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妖孽夫君的绝色萌妃之君卿天下

『第十一章 回宫准备』

  洛子卿看着帝君溟离开的背影不知所措,姬冰雁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希望卿小姐别给王爷添麻烦。”说完,琥珀似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出去了,那眼神别有深意。

  看着姬冰雁透明净白的眸子,洛子卿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虽然自己明了,不免还是有一些忧伤,他是觉得我会拖后腿吗?想到自己的实力,洛子卿心虚的抠着手,咬着嘴唇不说话。

  苏若搂过洛子卿,早已看破她的心事,善意的说道:“卿丫头,你别往心里去。他就这个性格,整天对谁都冷冰冰的。”

  洛子卿感受到苏若传递给自己的信心,把坏心情慢慢去掉,歪头问道:“那他对小君君呢?”苏若扶额笑道:“王爷比他还冷呢!”洛子卿心情轻快了不少,褐色的眸子微闪着光,突然认真的说:“那帝君溟是有多冷呢?”

  苏若放开了洛子卿,扶好了头上的簪子,打趣道:“王爷呀,一放怒气,这个王府就冷了。二放怒气,这个天权国就冷了。三放怒气……”苏若停下来,温柔的目光看向洛子卿,等着她来接自己的话。

  “整个帝苍大陆就冷了。”洛子卿接上去,心里刚才的不快全都散去,眉头也舒展开。两人又聊了很多,关于王爷,关于王府,关于天权国。

  这段记忆到后来,洛子卿都还回忆着,每次想到心里就一酸。毕竟漫漫人生,一个人可以坐下来,满怀耐心的开导自己,这样的人,不多了。能在善于激动的年龄遇见这样的长者,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云,慢慢的在天空飘着,苏若看看时辰,柔声说:“时候不早了,去忙吧,我带你去素阁。”

  洛子卿这才想到自己一上午只顾着和苏若聊天,啥都没干。赶紧同苏若出去了。

  素阁就是“灼玉小雅”洗涤各类东西的地方。

  凤绯颜缓缓从暗处出来,轻轻打开门,穿越灼玉小雅,走入帝君溟的书房,低头行礼,又缓缓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一吐露出来。

  帝君溟专注地看着手中的卷轴,低眸不语。“……属下告退。”听到凤绯颜的话,帝君溟及时叫住了他:“回去你就不要看着洛子卿了,给白虎说,让他少管洛子卿的事。顺便,开导他,本君要做什么事,自己心里明白。”意思传达明确,凤绯颜一怔,利落地转身,低头答道:“是。”说完红衣微动,出了书房。

  走向姬冰雁的珀琥阁,看见一白袍男子坐在一个椅子上,冥想着。凤绯颜提起华贵的红袍,推门进来,褐发微微舞动。“谁?”姬冰雁警觉的看向前方,发现是凤绯颜,又收回了玉笛,挂在腰边。“你来了?干什么……”

  “君主让我给你说句话,以后你少管洛子卿。”一双桃花眼担忧的看着拿起酒壶的男子,一饮而尽那极烈的酒。酒越烈,越伤喉,同样,越扎心。

  姬冰雁缓缓把酒壶放下,抬手擦干嘴角的烈酒,声音如寒窖里的冰:“少管?哼。你看君主成什么样子?为了一个女人,低眉顺眼着这么多次!”苦笑一声,看着门旁早已开过花的桃花树,小声且带着委屈的腔调说着:“整个帝苍大陆又有几个人敢让君主这样低声下气……”

  说罢,走去桃花树,从腰间取下白玉制成的笛子,放在薄唇边,轻轻吹着一首忧伤的曲子。凤绯颜握紧了拳头,不久又松下,转眸走到他旁边,宽慰说:“白虎,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们说……一起出生入死保护君主那么多年,有什么事我们没经历过?等青龙回来,我们再考虑洛子卿的事。现在,忍着,别违背君主。”

  姬冰雁看向凤绯颜绯色的眸子,冰冷的脸上也染上一种柔光,点了点头,“知道了,朱雀……”

  两人一个吹笛,一个看吹笛的人,在桃花树下,伫立许久。

  花虽然已经谢了,但幸好有人看见了她开花那一刻。人虽然已经累了,但幸好有人见证了他蜕变的那一刻。

  素阁里有一个巨大的水池,素池。侍女们都在素池里洗衣。

  在池边淘洗的小侍女们看见苏若来了,赶紧问好,苏若看了她们一眼,示意她们继续。

  “卿丫头,你就在这洗王爷的锦帕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洛子卿点点头,找了一个空地,在池边开始清洗。一个素衣的小侍女靠近她,小声说:“姐姐,你和苏若姑姑关系很好呢。”

  洛子卿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小姑娘,点了点头,“嗯,苏若姑姑为人挺好的。”小侍女看了一眼洛子卿手上的手帕,“姐姐你就是前几天入选的王爷的贴身侍女吗?”

