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灵气复苏 亡灵异闻簿

第五十五章 梦境

亡灵异闻簿 Mr五01 2122 2017-06-11 16:50:51

  林成恩趁小廖还在做饭的时候回到房间打算在躺会儿。

  谁知他又梦见那个在医院的场景了,还是雾霾背景,那个熟悉的身影依旧很像他的老爹,这次那个背影居然转身了!

  林成恩一眼就认出是自己的死鬼老爹,他快步走上前,对老爹就是一通骂:“臭老爹,你总出现在我的梦里干什么呀!”

  老爹开口说:“我是来告诉你,你近期必有大祸!”

  “呸!老子刚受的伤,怎么就来大祸,是不是诅咒我呢?你怎么死了还不让人安心?”林成恩就是不信,自己福大命大,怎么会有什么大祸,肯定是那个死鬼老爹嫉妒我在人间过的比他好,他心里面吐槽道。

  老爹嘴角上扬,但是没有继续说话,慢慢的消失了。

  林成恩没一会儿就醒过来了,醒的很自然,他就起了床,来到客厅。

  付小廖也快要做好饭了,只见她端着两个菜放在桌子上,看到林成恩从房间里出来了,就赶紧去扶他。

  他被小廖安排着坐下来了,“快看,这都是我做的,有水煮鱼,青菜炒香菇,小炒肉,还有一个冬瓜汤在锅里,我马上就端过来。”

  “这么多啊?”林成恩不禁感叹道。

  “我会做的菜可多着呢!就是懒的做,嘿嘿……”付小廖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等最后一道菜端上来的时候,刘申也从厨房出来了,三个人围着一桌菜开始流口水,刘申忽然说:

  “怎么都没有辣的?”

  付小廖轻轻拍了一下桌子,“病人不能吃辣,会影响伤口的……有没有常识啊?”

  “哦……”刘申乖乖闭嘴,抓起筷子就要开吃。

  吃着吃着,付小廖忽然问林成恩:“林成恩,我妈前几天打电话来,又问了关于你爸的事……”

  “又是我老爹……”林成恩小声嘀咕。

  “怎么了?”

  “没什么,我这几天老梦到他,刚刚还梦到他,说我近期有大灾难!我这刚受的伤,就诅咒我,你说气不气?”林成恩很是气愤。

  付小廖若有所思的点头,表示赞同:“可是,为什么我妈一直纠结你爸死没死这件事呢?会不会……你爸真没死?”

  “怎么可能!我亲自送他……下的……葬。”林成恩越说越觉得不对劲,他想起他老爹下葬那天……

  那天,林成恩根据村子里的人吩咐,披麻绳穿孝衣的将他因为癌症而去世的老爹送进火葬场,可是根本没有见到送进去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老爹,回来后,根据要求将骨灰放进棺材里,随后下葬了。

  想到这儿,他才觉得,也许,他的老爹真没死?

  “不可能不可能!”林成恩又马上推翻了自己的想法,觉得那个老头子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

  “别想了,我妈可能年轻的时候对你爸有什么不一样的情愫,所以一直念念不忘吧……i吃饭!”

  “嗯。”

  林成恩现在又没有亲人,所以关于家里的一切都无处可知,他虽然有很多困惑,但也只好先放下来,眼下只有养好伤,早点破了盗墓案才行。

  “对啊,吃饭吧,好好养好身体才能破案!”刘申一边疯狂的扒饭,一边企图安慰林成恩,饭都喷了出来……

  这一举动又获得付小廖的一记爆栗,却惹的林成恩笑了起来。

  饭后,林成恩看时间不早了,再不休息又该天亮了,就拜托他俩收拾饭碗,自己再次回到房间睡觉去了,受伤的人嗜睡,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理。

  等到第二天天一亮,林成恩就醒了,他起来简单的活动了筋骨,来到厨房,打算做点东西吃,付小廖这时就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了。

  “不好意思啊,吵到你了吧?”

  “没有,我正好也要起床给你做早饭。”付小廖揉了揉双眼,努力使自己有精神,接着就去洗漱了。

  刘申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也从自己房间出来了,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你怎么也起来了?”

  “唉,局里有事,我现在每天都是这么早起床。”他看到洗手间有人就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抓紧一切时间继续打盹儿。

  “那你们都这么忙……我还在这儿偷懒,是不是不太好?”

  “别说这样的话,你是为了我们受的伤,要不是你,受伤的就是小廖了。”刘申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林成恩也不再说什么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林成恩觉得自己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就在某天中午,趁他们都在警察局的时候,他一个人来到警局,看见那些四处跑,到处忙碌的警察们,他很想去帮着做些什么,可是他又觉得这些人有了自己的工作模式,是不可能需要别人的帮忙的!

  林成恩径直来到刘申的办公室,刘申看他他先是大吃一惊,很快又恢复正常,笑着让他做到他旁边的座位上。

  “你来的正好,快看看这个。”他递过来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躺着的人的照片,照片里的人形容枯蒿,脸色特别难看,还有些萎缩,手脚更是严重,一眼看上去肯定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得了肌肉萎缩的病人,可林成恩一眼看出,这个人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萎缩症。

  “这是一个已经被吸干了魂魄的人。”林成恩很淡定的脱口而出。

  刘申用手快速的捂住他的嘴,又四处看了看,说:“小点声,虽然你是在这里工作的人,但是这里太多凡人,被他们听到这么灵异的结论,还不知道会怎么说你呢?”

  “嗯,还好没人……”林成恩也舒了一口气。

  刘申又说:“你是怎么知道这是被吸干魂魄的人,而不是得了肌肉萎缩的患者?”

  “他的神色并不是那么痛苦,而肌肉萎缩的人肯定会因为疼痛而呈现痛苦的表情,这人肯定是不知不觉中就死了。”林成恩推断道。

  “好像是……看那些书上说,肌肉萎缩的人长期活在痛苦之中,实在是太可怕了。”刘申有些心疼那些患了这种病的人,同情的说道。

  林成恩则拿起照片,仔细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这个人,有些面熟啊?”

  “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刘申也凑过去看,却看不出什么猫腻。

  这个人在哪儿见过呢?林成恩心里琢磨了好久,这才知道是谁!

  “这不是九爷吗!”他大吃一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