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篮夜倾之恋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篮夜倾之恋 纳兰沫 1420 2017-10-13 11:00:09

  最近燏都没有巡查,炽不放心了,便来了夜雨宫,却看见罂粟的所作所为,马上过去了“罂粟,你疯了?”“你觉得呢?”“你会说话?”“我何时说过我不会说话?”

  “你怎么能对主人这样?”“以下犯上吗?我不在乎,倒是你,不听通传就往这里跑”“你放开主人”“放开?不放开,她不也这样,为何要放开,你以为我愿与一个尸体做啊?”炽过去了给了罂粟一拳,罂粟反手就将炽攻了出去。

  “就你那两下子,别出来丢人现眼了”炽看着燏“主人?”罂粟再攻过去的时候,燏的法术拦下了“少主?”燏没理会他,而是离开了。

  她是篮飒的守护者,绝对不能倒下,想到这儿,她恢复了过来,一个转身已是夜雨宫宫主的一身儿。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是她却多了几分冷,罂粟看着她,不知道当初自己那么做事对还是错了,但结果好歹是他想要的。

  纳兰宫殿,纳兰止水看她进来,马上过来了“若师妹?”“我没事”“你。。。?”燏只是淡笑了下,没说话,而自从那次以后,她很少回八方正宫,也不爱陪他们吃饭,总是把自己关起来,觞很担心,但也没说什么。

  燏正处理公事,罂粟过来了,将新煮好的咖啡放下了,燏伸手拿杯了,罂粟却故意的去碰她的手,燏忙抽出了“少主,怎么这么疏远属下了?”燏看向了他“你能要点脸吗?”

  “脸是什么,罂粟不知道,罂粟只知道,少主看了我的身子,睡了我的身子,就应该负责。”

  “找我负责?你这身子我就睡千遍万遍,我也不会对你负责的”“好啊!那罂粟就去找王君评评理。”燏没理会他,依旧坐下处理公事了。

  罂粟看她不为所动,马上过去了“少主,您真的舍得罂粟吗?”说着摘下了面具,这脸真是美翻了,连南荣子君都无法媲美,难怪终日戴着面具,如果要是以真面目示人,不被生吞活剥了才怪。

  燏看着他这张脸,玩心大起,手轻勾起了他的下巴“罂粟美人儿长得这么漂亮,本王怎么可能舍得呢?”说着低下头吻上了他的红唇,罂粟笑了抱着她的腰“让罂粟伺候少主好不好?”“好啊!”说着和他去了雨宫殿。

  罂粟想去扯她的衣服,燏却拦下了“这宫主装也很是贵的,总穿坏,子陌会骂的”说着自己伸手去弄开了宫主装,罂粟看着她笑了,真是迷倒众生啊!

  燏伸手脱下了他的衣服,然后拿过了床前的一杯茶喂给他,罂粟应言喝下,燏亲上了他,手也摸在他的身上,四处点火“少主好坏,给罂粟嘛!”

  “罂粟,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说完起身了,而罂粟体内的药性起来了,看向了她“少主?”“来人,把罂粟送到女刑犯牢里”

  罂粟愣住了,想不到少主处理事物方式,完全不比小主人差,如果真是那样,那他还能活了吗?

  罂粟马上过去了抱住了她的腰身“少主不要啊!罂粟一心为少主,少主不要这么对罂粟,好不好?”燏不为所动,而门外的守卫已经进来了。

  “少主,罂粟求求你了,别这么对罂粟,罂粟知错了”“还愣着干什么?动手”罂粟马上变出了匕首“既然少主心意已决,那罂粟只好以死谢罪,罂粟是少主的人,绝对不能污了身子”说着要自尽,燏马上握住了他的手“你们退下”

  守卫出去了,燏将匕首扔开了,然后拉开了他的衣服,吻上了他的唇,主动为他解药了。。。。。。

  罂粟看着熟睡的燏,亲了她的唇,他的小主人,终于光明正大是他的了,想到这儿,他又吻了上去了,燏被他吵醒了,罂粟马上看她了“少主?”“从今天起,你就是八方正宫的随君末位,但山洞之事,绝对不能吐露半个字”

  罂粟点头了“少主?我怕小主人”“二叔?”“嗯,不瞒少主,罂粟是主人派来保护少主的”“我父君?”罂粟点头了“放心,我会解释的,从今天开始,不许再勾引我了。”“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