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灵气复苏 亡灵异闻簿

第九章 他乡遇故人

亡灵异闻簿 Mr五01 2056 2017-04-17 15:50:05

  刘申将林成恩带到医院后就赶紧回到了警局,他虽然很担心林成恩,可是,现在是案子要紧,他也相信林成恩不会轻易就死掉的,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觉得林成恩这个人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刚回到警局,警局里面就想马蜂窝一样,乱的一塌糊涂。打电话的打电话,还有很多拿着文件乱跑的人,更多的是穿着警戒服全副武装的特警。

  刘申正纳闷,局长就找到了他。

  “刘申,你来的正好,出大事了!”警察局长把刘申叫到了办公室里。

  “你们晚上捉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可是我们的生物研究所的严律严教授,他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变得有些失常。”

  “刚刚从他的口中得知,他挖别人的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换心,他以为…”

  “什么!换心!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刘申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就算他救子心切也不能杀人!”

  局长也不知道刘申为什么这么激动,只觉得是他可能误会了什么?

  “你以为我们会放他走?你错了,我们想把他送到孤岛监狱去,可是……”

  “送到那里是最好不过的了,可是……可是什么?你还在犹豫什么?”

  “要去孤岛监狱必须经过一个村庄,那个村庄很邪门,从来没人敢过去。”

  “那就绕过去!”

  “但是现在的那条路因为山石,被破坏了,要搬走巨石得等半个多月,可是这么久,死者家属肯定不乐意,只好……从那个村子过了。”这时的局长面色很不好看,像是见到过地狱一般。

  刘申知道,这次押送犯人肯定是没人敢去的,所以局长才一直愁容满面,而他叫自己过来肯定就是希望自己能够代替其他人去押送犯人。

  “好,我去!”

  “那这趟就麻烦你了。”“哦,对了,外面就是在为了这次行动在做准备,等会儿就没这么乱了,我们会给你最好的装备。”局长的面色顿时柔和了起来,像是松了口气,终于找到替死鬼的感觉。

  刘申也理解了为什么外面那么多武警特警了……

  刘申领了命回到家收拾了一些衣物就来到了医院,一方面看看林成恩,一方面跟他告个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等刘申来到林成恩的房间时,却意外的发现房间里面没有人,他拉来旁边的护士问了一下,这才得知林成恩早在入院那晚就离开了!

  刘申心里闪过无数个问号,怎么也想不通姓林的为什么那么早就离开了,身体恢复了?而且还没有通知他?

  刘申一个人来到了即将出发的码头,跟随大部队坐上了去小山村的轮船,那个村子四面环水,只有船才能进出,很是麻烦,只要出点事,想要离开就很困难,真的是进去容易出来难。船只的数量很少,基本都是村子内部的船夫,所以想要拜托他们出村是很麻烦的,具体是怎样的麻烦,只有进去了才知道。

  “刘队!我们到了!”

  甲板上小警员李子兴奋的叫了刘申一声,指了指前方在烟雾中若隐若现的小村子,可立马又收回了手。

  “刘……刘队,刚刚那个雾里是不是闪过了一个什么东西?”李子的神色开始慌张,有点害怕起来。

  刘申慢悠悠的来到甲板上,很淡定的说了句:“慌什么!”

  “雾里的估计是树在晃动的影子。”

  船不一会儿就靠岸了,刘申走在最前面,李子走第二个,带着大家上了岸。可是,上岸后,没有人看到那棵所谓的“树”。

  到了村子里已经是下午了,想走也有点晚了,所以,大家只好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再走了。

  严教授被刘申带到了小村子的招待所,两个人同住一间屋子。等所有人都安顿好后,刘申召集大伙儿到他的房间开个小会。

  “这次押解的犯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因此所有的人都不能懈怠,晚上轮流守夜!都听到了没有?”

  刘申开门见山,直接交代了晚上的任务,“还有,这个村子有点邪门……不过大家不要怕!有事我们还有家伙呢!”说着,刘申亮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

  所有人这才有了一丝放松的感觉,可是在这样阴森的村子里,不害怕才是不正常的呢!

  入夜,村里一直很安静,没有任何的异常出现,大家睡的都很熟,可是,不用猜就知道,在这样的诡异小村里面,怎么可能没有情况发生?

  “咯咯咯”一种类似用指甲刮木门的声音从招待所的楼下传来,刘申天生比较敏感,所以这个细小的声音被他放大了好几倍。

  他拿起枕头下的枪,藏在身后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先看了眼门外的情况,没有异常后才向楼梯走去。从楼梯缝隙中他看到楼下有个黑色的影子,团作一团的蹲在那,不知道在干嘛。

  刘申慢慢的朝那个影子靠过去,他也是练家子,因此基本没有脚步声,很快的他的枪就抵在了对方的后脑勺上。

  “双手抱头慢慢的站起来。”刘申废话不多说,小声但是又很有力的命令对方站起来。

  刘申又从兜里掏出随身的手电,直接照向对方的脸!那个“黑影”连忙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往下蹲了一点。

  等对方适应了黑暗中的光明后,那个“黑影”慢慢的放下了遮住眼睛的手:“什么情况?刘申?!”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刘申一阵纳闷,等他看到对方的脸才一脸惊讶的放下手中的枪。

  “姓林的!你怎么在这!你不是……”

  “我怎么不能在这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很多说来话长,等有空再给你解释哈。现在你先帮我把这块板子扣开吧!还好遇到了你……”说着,林成恩指了指他刚刚蹲的那块地方。

  刘申很不解,这块板子不就是招待所的地板么?扣开等于破坏,这姓林的到底搞什么鬼?

  “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这块板子下有什么?”

  林成恩不说话,就笑了笑招呼刘申蹲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