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灵气复苏 亡灵异闻簿

第六十六章 付小廖失踪了

亡灵异闻簿 Mr五01 2122 2017-07-16 16:36:24

  烧烤进行到一半,付小廖说自己肚子疼,大概是啤酒喝多了,就起身离开了。

  等了半个多小时,林成恩看到小廖还是没回来,觉得应该是回住所了,他跟刘申说了一下就来到住所。

  “小廖,你肚子还疼吗?”一边开门,他一边对着付小廖的房间喊。

  可是等了半天都没有人回答,林成恩就去敲门。

  依旧没人应。

  他伸手去转门把手,轻轻一转门就开了。

  付小廖的房间没开灯,夜深了有点暗,林成恩慢慢走进去,伸手摸开关。

  摸到电灯开关的瞬间,他的脚下不知道踢到什么东西,发出清脆的声音,类似啤酒罐的撞击声。

  灯打开后,房间一个人都没有,地上是散乱的衣服和几个啤酒瓶,床上的被子起了很多的褶皱,就像是有人在上面翻滚过一般。

  难不成付小廖跟什么人滚床单了?林成恩一开始是这么想的,可是像小廖这样的人,不可能会跟男人胡搞的。

  “不好!”林成恩惊呼一声,赶紧夺门而出,直奔刘申的所在地。

  刘申在林成恩走后喝的酩酊大醉,跟几个当地的妹子正搂搂抱抱的,胡话一大堆。

  林成恩走过去拎起身边的一个水桶,全扑在了刘申的头上。

  这时已经是晚春了,天气渐暖,夜晚也不是很冷,所以一桶冷水不算凉。

  刘申被这当头一桶水淋的直发愣,他努力睁了睁眼,摇摇还有点糊涂的脑袋,转过头就看见始作俑者站在自己身后,顿时火冒三丈,一拳打过去。

  “姓林的!你干什么!”

  “你清醒了?付小廖失踪了!!!你还在这儿左拥右抱的,舒坦着呢?”林成恩也不怪他伸手打自己,他把事情的发生跟刘申解释了一遍。

  “我刚刚去小廖的房间,发现里面乱成一窝,好像是跟什么人打斗过一般,窗户开着,而窗户正对着大马路,路上还有车子刹车留下的痕迹,说明走的很急!”

  “你怎么不早说!”

  “你喝的跟二百五一样!我怎么说,要不是这一桶水,你恐怕还想在你的温柔乡里不出来呢!”

  刘申知道自己有错,马上低下了头。

  “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去把小廖找回来,咱们不吵了。”刘申说。

  林成恩点了点头,“走,我们去她的房间看看有没有线索。”

  他们回到住所,来到那间现场保留完整的小廖的房间。

  “根据你们警察的痕迹检验法,快看看有没有值得利用的信息。”林成恩看着还有些摇摇晃晃的刘申,提醒他。

  刘申马上恢复了色彩,蹲下了仔细的寻找着线索,林成恩则在一旁寻找一些能用的东西。

  不多久,刘申就拿着一块沾着血迹的和污渍的布出来了。

  “这块布很有用,我需要带回警局,找人给我分析一下这污渍的来源。”刘申跟还在翻抽屉的林成恩说道。

  林成恩没有回答他,依旧在找东西,刘申就又说:“你就先留在这里,我连夜赶回去……”

  林成恩从抽屉拿出一个奇怪的信件并打断刘申的话说,“这是什么?”

  刘申被吸引了过去,“等等。”在林成恩要开信件的时候他阻止了他。

  “先看看有没有拆过。”

  林成恩仔细寻找了信封的封口,发现没有开过,而且,这还是火漆封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种东西封信封?”刘申嘲讽道。

  林成恩就有些不满了,他一把将信封拉进自己的胸前,走进客厅,“你懂什么?我家之前来往信件都是这样的,这种才显得高大上,你们这些活在电子信息产品时代的人是不会懂的。”

  刘申收好物证,也跟着他走进客厅,很不愿意承认的说道:“好好好,我不懂,快看看这里面写着什么古老文字吧。”

  “切!”林成恩嗤之以鼻。

  他轻轻的用大拇指起开火漆,火漆干了很久了,现在轻轻一撬就裂成了两半。他又轻轻的分开信封,将里面薄薄的一张纸取了出来。

  “欲救人,明日子时,青柠山见。”

  纸上这么写着。

  “子时?子时是什么时候?”刘申问。

  林成恩刚觉得事态有些严重,有些头疼,想要跟刘申商量办法的时候,被他这么一句白痴的话打回去了……

  他无奈的摇头:“大哥,你真是个活宝,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不知道?不会百度吗!”

  刘申哦了一声,拿出手机正要百度,却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哎!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你笨呗!”

  “好你个姓林的,变着法骂我呢?是不是!”

  “嗯。”

  林成恩并不想理他,转身准备回房间,打算将这封信好好研究一番。

  “喂!你快告诉我啊!”刘申则不依不挠的跟着他,却被林成恩关在了门外。

  终于安静下来了,林成恩拿出信件,先是看了看火漆,发现火漆上有印泥印上的字,刚刚可能急于知道信件是什么,并没有注意这是什么字,现在看清了,是一个“越”字。

  林成恩仔细回想了自己认识的,带有越字的人名,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

  只有……自己的死鬼老爹,可是他的老爹名字叫“林跃”啊!

  反正不可能是他的老爹,他老爹早在自己年幼的时候死了,当初还是他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跟着爷爷亲眼看到他被埋进土里。

  正当他还在纠结的时候,外面刘申的敲门声就跟催命似的,他只好先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

  打开门就看到刘申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哼!老子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是夜晚十一点之后!是不是?”

  “额……你那么着急,就为了这个?”

  “也不全是,我是来跟你说声,我先回青市警局,找人分析这里面的成份……”他举着手里的袋子,“然后你就先待在这里,等我有了结果再通知你出发去青柠山,咱们青柠山汇合。”

  “好。”这会儿林成恩觉得他还像个人样,想必酒已经全醒了。“你路上小心点,有什么事赶紧联系我。”

  “没事儿,我有枪,不怕。”

  林成恩还是不放心,拿出自己的血符给他,“有枪你能打鬼魂?”

  刘申接过血符,傻笑一声,“是,你说的对,有你这个我就放心了!”

  随后,刘申就离开了海边,赶往城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