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冤家,冷酷总裁对对碰

32. 关于我的过去

豪门冤家,冷酷总裁对对碰 琦暤 1890 2017-05-10 20:03:10

  “直接回家,还是随便走走散散心?”发动车子后,欧阳晨问思涵,眼里满含的宠溺和温柔。

  “都好”

  “嗯?”欧阳晨不解的看了眼思涵

  “你陪着我就好。”思涵扯了扯嘴角。此刻的她内心真的很脆弱,很需要欧阳晨的陪伴。

  “想喝酒嘛?”欧阳晨选择理解她,放纵她。

  “嗯。”思涵俏皮的点点头。于是欧阳晨直接将车子再到了他家。思涵看看欧阳晨,像是在问为啥带她来这。

  “我可不想自己的女人醉后的状态别别人发现。”欧阳晨占有性的说着,然后还摸了摸思涵的头发。

  换了一身轻便的服装,两人坐到了落地窗前。欧阳晨开了一瓶红酒,递给思涵,“今天陪你喝个够,我可是听说你的酒量很好的。”

  “呵呵,你怎么知道。还行吧。”思涵有意思调皮的说着,然后目光望向欻窗外的江景。不得不说这个公寓的位置是极好的,楼层的高度也是极好的,可以俯瞰整个江景和半个城市。窗外鳞次栉比、闪烁如繁星般的霓虹映在思涵略微惆怅的脸上,却是一种说不出美。那美让人动容,让人眷恋,让人心疼。

  “欧阳,你爱我么?”思涵突然问,清凉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欧阳晨。欧阳晨被他问了,然后笑着摸摸她的头说“傻瓜。”

  没有听到特别直接的回答,思涵摇摇头笑了。她真的是太傻了,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

  “呵呵,想知道我过去吗?”思涵喝了一口酒,皱了皱柳眉问,她虽然酒量好,却真的不喜欢喝酒,无论是红酒还是啤酒。

  欧阳晨没有说话,心疼的看着思涵,然后往她的边上挪了挪,与她肩并肩,将她搂到自己的怀里,下巴顶着思涵的头摸索着。这一丝思涵的悲伤她感受的到。

  思涵轻轻的靠着他,缓缓的开口说着,

  “我和他都是清大毕业的,那一年我大三,他研三。他和秦木是好友,于是我们总在一起玩。那是我很好奇怎么他会和秦木是好友。两个人完全不一样的性格。可是却真的如此。那时候的他总穿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件POLO领T血。其实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可是真的好喜欢。我们一起上自习,一起出去压马路。那时候他没有钱,我拒绝家里的提供生活费,自己打工供自己。所以我们两个都很穷。可是好开心,我们不用为了逛街而争吵,每次出去玩的时候买一份小吃,然后两个人吃好幸福……我们约着一起去打篮球、一起去看动漫展、一起去吃自助披萨,然后看他用物理原理把自助沙拉垒起来。。

  可是后来他出国了,你知道吗,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思涵的脸上泛起一丝苦涩,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拿过酒瓶又给自己到了一杯。

  “他出国的前一晚,我们说好的和平分手。我熬夜做了一个离别的礼物发到了她的邮箱。那时候我觉得他一个人在国外一定很苦,没有朋友,很孤独。他或许需要些安慰和关系。就做了礼物给他。然后我就总聊天。后来就又在一起了,然后开始了异国恋。他在美国,我在国内。那段时间过的很痛苦,有时觉得也不真实。最开始的时候MSN,facetime,QQ等等,每天都会聊天,后来就不了,他总说在实验室。然后我们聊天的话题也变了。以前总是有说不完的天南地北各种话题。后来就大多数他说,我听,而话题居然是比女人还要八卦的奢侈品。他会像我炫耀美国的奢侈品多便宜,他今天买了什么什么等等。我很反感这些,后来我们就总吵架。

  大四毕业我谁也没告诉就去了美国,其实我不是为了他去的。我申请的是和他不同的大学。当我到了美国的时候我没有直接和他联系,而是把一切都安顿好了,去看他。

  然后,呵呵了,呵呵,就是特别讽刺的一幕,我看到他搂着袁珊有说有笑。你知道吗他当时看见我的表情,我现在都记得。

  也是从那时候起,我才发现我当年错的有多离谱。他是有多么的渣。你知道他和我说什么?他说他不爱袁珊,但是袁珊可以成就他的事业,他让我等他。

  多么搞笑有么有?多么讽刺有没有?等他?哼,我TMD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成就好几个他,就他那点事业算个屁。还TMD在我面前炫耀,还问我会不会去参加校庆……“

  思涵越说越激动,然后一仰头就把酒杯里的酒干了。欧阳晨什么都没说,静静的听着,温柔的抱着他。

  “当年在学校爱的轰轰烈烈,然后现在搂着的个贱人,居然还好意思邀请一同去参加校庆。拿我赵思涵当傻子吗。靠~~我当时怎么就那么贱,看上这个人渣?还tmd在美国压抑自己,束缚自己五年”说着思涵又是一杯酒下肚。

  “我是不是那时候很傻?”思涵突然问“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好朋友总说,我们不合适,现在看来是真的不合适。”

  “不傻,是他可恶。”欧阳晨将下巴垫在思涵的肩膀上,说着,可是眼中却闪过一道狠戾。

  “……”思涵又絮絮叨叨的说着,欧阳晨看她是有些喝多了,拿走了他的酒杯。轻轻的抱着她去了卧室。在她额头上轻轻的一吻。以后我会护着你,不让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欧阳晨暗暗的在心里发誓。可是人有时候很奇怪,后来就说他却偏偏伤她最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