  洛子卿笑笑,“那姐姐好厉害。”小侍女把手里的衣服泡了泡清澈的水,继续说着:“我们这边都传开了,王爷第一次对侍女笑呢。”

  洗了洗手帕,洛子卿问道:“王爷真的很高冷吗?”

  小侍女搓了搓水中的衣服,想了一下接着说:“高冷是什么意思?不过王爷真的很冰冷。”

  洛子卿咬了一下嘴唇,“那你们都怕他吗?”小侍女摇了摇头,“平时见王爷一面都难如登天,王爷性子冷,都是其他人传来传去的,反正只要是见过王爷的,都觉得王爷难以靠近。”

  洛子卿想到傲娇的帝君溟,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们王爷很傲娇的。”把锦帕摆了摆,抬手轻轻捋了一下自己脸上发丝,“不过长的挺好看的。”想到那晚帝君溟的脱衣浴照,不由得脸一红。

  小侍女疑惑的歪着头问道:“真的吗?”“你没见过你们王爷吗?”洛子卿反问道。

  小侍女看了看天,叹口气,“王爷那么尊贵,像我们这种小侍女怎么能有幸看到呢?”

  两人把手中的衣服洗好,来到银架上,把衣服挂了起来,“我觉得吧,你们没有必要怕他。毕竟他也不是那种谁也不理的抑郁性格啊。”

  看着洛子卿认真的眼眸,小侍女轻松的笑笑,“姐姐,你真厉害,怪不得王爷那么喜欢你。”

  洛子卿扶额,“小君君喜欢我?怎么可能,他那么腹黑,傲娇,高冷……”

  “本君有那么冷吗?”熟悉的声音传来,洛子卿转身发现帝君溟正站在自己身后,紫眸看着自己。

  “参见王爷!”众人赶紧给帝君溟跪下,这次洛子卿识相的也跟着众人跪下行礼。

  帝君溟居高临下的看着洛子卿,轻轻一笑,如沐春风,旁边的小侍女们都看痴了,洛子卿心虚的看着地,他怎么来了?

  “免。”薄唇只吐露出一个字,但已经让人觉得好听。俯身拉起了洛子卿,紫眸故意盯着洛子卿,眸里的温柔点燃了阳光。周围的侍女们唏嘘不已,王爷真的好喜欢他的贴身侍女啊。

  洛子卿感受着从帝君溟手里传来的温暖,弱弱的拿开,“你来干什么?”

  “这是本君的行宫,本君不能来吗?”听着帝君溟傲娇的回答,洛子卿一脸黑线,行了,大哥,装的差不多了……

  谁知帝君溟察觉自己的手被拿开后,又握紧了洛子卿的手,邪魅的说:“陪本君用午膳。”那个语调竟带着宠溺的意味。好像要给周围的人说,自己有多宠洛子卿似的。

  “那你的锦帕咋办?”洛子卿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刚才自己费劲洗的手帕身上。一阵风吹来,锦袍抖了抖。

  帝君溟轻抚着洛子卿的小手,说着:“锦帕没有你重要。”慵懒的紫眸闪着笑意,不,在洛子卿看来是得意,但在侍女们看来,是活生生的宠溺。

  风一过,锦帕顺顺贴贴的挂在银架上。

  旁边的侍女们都迷离了,洛子卿尴尬的看了看周围,抬头瞪了他一眼,你行,拆我台是吧?

  可是这一眼在众人看来,却是带着娇羞的,王爷和未来王妃这算是撒糖了吗?好甜哦……

  拧不过帝君溟,洛子卿只能任由面前腹黑的王爷拉着。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离开了素阁。

  来到了灼玉小雅的中心花园,洛子卿一把甩开了帝君溟的手,“行了,别演了。”

  帝君溟的嘴角挂着一抹邪笑,撩了一丝银发,幽幽的说:“本君可不能把冰冷的性格坐实了。”

  不屑的哼了一声,洛子卿直接坐在一个石凳上,怪声怪气的说:“原来放浪不羁的溟王殿下也担心众人的眼色啊?哎呦喂……”

  帝君溟自己那一块珍馐塞住洛子卿的小嘴,“好好用膳……”

  洛子卿也拿了一块塞在帝君溟嘴里,灵眸得意的看着帝君溟,哼,整我?还回去!

  帝君溟优雅的吃完洛子卿塞给自己的东西,手直接拉住洛子卿没来及收回的手,捏着她的食指放在自己的嘴角,轻轻的擦拭着嘴边的碎屑。

  描绘着帝君溟完美的嘴型和柔柔的唇瓣,洛子卿感受着指腹下的柔软,妈呀,我要沦陷了……不行,死守阵地。

  帝君溟放回洛子卿的手,自顾自的用午膳。洛子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拿起筷子就开始吃。两人不再吭声,埋头吃着。

  各色各态的花竞相开着,不管是颜色的渐变还是香味的独特都给这个微凉的秋天,送来点点心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