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霸道独宠:你的眼里只有我

第二十二章 为生活而奔命

霸道独宠:你的眼里只有我 月色残梦 3017 2017-05-20 10:47:08

    田晓菲瞬间想到她和李荆赫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也穿一身很脏破的衣服。

  那时候她很嫌弃他,正因为她的嫌弃,导致后来发生的所有一切,现在回想田晓菲不由的一笑。

  田晓菲看向李永良好奇的问道:“那你知道他为什么穿成那样吗?”

  “后来我和他聊天才知道,他在一个工地上找了份工作,只要他闲暇之余,他都会去那里干活,他可真是一个忙人。”李永良感叹的说道。

  “我听赵茗说,他不是在天娱会所有份工作吗?还是个什么总监呢。”田晓菲好奇的说道。

  李永良淡然一笑说道:“人家干两份工作呢,周末了去工地,晚上去天娱会所。什么总监啊,也就是个保安头目而已。”

  “啊……是这样啊,那你怎么知道的?”田晓菲问道。

  “这两天我都和他在一块混,我怎么不知道。”李永良说道。

  田晓菲听闻后,内心五味杂陈的,心想,看来他生活过得挺艰辛的。

  随后她接着问道:“那他现在是不是还在工地上呢?”

  “是啊,自从考完试以后,他白天去工地,晚上去天娱迪厅,疯狂的捞钱。”

  李永良感慨的说道:“先前我还以为他是个富裕家庭出生的,没想到他的家境很是贫穷,是个单亲家庭成长的,和他一块聊起才知道,父亲在九年前一场意外去世了,当谈及他的父亲,他的眼中泪花直喷,当时看着他那样,我都感到心酸无比。”

  田晓菲听着也不由的心酸起来,看来我和他相比起来,幸福多了。

  “你们什么时候见面,把我也一块带上吧!”田晓菲眼神期盼的看向李永良说道。

  “你去干什么,他要是知道我带你去,非揍我不可。”李永良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田晓菲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接起手机,里面传来赵茗的声音:“晓菲,你在哪呢?”

  “哦,我在时尚潮流服装店里呢,你到这儿来。”田晓菲回复道。

  “好的。”赵茗随即挂完电话,带着宁微微就奔着潮流服装店而去。

  “吆喝,我们的李大帅哥也在这里啊!”赵茗走进店看到李永良说道。

  “你们俩来的倒挺快啊,那你们先逛着,我先撤了。”李永良说着走向服务台。

  “什么情况,我们刚来,你就要走啊,太不给面了。”赵茗看着李永良说道。

  “就是,什么人啊。”宁微微也帮腔道。

  “服务员,把这个衣服给我打包装好。”

  李永良对吧台卖衣服的女孩说着,随后看向赵茗等人继续道:“我先有事,这不是在这儿遇到晓菲了吗,多聊了几句,耽误了好长时间,再不去,李荆赫那小子回来就要跟我发飙了。”

  “李荆赫?你是和李荆赫见面吗,太好了,我们一块吧!”赵茗高兴的说道。

  “天哪,说漏嘴了。”

  李永良无奈的说道:“不行,不能带你们去,你们也知道那小子的脾气,看我带你们去,那我真没好日子过了。”

  “干嘛呀,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我们又不吃人,干嘛不能带我们去。”赵茗一脸怒色的说道。

  “好了小茗,既然人家不想带我们去,难道我们还非赖着人家呀,显得我们多么没身份。”田晓菲劝解道。

  田晓菲理解,如果李荆赫此刻一身邋遢的样子,再看到他们,心里肯定不好受,男生都是好面子的,她思前想后还是不要跟李永良一块去的好。

  “那不成,本小姐今天偏要去,晓菲难道你不想见见他吗?”赵茗一脸的倔强。

  这姑娘一旦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看来她今天非去不可了,李永良一脸的愁苦,心想这可怎么办呢。

  田晓菲也没辙的看向李永良说道:“这样吧,还是带我们去吧,有我们呢,他还能把你怎样,再说,你们现在的关系,他怎么可能揍你。”

