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灵气复苏 亡灵异闻簿

第十五章 绞舌之痛

亡灵异闻簿 Mr五01 2194 2017-04-25 15:34:42

  林成恩接了电话后就赶到了刘申家,与刘申接头后一行人来到了他平时办公的地方。

  “这是这次案子的案发现场的照片。”说着刘申将一个档案袋丢在了林成恩的面前。

  林成恩小心的打开袋子,“我是来找你帮忙的,怎么来帮你办案了?”虽然嘴里抱怨着,可手里却没有停歇。

  袋子里除了几份警察局的文件还有几张很是血腥的照片,里面的被害者嘴里都是血,可嘴里最多的还是玻璃渣,每个人的手上都有勒痕,应该是凶手捆绑所致。致命伤是玻璃渣吞进嗓子而导致的失血过多而亡。

  “这……是因为看了虐心漫画而自己吞了一口玻璃渣?我只听过,还真没看过真的一口玻璃渣喂到饱诶!”付小廖天真活泼,这会居然开起玩笑来,可是那两个大男人并不能理解,完全没把她当回事……

  林成恩又翻了几张其他的照片,所有的都如出一辙。

  “怎么样?看出什么猫腻没?”刘申问道。

  “没有,这一看就很简单啊!死者肯定是被凶手抓去被迫吞下玻璃,为什么还要我过来?”

  “要那么简单就怪了,你再仔细看看这几张。”刘申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几张照片,几张“特别”对待的照片?

  林成恩接过来,看到照片里面的人除了嘴里的玻璃渣外,额头上还有一个十字,“这是什么?”

  “很奇怪吧?其他的都没有,就这两张!”

  “能不能带我去现场?”林成恩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会这么巧?自己的阴阳记事录被偷了就发现了这个案子?因为这次的作案手法跟自己书里记录的某个鬼怪的手法很像。

  “能,但是我们得偷偷去,不然被发现了我饭碗就不保了!”

  他们打算休整下半夜去,这个时候警察都下班了,没人会管他们。这次,林成恩也把付小廖带了过去。

  现场,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尸体都被抬走了,但是血迹还留在现场没有打扫干净,林成恩有点不满:“什么情况?怎么你们警察办事效率这么低?很多东西都没弄好嘛!”

  “你傻啊!如果打扫干净了以后重返现场怎么调查?何况都弄干净了怎么给你机会来看!”这点林成恩是疏忽了,他也觉得没话说了,安静的朝自己想看的地方走去。

  付小廖也紧随其后,很专业的样子连刘申看了都惊叹不已。只见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皮手套,脚上也已经套上了鞋套,顺带还拿出了指纹扫描器……

  “哇,小廖,你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啊?怎么比我们的还专业?”刘申狗腿一样黏了上去。

  付小廖并没有理他,因为她早已经戴上了口罩,埋头扎进了现场调查。

  一个小时后,突然有人从外面开门!

  “不好,应该是守夜的警察回来了,我们快走!”他们调查的差不多了,刘申就先退了出来,并将几个人带了出去。

  “我们先走吧,边走边说。”林成恩提议道。

  三个人慌乱中来到了附近的小公园,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咦?这不是我们之前抓嫌犯的公园吗?”刘申惊叹道。

  一路上林成恩都在想自己收集到的线索,没注意竟然来到了这里,“是啊!怎么这么巧?”

  付小廖没来过,就四处观望着,走了几步就坐了下来,“没想到你们还一起并肩作战过啊?”

  “那可不!我跟姓林的也算是出生入死过的兄弟了!”

  “切!”付小廖斜视了还沉浸在自豪感的刘申一眼,“以后就是我跟他了,没有你。”

  “哎!凭什么啊!还是说……”刘申一阵坏笑。

  林成恩本来想事情想得入神,听到他们在吵就回过神来,一回神就听到这句话,顿时脸红了一波。

  “行了!”缓过神来的林成恩轻声呵斥他们,“别吵了,你们是不是忘了正事啦!”

  “哦。”付小廖低下头,安静下来,“我先说我看到的吧!”

  “现场有一些残留的魂魄,想必你看到了吧,可能是受害者的,也可能是作祟的鬼怪的,现在还不清楚,死者的魂识散乱,没办法追踪。还有就是……”

  “等等,有‘人’。”林成恩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就跟在牛家村遇到的蒋老大一样的感觉!

  “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我们还是听它说吧!”说着林成恩就掏出兜里的一张符,往面前的空气贴过去!顿时出现一个“人影”!

  “哎哟!”刘申被突然出现的鬼魂吓的一哆嗦,从板凳上摔了下去,“鬼啊!”

  林成恩赶紧堵住他的嘴不让他出声,“别动,放尊重点!这是其中一个死者的魂魄。”

  只见这个魂魄满脸是血,衣服却很整齐,脖子那里有个血窟窿,可能就是玻璃吞进去划破导致的!形状之惨,见者落泪。

  那个鬼魂一动不动,看见林成恩后抬头看了一眼开口了:“林成恩?”

  “是我。”

  “它……它认识你?”

  林成恩没回答刘申的话。

  “都说死前拜菩萨,死后林成恩,果然没错。”

  “咳咳……”林成恩干咳几声,“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都是谁造的谣?”

  “你现在出现是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他说你现在没有活儿,都胖了许多,所以让我来找你解决麻烦。”鬼魂平静的叙述着。

  “他是谁?”林成恩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他”了!

  “这你别管,以后就会知道了!”他停顿了一下,“我是牛塘村出来的人,怎么样,很熟悉吧?不过你放心,我不是来寻仇的,那些人死了活该,在这个社会还一直保持几千年的守旧思想,早该淘汰了!”

  “我是早年就出来的,跟那里没有任何瓜葛了,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年,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平时没有得罪任何人,就在昨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是我的报应来了,说这是我乱嚼舌根的后果!要马上兑现。”

  林成恩站起来,走到鬼魂的身后,“所以你就……那样死了?”

  “对,他说我就该受绞舌之痛!”

  “太变态了!这种凶手一定要尽早缉拿归案!不然不知道还会死多少人!谁都知道,不管是什么人,都喜欢在人背后议论几句,那这是不是都该死?”刘申有点愤愤不平。

  大家后来都沉默了一会儿,付小廖也全程没有说上话,不知道一个人在那思索着什么。

  “那……就拜托你们了”鬼魂说完就随着符咒的燃烧而消失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