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豪门冤家,冷酷总裁对对碰

29. 王者的较量

豪门冤家,冷酷总裁对对碰 琦暤 2991 2017-05-08 22:29:42

  欧阳晨就这么在沙发上等着睡着了,等他醒来发现思涵还没有回来。他的情绪愤怒到了极点,摔门离开了思涵的公寓。到了车里欧阳晨又点了支烟大口大口的吸着。拿起旁边的手机,烦躁的按了几下home键,解不开锁。这时他才发现这是思涵的手机,她昨晚将手机落在了自己的车上。而他自己的手机估计现在已经变成一地尸体躺在楼上呢。

  原来她不是不方便接自己的电话。欧阳晨替思涵找着借口,然后又想到思涵可能给她打电话,便赶紧又跑到楼上。果不其然,手机已经五马分尸的躺在客厅的地上了。于是欧阳晨赶紧给陆铭打电话让他给自己重新买个手机。

  令一边别墅里,穆洋也醒酒了。洗漱完,穆洋一身休闲下楼,阿姨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穆洋看了一下是准备的2人份,问“思涵昨晚在?”

  “是啊,思涵小姐昨晚照顾您到大半夜,然后就睡这了。”阿姨照顾穆洋很多年了,对穆洋像自己儿子,对思涵也当自己女儿一般。

  穆洋坐下来一边吃早饭一边思考着,这个傻丫头昨晚执意要送自己回来,还没有回去,不知道欧阳晨误会了没有。也不知道欧阳晨对这个丫头有多少真心,他不能让丫头再次受伤了。思及此,穆洋拿出手机给欧阳晨打了个电话。

  另一侧正盯着手机屏幕的欧阳晨,听见手机铃声响起,已最快的速度接了起来。

  “思涵?”欧阳晨完全没有注意到来电是穆洋的好吗。

  “不好意思,我是穆洋。”

  “是你,穆少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欧阳晨听到电话那头是穆洋,毫不掩饰语气的愤怒。他在心里想着,穆洋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再向自己炫耀昨晚思涵住在他那?

  “下午有空吗?我想和欧阳总裁见一面。”

  “几点?在哪?”欧阳晨虽然不知道穆洋是什么意思,但是同样都是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拒绝呢。

  “听说欧阳总裁击剑很不错。那下午2点在,东尚击剑馆。我们切磋一下”

  “好。”

  “对了,我希望我们见面的事不要让思涵知道。”

  “ok。”欧阳晨虽然不明白穆洋的目的,但是他还是答应了。

  下午击剑馆,两位都很准时的到了。换好衣服,简单的打个招呼,就到了场地上。此时就感觉空气中波涛暗涌,一种强者对决的气场瞬间形成,两人的眼神交汇好似雷鸣电闪般的,形成了强烈的厉风。

  第一局,欧阳晨的剑如雨点般向穆洋刺来,可谓是提剑风雷动穆洋左抵右挡,一不小心,被欧阳晨钻了一个空子,一剑刺中穆洋的肚子。显然欧阳晨是带着愤怒和吃醋再和穆洋较量的。

  第一局过后,穆洋见识欧阳晨是寸步不让,也开始认真起来。佩剑之所过,剑影如织,那快有一人高的重剑,在穆洋的手中就仿佛毫无重量一样,双剑碰撞发出坑坑的声音,欧阳晨躲过了一次穆洋的长刺,反攻成功,又是近距离一次刺击,穆洋快速的后退两步,然后又快速的起剑刺向欧阳晨左肩。

  穆洋和欧阳晨两人双方你来我往的,基本上也分不出个谁胜谁负。于是第四局结束后,穆洋率先开了口“欧阳总裁的剑术真心不错。不如我么今天切磋就到这里如何。我们去楼下喝点咖啡聊聊。”

  “好。我差点都以为穆少今天约我出来就是来和我比剑的呢!”经过4回对决,欧阳晨的努气少了不少。两人各自去换了衣服。其实经过刚刚的比赛,穆洋对欧阳晨有了更深的认识。欧阳晨虽然商场上出手很辣,但是人品还是很不错的。今天比剑术,穆洋也是想看看欧阳晨怎么样。练习击剑人,一般都是一身正气,再加上刚刚他们的比试,欧阳晨的每个动作和招式都很磊落。的确不错。

  穆洋和欧阳晨前脚后脚的到了楼下的咖啡厅。“喝点什么?”穆洋问

  “美式。”欧阳晨简单的答着。

  “waiter两杯美式。”穆洋点完,冲欧阳晨若有所思的一笑“看来我们在这点上的品味很相似。不知道其它的是不是呢?”

