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第二十章 后宫深深怨气重

邪王宠妻:医妃休想出墙 久雅阁 1047 2017-05-23 19:34:45

  这个理由,显然荒诞到彻底惹恼了老皇帝。

  一只铁掌死死钳住了齐妃的脖子,老皇帝眸光中是嗜血的杀气:“不说是吧,朕就让齐家上下给天野陪葬。”

  齐妃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不止:“臣妾,臣妾说,皇上,求您,求您饶了臣妾的家人。”

  老皇帝一把丢开了齐妃,齐妃重重摔在地上,好不狼狈。

  昔日的风华不在,她如今自知只有死路一条,只是不想连累家眷,于是颓然坐在地上,也不哭了,开口,十分的悲凉幽怨。

  “十二皇子的母亲,不过是臣妾宫里一个贱婢。那一夜,您翻的是臣妾的绿头牌,那一夜送子观音本来眷顾的是臣妾,却被那贱婢偷梁换柱,毁了臣妾的所有。这几年,您一眼都不曾看过臣妾,臣妾夜夜等着您,盼着您,头发掉的厉害,怕您看了嫌恶,连头都不敢疏,可您,再也不曾来过臣妾宫里。”

  唐十九听的无言以对,她竟然因为这个,残害一个生命,她真是死有余辜。

  不过丫似乎还没吐够怨妇苦水。

  “那贱婢夺走了臣妾的侍寝机会,贱婢的孩子夺取了臣妾孩子的性命,臣妾恨她们母子。尤其是这几年,您对十二皇子越来越好,还和皇后商量要将他接进宫来,臣妾太恨了,这孩子享受的荣宠,本该是属于臣妾的孩子的。如果那夜是臣妾,臣妾就能诞下龙子,您就不会这么多年对臣妾不理不睬。”

  “臣妾宴会中途回宫,想要换件衣裳,恰好十二皇子在臣妾房里把玩臣妾的琉璃盏,那是您送给臣妾的,您还记得吗?臣妾以为是小偷,叫了一声他竟然把琉璃盏给打破了,臣妾,臣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就……皇上,臣妾活着无趣,死亦无惧,但请您饶了臣妾的家人。”

  理都歪到了天上去了,还说的自己好像多悲壮似的。

  说可悲,真是一点都可悲。

  说可怜,无辜的小天野才是最可怜的。

  这女人,死不足惜啊。

  皇后义愤填膺,凤颜威武:“齐妃,你当真可恨,皇上早前虽说了自己招了可免连累家眷,可你是自己招的吗?若非以你满门做胁,你可肯招。戕害皇子之罪,不说你齐家满门,就是你齐家九族,都不够抵罪的。”

  齐妃脸色刷白,跪行到了皇上跟前,拼命磕头:“皇上,不要,不要杀臣妾的家人?皇上,求求您了,皇上。”

  “哼。”老皇帝冷哼一声,大手一挥,“来人,将齐妃拉出无门,就地斩首。齐家满门……”

  众人等着皇上发落齐家,唐十九着实怕老皇帝怒气难消,来个狠的,赶在他开口前一步上前,贴着他耳朵耳语了几句,老皇帝脸色沉了沉,大手一抬。

  “罢了,十二皇子生性善良,怕是不愿因他增添杀孽,齐家满门,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即日起,发配北疆,男为奴,女为婢,永世不得回京城。”

  这唐十九是说了什么,方才皇上分明是要按着皇后的意思,抄斩了齐家满门的,这旨意都到了嘴边了,怎就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