  “就是,就是,到时候我们大伙一块聚聚。”宁微微高兴的说道。

  “好吧,但我提醒你们,去了他要是发飙,那你们就自求多福吧!”李永良无奈的说道。

  “好好好,快走吧,那这么多啰嗦话。”赵茗催促道。

  李永良把衣服钱结账后,就带着三个姑娘,挡了一辆出租车向着庆城的郊区而去。

  坐在车上,田晓菲内心也很忐忑,她怕一会见了李荆赫,那家伙真要是不给她们好脸色,那就丢人死了。

  出租车行驶到北河区的平民区里停了下来,这里大多住着外来打工的或本市中下阶层的市民。

  几人下了车,经过北河桥,走过两条胡同,来到一个小四合院里,房屋显得很陈旧,门窗都是早年间那种手工制作的木质门窗,院中央坐落着一颗一米多粗的杨槐树,看来这颗槐树有好些念头了,但枝叶依然很茂盛,院落收拾的挺干净。

  “李永良,你把我们带到这是什么地方,从市区坐车到这儿将近大半个小时。”赵茗环顾着四周好奇的问道。

  “你们不是要跟我来李荆赫这儿呢么,这就是他的家。”李永良言语道。

  “没搞错吧,这就是李荆赫的家,我同学们议论,他们家不是很有钱吗,怎么住在郊区的贫民区里。”宁微微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

  “你听说,听说那种流言能可信吗?”李永良不屑的说道。

  田晓菲看着院落里整齐的摆放着从外面收拾回来的各种杂物,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多半是电器用品。

  正门口的鞋架上放着三双鞋,有一双田晓菲很眼熟,那就是李荆赫上学穿的运动鞋。

  先前李永良说李荆赫家中贫穷,她还以为再穷也肯定住在某小区的平民楼里,但亲眼目睹,才知道原来这么的贫寒。

  赵茗脸上的表情更是惊讶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了良久说道:“李荆赫这家伙总是能让人很意外。”

  “李永良,李荆赫现在人去哪里了?”田晓菲看向坐在门口椅子上的李永良问道。

  “他啊,还在工地上呢吧,一般下午这个点该收工了,现在差不多收拾往回走呢吧!”李永良摆弄着手里的手机说道。

  “工地上?什么情况?”赵茗一脸茫然的表情问道。

  “听说在工地上干活呢!”田晓菲回答道。

  “天哪,他在工地上干活,不会吧!”宁微微肉乎乎的脸上,一开口,没脸了,全是嘴了。

  “有什么不会,他就是靠自己挣得钱一边念书一边养活自己,牛叉吧!我现在都佩服的五体投地。”李永良笑着说道。

  “晓菲,你是怎么知道的?”赵茗看向田晓菲问道。

  “我也是今天碰见李永良,他告诉我的。”田晓菲回答道。

  “哦!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呢?”赵茗白了白眼说道。

  “我上哪知道啊,他又没告诉我他的家庭情况,再者,我和他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熟,我也没想过问这些呀!”田晓菲平静的说道。

  “你俩嘴都亲了,你尽然都不知道他生活的一切。”宁微微说道。

  “什么,晓菲你和李荆赫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李永良本捣鼓手机呢,一听宁微微的话语,瞬间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微微,你说什么呢?”田晓菲羞红着脸看着宁微微语气不悦的说道。

  “不好意思,晓菲,忘了李永良在这儿了,给说漏嘴了。”宁微微不好意思的笑语道。

  “天哪,尽然有这么劲爆的新闻,我李永良都不知道,怪不得李荆赫上次在班里说你是他的女人,难道这事是真的?”李永良好像看到新大陆似的惊讶的说道。

  “李永良,你这段时间不是一直和李荆赫一块混呢么,他家你都这么清楚,你就不知道李荆赫的私人感情之事?”赵茗看向李永良一脸好奇的问道。

  “他平时怎么可能告诉我这些,就算我问他,他也不会给我说的。”李永良说道。

  “不过,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遇到一件很新鲜的事,那天我和他从学校门口往出走,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跑来给他送了一件衣服,而且还是牌子的,当时我看了一下价钱,老贵了。”李永良继续笑着说道。

  “以李荆赫的魅力,吸引女孩喜欢很正常,这有什么可新鲜的?”赵茗无所谓的说道。

  “但你们永远想不到这个女孩是谁?”李永良带着神秘的微笑说道。

  三个女孩都一脸好奇的看着李永良,宁微微一脸着急的问道:“到底是谁啊?你这人就有这毛病,话一半就停止了。”

  李永良神秘兮兮的说道:“这个女孩就……”

  就当李永良话刚一半,李荆赫从大门口走了进来,一脸不悦的看着李永良,李永良瞬间闭嘴。

  “你以后要是再管不住你这张嘴,小心我拿钢丝给你缝起来。”李荆赫言语淡漠的说道。

  此刻的李荆赫一身尘土,蓬头垢面的穿一身脏破的旧衣服,身上背着一大包裹东西从大门走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