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一雾寻

鱼惊鸟散

一雾寻 刀乏 2422 2018-10-11 19:43:07

  下午两点,推门而进时,Z正被一群顾客包围着,无暇顾及我有没有进来,而另外的座位也已占满了人,我已没有落座之地。

  倒也没觉得无趣,我绕过人堆走向墙上挂着的画框,一共有三副:一副是紫丁香花海,另一幅是城市街道上一个女生的背影,第三幅是被虚化处理过的建筑物。

  另一面墙上贴着十几张照片,均是各个城市的风景,旁边还有手写的旅行体会,文笔时而细腻时而粗放。我不禁失笑,这大概是D真实的内心吧,一会儿细致,一会儿狂野的。

  等她忙完,我们便对面而坐,聊起了少年往事,Z小时候就很顽皮,爱和男生混在一起玩,有一次推了一下,把一个小男生的头磕破了,她的妈妈在赔礼道歉后狠狠抽了她一顿,从此她一改野蛮的性子,稍微收敛了一点。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推他的,就是想玩一下,谁知道不经推,”她眉毛微皱,似乎还对此事耿耿于怀。

  “不管怎样,你妈这么做都是为你好的嘛。”

  “我妈这个人就是小题大做,东管西管。”

  “总比我这个没妈的好吧。”

  空气一下子凝结了,小Z在原地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久久才吐出一串话:“M姐……我不是故意……”

  看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我不禁大笑。

  “你笑什么?”

  “离过婚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那个年代和这个年代也没什么区别,见怪不怪啊。”见她还是一脸责怪自己的模样,我换了个话题,“有没有你妈照片啊,让我看看你妈妈的形象是不是和大众妇女一样。”

   Z也是个明快人,当下就翻起了她妈妈的照片。

  巧的是,她的妈妈就是我住的旅馆的老板娘。

  “怪不得有时候觉得你看着面熟,我以为是常常见到你产生幻觉了呢!”我说,“不过你们家还真是代代相传,你妈妈性格爽快泼辣,你又这么开朗阳光。”

  “哪有哪有。”她窃笑着摆摆手,再对上我的眼神时,眼睛闪着精光,“M姐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继承家业却来了这里?”

  我拿起调羹搅了搅冒着热气的红茶,说道:“你要说就说呗。”

  其实我倒没太在意这件事,只是那丝疑惑稍纵即逝,却不想在面孔上流露了出来,被她捕捉了去。

  “因为我是传媒专业毕业的嘛,所以就面试了一个播音工作,老天爷眷顾我,我就真的进了!”说到这,她有些自得,转而又愁眉苦脸起来,“后来实习了一个月转正,谁知道得罪了一个高层,那个女人刻薄刁钻,不喜欢我跟她旁边那个男人聊天,然后呢,就被她穿小鞋,没了工作。”说完她摊摊手,一脸生无可恋。

  “人世间险恶啊,我才从蛋壳里孵出来没几天就game over了。”

  看她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我大笑起来,大家都一样,不管是刚上任的新手还是久经职场的老手,都会有几个竞争对手。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一身怒气回了我家旅馆找我妈求安慰,结果我妈奚落了我一顿,气得我就直奔出门,”回忆起那天的事,她似乎还是怨气十足,“后来看到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业的饮品店,就进去要酒喝,D说没有酒,那个时候我以为刚开业的老板没什么招数,就想狠狠宰他一顿以解心头之恨,谁知道他的嘴皮子比我还溜,最后我不仅没占到便宜,还被迫买了一杯最贵的饮料。”

  “再然后,我卷土重来,刚好看到他要招聘店管员,就器宇轩昂的走进去了,没想到他还记得我,于是我就开门见山,说‘求我啊,求我我就给你看店’其实那几天就是心情不爽,很想找个人杠一下,谁知道他只是瞥了我一眼,想也不想就答应了,那我也不能说话不算话吧。然后干着干着,也就不想走了……”

  越讲到后来,小Z的眸子就越深邃,像是在品味深藏多年的美酒,而我就是那个与她分享往事的酒友,闻着从酒坛子里徐徐飘出来的香气,我知道,她的表情绝非一个店员对店主的崇拜,而是一个女人对男人的暗恋。

  ……

  还是一直等到Y的出现,这次他却没点一杯土耳其,而是点了多年前很爱喝的拿铁。那个时候,总是他一杯拿铁,我一杯摩卡的。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他也没有点完咖啡就走,而是找了一张靠近门口的椅子坐了下来,那是我的右斜方,是我无法控制余光转到他的方向。

   Y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偶尔把目光落向我,欲言又止的模样,触碰到我的眼神后又迅速把视线转向别处,我也假装只是不小心对视了一样,望向窗外。

  这样的眼神交流触碰了几个回合,始终没有一个人先开口,我打开手机,找到他的号码,很想问他一句:你有话要说吗?

  可是等我触碰到他的个人资料时,内心却泛起了一阵酸涩,这个号码,我曾经加了删,删了加,几乎可以倒背如流,却抵不过岁月的沉寂,化作了证明一段感情的纪念。

  我最后还是没有将打好的字发出去,而是盯着他的个人资料,等屏幕暗,再点亮。

  没过多久,他起身离开了,依旧走向那条长长的街。

  在他离我五十步远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起身跟了上去,这一次,我不想再遥望着他的背影离去。

  我感觉体内有一团炙热的火苗在炸裂,窜起的灰火伴随着每一步的跟进遮盖住之前的怯懦与不甘。

  他全程都是徒步行走的,带我流转于那条香樟树叶纷飞的街道,穿过欧式建筑的拐角,继而是一条小贩叫嚣的石子路。

  直到眼前的路豁然开朗,前方是一所类似大观园的房子,脚底下是一条宽阔的石板路,四周很安静,只能听见我两一前一后的脚步声,我还在纳闷,他到底去哪上班,他停了下来,缓缓开口:“别跟了。”

  我的脚步滞在原地,眼睛依旧停留在他的背影,却不知说什么。

  他早就知道我在后面。

  见我没回答,他也没有转身,朝着大观园的门口走去。

  我在后面踌躇了半晌,不知进退。

  等我回过神来,他早就不在视野范围里了,我想着既然都被发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还是再上前一探究竟吧,只是这一追,却是一盆冰冷的水,把我之前炸裂的火苗浇灭了,连冒个泡的机会都没有。

  我看见一个女人小鸟依人地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手抚着她柔顺的长发,两个人在低语着什么,继而女人小声嗔怪了他两句,又痴痴地笑了,他也微微扬了扬嘴角。

  “哈。”我杵在原地冷冷的笑了一声,肩膀也随着呼气轻轻耸动。

  原来啊,原来他早就有了另一半,一直是我在自作多情罢了。

  坐在“紫丁香”里时我还在猜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是不是想问问我最近的情况,可是我没有想过,或许他的意思是让我别再打扰。

  当我再次抬眼,远远的触碰到他的目光时,竟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同情。

  刹那间,只觉得冰散瓦解,鱼惊鸟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