!”芍君笑了。

  “嗯。”华轩看见芍君笑了,心中也是开心无比。

  见状,鹦鹉的主人越发得意起来,竟然,摆出了更多的卡片,然后问:

  “13.13!(法文)”(忘说了,其实那个人是中国人,只不过在法国嘛,自然要说法语)

  这下可把鹦鹉给难住了,它加法和减法听过,但是乘法……它实在是……

  鹦鹉的主人,也就是那个黑衣胖男人,一见它们都没动,心中不禁恼怒起来,拿起手中的小皮鞭就往一只鹦鹉身上打。

  “吱吱!”鹦鹉被打疼了,发出了令人心疼的吱吱声。

  “诶!怎么还打呢!(法语)”看到鹦鹉被打,人们不禁偷偷谈论起来。

  “真是,鹦鹉和人又不一样,那题人都可能口算不出来,更别说鹦鹉呢!(法语)”

  “对啊,就这就打,真是没素质!(法语)”

  人们你一句我一句,都很看不惯黑衣男子的行为,但黑衣男子以为人们都是在说鹦鹉,于是打得更起劲了。

  见他一直打,人们好不扫兴,一哄而散。瞬间,街道两旁空旷无比。

  看到人都散了,黑衣男子怒气冲天,直接拿起脚踹起了鹦鹉。

  他一边踢,嘴里还一边说着:“他妈的,两个败类,连这都不会做!”(中文,因为都没人了嘛)

  “艹!他竟然敢踢鹦鹉!”芍君气得爆粗口,“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说着,芍君就松开华轩的手,跑了过去。

  “诶!芍君!”华轩怕她出事,于是也赶快跟了上去。

  “喂!这位先生!你这样对待鹦鹉,是不会有些太过分了!”芍君站在男子前面说。(因为她看得出来,那男子是中国人。)

  “我怎样对待我的鹦鹉,关你屁事!”男子抬起头,“哎哟喂,我说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原来你是那个调戏我家鹦鹉的那个无理的女人!”

  “你说谁无理!你自己这么虐待动物,难道我还不能说了么?”芍君被气到想直接上去打人了。

  但她不能。因为,她身后是杨氏集团,她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情而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是,他这么虐待鹦鹉,她也是十分看不下去的。

  “你说我无理?哈哈!老子自己的鹦鹉,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男人还是毫不讲理。

  “这位先生,鹦鹉是你的没错,但是它毕竟是鹦鹉,再聪明也聪明不过人,你为什么非要逼着它做出超出它能力范围的事情呢?”华轩赶到,也跟着芍君好声好气的劝着那个男子。

  “老子的鹦鹉就是比人聪明!”男人反抗道。

  “呵呵!先生好口气!那么您自己有多么厉害呢!当众殴打小动物,这难道就是有素质?华轩,报警!”芍君用着一种不可侵犯的语气回答着。

  “别别!别报警!”男子一听要报警,顿时慌了神,“大家都是中国人!有话好好说!”

  “中国人?那么我想请问,中国人的文明,中国人的美德,中国人的文化,都被您丢到哪里去了?您当着这么多法国人的面前殴打动物,把我们中国人的脸面都丢尽了!而且,这事要是被传到中国去,#一名中国男子在法国当众殴打鹦鹉#,那让我们中国人都怎么想?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就以这个理由来糊弄过去么?”芍君算是大爆发了。

  因为,她小时候,就养过两只鹦鹉,就是因为不小心,导致了鹦鹉在大太阳底下暴晒,最后中暑全部身亡。

  身亡时,身体上都有几条紫红色的疤痕,一看就是撞笼子撞得。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对小动物有万分的歉意。

  无论是谁,只要虐待动物,不管是什么,她都看不下去。

  “这……”男子语塞,“那你说,你想怎么解决?”

  芍君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眼一瞟,看到两只小鹦鹉羽毛上青一道紫一道的鞭痕,想起了之前的那两只,心中很不是滋味。

  “鹦鹉给我!”芍君决定了,要先带着鹦鹉去宠物医院包扎一下。

  “不行!这可是我花钱买来的两只纯种鹦鹉,怎么能说给你就给你!”男子一听,立刻翻脸。

  “好,我们买了!你要多少钱尽管说!”华轩站住来说。

  因为根据他刚才的观察,明白了芍君的意思。

  “这两只鹦鹉可是我花了150欧元买下来的!你们确定,你们能买得起?”男子带着看不起的语气看着两人。

  “200欧元,不用找了!”(华轩知道芍君一定要买东西,所以他早就把人民币换成了欧元)

  华轩霸气的把钱塞进男子的手中,拉着芍君,带着两只鹦鹉走了。

  黑衣男子看着手中的200欧元,满脸惊讶。

  【本章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