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第144章 怨与不怨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依蝶飘 2057 2018-06-29 18:57:20

  夏浅珺神色淡然的打量着众人反应,好似身外之人,清冷宁静。

  香姨娘一双美目仿佛啐了毒一般射向玉姨娘,又满含怨恨的看了眼老夫人,待看到坐在那里嘴角带笑的夏浅珺时,想起她费劲心机除去嫡姐性命,熬了六七年,最后却被玉姨娘做了嫁衣,嘴角有些扭曲,她似乎感觉到夏浅珺平静带笑的眼中含着嘲讽。

  夏宛柔失望的坐在那里,想要开口为香姨娘说些什么争取一下,张了张嘴,以她的立场和地位又说不得什么,只得怏怏的按捺住不甘。

  芸姨娘面色也不甚好看。

  她与粉姨娘都是平妾,粉姨娘若论起出身才是贱妾,只因她是侯爷上司所送,为贱妾有藐视上司之嫌,滕妾她又当不起那个贵字,便取了中间与她一般为平妾,两人都没有可能扶正。

  可香姨娘和玉姨娘两人中,她一直看好掌管过府务的香姨娘,也一直巴结依附于她,不想最后却是不声不响的玉姨娘扶正,芸姨娘有些懊恼自己看走了眼。

  夏修丰一直平静的坐在一边,不知在想些什么,夏青胜自然欢喜玉姨娘抬了夫人,这样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唤她娘,称呼她为母亲,他小心的看了眼夏浅珺,。

  他喜欢这位清冷秀雅的二姐姐,不想她因为自己生母抬了夫人与二姐姐有间隙,见她也浅笑着望过来没有难过责备之意,方才放了心回了她一个笑容。

  不等香姨娘等人开口,老夫人摆了摆手,“好了,我有些累了,你们先退下吧。”

  这一句话堵住有些想要开口的某些人,由周嬷嬷扶着回了内室休息。

  姨娘们都知道老夫人不过是推托之词,正值上午,老夫人精神奕奕哪有半分倦怠。

  夏修丰站起身,看了眼自己的姨娘儿女们,“好了,既然老夫人累了,大家各回自己院子,珺儿,你跟为父来一下。”

  “是,父亲,”夏浅珺看了眼面色不善的夏宛柔,嘴角含着笑与夏修丰出了德安斋到弘澜院,这个院子里承载着她幼时与母亲的记忆,每次来,她都会想起母亲与她在这院子里的情景。

  她的视线落在院子间的两棵香樟树上,脚步停了下,夏修丰察觉到,也顿住脚步,“那是你出生时,我和你母亲为你种下的,十几年了,你也要及笄了,这树也长得那么高了,只可惜你母亲她……”

  若是雪烟在世,看着他们的女儿亭亭玉立,该有多好!

  “父亲,我们去树下坐坐吧,”那树下有一个石凳,阳光洒在上面柔和了石头的冷硬。

  “去拿软垫过来,”夏修丰吩咐丫头。

  很快,小丫头快步去房内拿来两个软垫放到石凳上,另有丫头端了茶水过来。

  “父亲,可是有话要对珺儿讲?”夏浅珺直觉会是与方才之事有关,她正好也要找父亲谈谈,便道,“咱们父女说话,就不用人伺候了吧?”

  夏修丰深以为是,挥挥手遣了丫头们离得远远的,能看见他们召见就可。绿罗和珠儿也退到一边去了,正好有片菊花开的正好,便观赏起来。

  树下只剩下他们父女二人,夏修丰想了想说辞才慢慢开口,“珺儿,今日之事你怨为父吗?”

  之前母亲找他说这件事时,他曾想去梦以轩询问下女儿的意见,可这样的事情他一个男人不好对女儿讲。是母亲看出他的顾虑,将她之前特意到梦以轩找珺儿谈过的话讲出,知道珺儿不反对才同意扶正玉姨娘。

  可今日见到珺儿,他还是忍不住想和她谈谈。

  夏浅珺摇摇头,“不会,母亲去世多年,父亲早该立夫人的,且玉姨娘本就是父亲的姨娘,只是换个称谓罢了。”

  若是真计较是否怨,她怨的是父亲一直都有妾室。

  夏浅珺曾想过,若是父亲不曾纳香姨娘进门,母亲会不会就不会惨死。只是若没有香姨娘,也还会有别的姨娘可能生出与香姨娘一样心思,除非父亲不纳妾。

  她有时也想母亲对着父亲的妾室们是不是心里很苦,纵使父亲爱着母亲,却挣不脱她要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夫君,母亲心里一定在意,是会苦的吧。

  这样的世间,男子多是有妾室,譬如前世的宣锦。

  这一世她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

  不然,这婚姻不要也罢。

  夏修丰不会知道女儿繁杂的心思,依然锁着眉头,“珺儿真的不介意玉姨娘扶正,毕竟这是你母亲的位置,她以后也算是你的继母,父亲原来总觉得你和香姨娘亲近,也曾想过是不是香姨娘扶正对你比较好,”就算宣朝大律规定,妾扶正的夫人位置不高于嫡子女,可论起长幼之辈,玉姨娘扶正后仍是珺儿继母。

  自从看出香姨娘不是表面那么柔弱恭顺的女人后,夏修丰曾一度担心与她亲密的夏浅珺,虽然这些日子两人疏远了,可到底这么多年的亲近,香姨娘又是浅珺庶姨母,浅珺年纪小,或许不能理解。

  “父亲,母亲已经过世多年,珺儿只盼父亲安好!”

  若较之别的男人,父亲做的却是足够好!

  “况且咱们府上目前只有三弟弟一个男嗣,如此对三弟弟对父亲和咱们候府都是最好的,”至于香姨娘,她看得出父亲已对她生出嫌隙,这番言语也算表明自己对香姨娘的态度。

  夏修丰没想到她能讲出这样的话,即便母亲转述过女儿的意思,但亲耳听到时,夏修丰才意识到,“珺儿,你真的长大了。”

  虽然香姨娘是他的妾室,大女儿的生母,但她只要不做过分的事情,他不好如何与她,但也不希望二女儿因为香姨娘受到伤害。既然女儿能有这种见解,他便可放心不少。

  夏浅珺心道,若是她还如前世一般懵懂无知,她今日也没有和父亲相对而谈的机会。

  “父亲,大姐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吗?”夏浅珺选了个安全些开端切入她想要跟父亲的谈话。

  夏修丰有些惊讶她突然提起大女儿的事,心中对大女儿已有微词,但还是说道:“你大姐的事只是个误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