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第140章 扭转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依蝶飘 2237 2018-06-26 19:20:38

  夏浅珺听完周嬷嬷的话,低头笑了下,香姨娘聪明,即使之前计谋出了岔子,可这补救也不错,不管怎么说,夏宛柔与宣锦有过拥抱的亲昵举动是被人皆知了,这样的后果便是两人算是绑到一起了,宣锦总要有表示,若是夏宛柔利用的好,进王府做个侧妃也是没问题。

  夏老夫人眼中精芒闪烁,问周嬷嬷,“宛柔这丫头与安平郡王的事弄的人尽皆知,王府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周嬷嬷摇摇头,“老奴不知。”

  “去打听打听,王府悄无动静的,对宛柔不好,影响名声,连带着珺丫头也会名声受损,”若是王府有所表示便是两情相悦,不然或许有人会认为是宛柔自己贴上去不知羞耻也不无可能。

  夏浅珺觉得祖母考虑事情很是全面,担忧的道:“珺儿没什么,这事弄得这么大,就怕大姐想不开,有个闪失什么的。”

  她是宁愿夏宛柔与宣锦搅合到一起,省的祸害别人,但可不是让他们相亲相爱去,她很想看看前世两情相悦的两人在今世到底有多恩爱?

  满大街的流言飞,安平王府自然早就收到消息,此时,装饰华贵的厅中,宣锦与安平王妃相对而坐,中间摆着热气袅袅的香茗。

  安平王妃面色不虞,“夏府的人搞什么?弄得人尽皆知,现在你尚未娶亲,与夏宛柔传出这些风言风语,即便当初打算夏府两位小姐,可毕竟不好,而且,母妃看了那个二小姐夏浅珺似乎对你并不上心,反倒是那个夏宛柔积极的很,手段也有,可惜是个庶出的。”

  安平王妃才不相信昨晚夏宛柔与自己儿子抱了一下纯属意外,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意外,只有刻意的居多,但安平王妃却觉得只有这种颇有手段的女子才能辅助自己儿子的大业,像是二小姐夏浅珺那般言谈直白的,她反倒觉得不妥,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罪贵人,但这种人也有个好处,便是好控制,凡事有利有弊,安平王妃看的恨透彻。

  “母妃,你真的觉得儿臣娶夏府的二女儿合适做妻子吗?”宣锦喜欢夏宛柔的柔媚可人,尤其是她含娇带媚望向自己时,那水眸含情中丝丝崇拜的模样,极大的满足他的男人心,但二小姐夏浅珺平静无波澜的模样并没有引起他更大的兴趣,那样的清丽佳人美则美,总觉得少了一丝风情。

  安平王妃听他这样问,沉了眉眼,“锦儿,你可别犯糊涂,那个夏宛柔再好也只是个庶出的,上不得大台面,有朝一日你身居朝堂高位,若是有那样身份的妻子只能为你带来麻烦。”

  她知道这是大多数男人的通病,比起端庄大方的女子,更喜欢柔媚可人的,老安平王的那些个姨娘不都是那种狐媚子么,虽然夏宛柔不至于那般狐媚,但却不及二小姐夏浅珺温婉大方,更何况,夏浅珺母亲是何府嫡出小姐,当年的风采她也是见过的,而那夏宛柔生母香姨娘柔媚勾人,一幅姨娘作态,若不是为了儿子大业,她绝不屑与香姨娘这样身份的女人打交道。

  安平王妃的想法宣锦不懂,他觉得女子只是个助力,一切还是掌握在男人手中才对!

  “可外面都传成这样,儿子若是……”

  安平王妃打断他,眼中满是算计,“无妨,过些日子再说,横竖得先定下你与二小姐的婚事。”

  儿子喜欢夏宛柔,她做娘亲的自然要顺着。

  临江楼一间天字号包间,凌琰临窗而立,今日城中关于夏侯府纷纷扰扰的流言,他也有所耳闻,只是这与他所在意的人无关。

  自昨晚夏浅珺那突兀的话语之后,他一直在思考那些话。

  凌王府看似平静,实则暗藏杀机,他不知不觉中了毒后,便命人严查,一丝蛛丝马迹也未放过,开始他锁定的方向是朝堂之中,但未曾想最后指向的黑手却隐在凌王府中,而丝丝线索指向的居然是一向宽和淳厚的凌王侧妃扈氏的院子。

  侧妃扈氏不似府中其他侧妃一般,素来与母亲交好,待他也很好,扈氏有一子凌潇与凌琰关系极好。

  凌琰未曾想过扈氏会有害自己的心,可往深处想,若是自己当时中毒后没有及时逼出一部分,身边没有何庆羽及时疗治,只怕命不久矣,彼时他尚未娶亲无后,那府中最得宜的便是扈氏子凌潇继任他的世子之位。

  想清楚这一点,再慢慢查探扈氏,便渐渐查出此人并非面上表露的那般宽和淳厚,凌府后宅之中不少事端便是她在背后推波助澜,使得母妃因父王房中事多烦多忧。

  而昨日夏浅珺那番话让凌琰不由想起这些,隐约怀疑与此相关,但他既然已对夏浅珺动了情,便想多与她有所接触。尤其这等隐蔽之事她是从何而知?也让他颇为困惑,更有丝丝欣喜,她能说出那番话可是有几分在意他?

  尤其,她言语中的“喜宴”,凌府近期的确有喜,确切的是凌王爷有喜,他听母妃说,父王不知从哪里得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意欲纳入府中。这件事还未对外公开,浅珺妹妹如何得知?

  他知道她是好意,但总觉得更看不透她,心中越发烦闷。因而,他已让端砚借昨日之言去约她明日出府相谈。

  “世子,”端砚出现在房内。

  凌琰转身,神情中带了丝盼望,“她如何说?”

  端砚摇摇头,心中有些可怜自家世子一腔情谊被挡了回来,“二小姐说今日府中事端多,抽不开身。”

  拒绝了?

  凌琰原本以为夏浅珺既能好意相告自己提防人,心中对自己也是有一分在意的,且那珠儿之事未解决,不想她竟拒了。

  想想这几日侯府的确状况不断,她拒绝的也对,可越是这样他却越想见她一面,他眸光一定,转身往门外走。

  端砚跟在他身后,不由追问,“世子,你去哪?”

  为何他家世子一幅受了刺激的模样,端砚胡乱猜测,该不会世子第一次动情受阻,想不开吧。不会,他家世子心理素质强,端砚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等端砚看清自家世子去的地方,下巴差点掉到地上,悄声问道:“世子,你这是要去哪?”

  说话间,凌琰已经掠过侯府后墙,借着傍晚昏黄的天色,两人悄然进了内宅。

  “世子,你知道哪个是二小姐院子吗?”端砚问了句,惹来凌琰冷艳不搭理,端砚摸摸鼻子,好吧,这等简单事情他还问确是废话。

  二人几个跳跃便到了夏浅珺居住的内室后窗,下面正好是一片橙红色蔷薇花,花开香浓。

依蝶飘

飘坦白:其实偶一直想要两娃私相授受滴,虽然总喷男女配们私下怎么滴定情啊啥地,其实飘觉得这才是正确地,不然照着古代那严苛礼节,仅是照几次面就爱上了,有些扯吧。嗯,其实是飘想要凌琰爬浅珺闺房(捂脸中),终于啊终于爬了……者的话(此段不计入字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