  欧阳晨听了之后,什么都没说,深邃的眼睛只是注视的模样,然后优雅的端起咖啡,轻轻的品了一口。

  “我今天约你出来的要谈的人,你也知道。不知道前段时间的报道是不是真的?”

  “是又如何呢?不是又如何?难道穆少也会去在意这些报道。”欧阳晨没有直接回答模样的问题,而且把关键又抛给了穆洋。

  “如果不是,那我们就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如果是,那后面的要说的欧阳总裁来说可能会比较沉重。”穆洋脸上依据保持的淡淡的微笑,但是那认真的眼神,却不容任何人质疑。

  “穆少,你我都是聪明人,思涵不是物品,也不是用投资之道能衡量的,别绕弯子了,直说吧。”显然对于思涵这个话题,欧阳晨没有太多的容忍和耐心。

  “欧阳总裁这样认为的?”穆洋听了欧阳晨的话,仍然只是淡淡问,但是眼中对此刻的欧阳晨则多了一分赞赏。穆洋的手指轻轻的在咖啡杯的边缘把玩着,直视着欧阳晨,缓缓道“昨晚思涵在我那里住的,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你应该是比较愤怒的吧”

  欧阳晨听他说,只是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他明白穆洋后面还有话要说,更何况他也不是18岁冲动的男生,他懂的静观其变和隐忍。

  “我想你应该相信,我和思涵并不是外界传闻的关系。”穆洋看着欧阳晨,继续道。欧阳晨仍旧没有说说,只是点了点头。

  “对她你了解多少?”穆洋很好奇的问。

  “应该挺多的吧。聪明、智慧、漂亮,吸引人,当然吸引我。”欧阳晨说着

  “就这些?”穆洋有些恼怒,显然欧阳晨的话让他不满意“这些就是你对思涵的了解,恐怕这些只要是认识思涵的人都了解的。”

  “其它的,我想不用和穆少说吧。就像这杯咖啡。不喜欢美式的,都会说它太苦,但是喜欢的却是因为它的纯粹,和久久回味的浓香。”

  “嗯,的确。她聪明、漂亮、很吸引人。但是她也是小女生,胆子小,出差不住走廊尽头的房间,一定要开灯。对洋葱过敏。喜欢吃海鲜,特别皮皮虾和螃蟹,但是却讨厌剥壳。喜欢喝咖啡,但是不能喝咖啡,心脏会受不了,所以她开心的时候就喜欢喝摩卡,而且是双倍奶油的,但是不开心的时候会喝美式。喝完就会难受。还有她是个小酒鬼,酒量很好的,但是却不怎么会品酒,所有的红酒在它的嘴里都是一个味道的。很爱睡懒觉,周末能睡到中午甚至下午,所以她常常错过早饭时间,然后胃就不好。不喜欢吃西餐,不喜欢吃上海、杭州菜。还有她每月月经的时候都会很痛,但是都会很有精神,睡眠会比较少。她经常在那几天熬夜处理项目和加班……”穆洋几乎将思涵的所有的喜好都告诉了欧阳晨。

  欧阳晨不解的看着穆洋着一系列看似交代的描述“穆少您这是什么意思?她再次挑了挑剑眉问。

  “没什么意思。只是希望你和我一样能够了解她,当然我也希望你对她是认真的。我最近去欧洲的时候会比较多,麻烦你好好照顾她这种话问就不多说了。但是还是希望有个人能保护她。”

  “我自会好好照顾她。”欧阳晨不置可否的说

  “嗯,这个我信。可是你我都清楚,出身在这种家庭,有很多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或许吧,但是在我身上不会。我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欧阳晨特别冷静的说着。他欧阳晨怎么会允许身不由己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使是自己的父母也不能强迫他。

  “嗯,希望你能让我相信你。“

  “我不用任何人相信。我只看实际。”欧阳晨依旧淡淡的说着,但是此刻他已经对穆洋没有什么敌意了,确切说还生出一种肝胆相见的情谊

  “如果你是对的人,思涵应该会将我和他的事讲给你听。我的家永远都是思涵的港湾,那里永远都有一间房间给她留着。在她没有出嫁前,我敢说术这个世界上最爱、最呵护她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否则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替她十倍、百倍逃回来。”穆洋最后说着,语气虽然依旧如开始般平缓,但是眼中的狠戾确实掩藏不住的。

  穆洋眼中的表情和那孤注一掷的威胁他看出来了。他也相信如果伤害思涵,穆洋即使他来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也不会放过他。

  “穆洋,我不会是敌人,她有我一个人守护就够了。”欧阳晨非常非常认真的说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