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第135章 老夫人爱护之心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依蝶飘 2357 2018-06-23 18:59:39

  玉姨娘和粉姨娘吃惊不语,芸姨娘则上前,笑道,“这分明是预示着咱们大小姐是鸾凤之命啊,原来竟是这样的好事,老夫人,这可真是太好了。”

  夏老夫人点点头,若真是这般,确是一大喜事,看夏宛柔的目光也柔和起来,“只是这黑气?”

  道姑与香姨娘交换了个眼色,解释道,“老夫人,这黑气之所以在这位姨娘身上,并不是说她不详之类,请问这位姨娘与大小姐是何关系?”

  “香姨娘是大小姐的生母,”老夫人身边的周嬷嬷开口道。

  那道姑了然模样,点了点头,“不错,这黑气是这香姨娘所带,因为她的缘故冲撞了大小姐的紫色鸾凤之气,老夫人若是为了大小姐好,还是早日解决的好。”

  “冲撞?”老夫人疑惑,看了眼香姨娘,“那不让她们相见就是了。

  道姑摆摆手,“老夫人误会了,只是这是天机,原本贫道也不想透露的,只是遇到了便是缘分,便折了时气透露一二吧。”

  夏浅珺看着道姑,隐隐猜到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果然,道姑开口了,“因这紫色鸾凤之气彰显的是大小姐日后的身份,这黑气自然也是与身份有关,所以是大小姐的生母身份对大小姐冲撞了。”

  夏浅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果然还是为了这夫人之位,香姨娘这一计双雕的计策真是好啊,只可惜看祖母的脸色香姨娘此计怕是不那么好得手。

  老夫人脸色变了变,看了眼香姨娘没有说话,那道姑双手合十就要告辞,“话已告知,贫道便告辞了。”

  夏老夫人脸上带着笑容,“谢谢道姑,周嬷嬷去送送道姑。”

  “是,老夫人,”周嬷嬷便去送道姑出去,待走时往她手中塞了些银两,“些许俗物,请道姑收好。”

  那道姑道,“无需如此,也是贫道和府上有缘。”

  周嬷嬷又相送,道姑坚持不要,周嬷嬷便作罢,送了道姑回去复了老夫人,老夫人得知道姑不要银钱,一张脸沉了沉。

  不要银钱,这道姑太超然俗物了,低声吩咐周嬷嬷,“你去查查这道姑底细!”

  夏老夫人遣散了姨娘们和夏宛柔,只留了夏浅珺,“珺丫头,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夏浅珺看了眼老夫人深沉的脸,祖母也不是那般好糊弄的,只怕已经看出今日之事的蹊跷了,轻声回道:“祖母为何这样问?”

  夏老夫人看她有些稚嫩的脸庞,叹了口气,“珺儿不觉得今日的道姑来的太过巧合了吗?”

  “怎么会呢?那道姑说是云游到此啊?”

  她知道祖母虽然疼爱她,可毕竟有限,若是真心疼爱她,又怎么会在母亲去世后任由香姨娘照顾自己,所以,她虽然亲近祖母却不想将真实的自己显露出来。

  一个能将祖父后院的姨娘整治的未出一个庶子女,且如今那些老姨娘皆被送到庄子上养老的女人,夏浅珺可不觉得祖母是纯粹的良善之辈。

  只是,若祖母对她真的好,她也会待她更好。

  这几日,她一直有个担忧,虽然自己能施些手段拒了安平王府的婚事,可以后呢,她总要出嫁的,父亲素来不管后院之事,她的婚事只怕最后还要落在祖母手中。

  她看得出祖母不喜那些在她面前勾心斗角之人,比如香姨娘。因而,她在祖母面前必须安安分分,若是锋芒显露、心思过重只怕会让她厌烦,当然,该聪明的时候还是不可愚笨,这分寸必须要把握好。

  夏老夫人看她安静乖巧的模样,眉头蹙了下,“珺儿,你是很聪明,只是太过善良,有时候人心难测,你要学着看人,”想起已过世的儿媳,老夫人叹了口气,“你明年就要及笄了,现在婚事也要抓紧相看了,日后是要做主母的人,只是你的性子……”

  夏浅珺心中微微动容,祖母对她也算是上心的,肯对她说出这番话来,但面上却是羞涩,“祖母,打趣孙女。”

  夏老夫人看她小女儿模样也笑了。

  也许是人上了年纪求得也少了,却渴望身边有孩子承欢膝下,老夫人有些后悔。

  以前,浅珺这丫头跟香姨娘要好,她又看不惯香姨娘那柔媚做派,若是说多了反倒引起争端便甚少关心浅珺,且那几年的浅珺言行举止都让她看不过眼。

  当时还觉得她到底是个女孩是要嫁人的,可若能求得好亲事对侯府也是助力,自从她从何府回来便疏远了香姨娘,言谈举止大有改观,跟她也亲近了,才慢慢关心这丫头。

  可如今她这不谙世事不懂心机模样,让老夫人心中不免担忧。

  夏浅珺眼眶微润,倚入她怀里,“祖母。”

  夏老夫人拍拍她的手,“你幼年丧母,祖母疏于顾你,你仔细想想这几日发生的事,再想想今日那道姑的话,可察觉出什么了吗?”

  有些话不是她这个做祖母的能说的,她不能去编排儿子的姨娘,儿子对香姨娘也挺满意,所以她更不能挑拨,这只会让府中不得安宁,只能隐晦提点。

  夏浅珺也希望老夫人能真心疼爱她,便是为了日后为她找门好亲事给侯府增加助力也罢,见老夫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她思考了片刻,也顺着接了下去,有些不确定的道:“祖母,难道说这道姑是有人请来府上故意做戏……”

  夏老夫人见她一点就透,赞许的点头,“你能想到就好,再想想,是谁会这么做?”

  夏老夫人之所以敢这么问,是因为她看得出,自这二孙女由何府探亲归来便与香姨娘那对母女疏远,且前几次的事件都透着两边不和,老夫人认为定是何府老夫人指点的。

  夏浅珺心中很清楚,面上犹疑,“香姨娘吧?”

  老夫人点头,“原本这话不该我说,可你这孩子再这么良善,有朝一日被人算计了只怕犹不知啊!除了她,还有谁费劲心机为宛柔做这些,况且,你这姨娘一心想着抬为夫人,今日那道姑的话可不就是说她的身份挡了宛柔的路!”

  其实,一开始时,老夫人是信了那道姑的话,说那紫色鸾凤之气是预示夏宛柔有鸾凤命格,也就解释了桂花宴上夏宛柔裙摆上的鸾凤纹,毕竟香姨娘和夏宛柔再大的胆子也不能到皇后造次,香姨娘那种颇有心计的女子怎么会做这种傻事。

  尤其,人都希望越好越好,若是夏宛柔真是鸾凤命格,那对侯府对老夫人百益无害。

  可后来,那道姑解释出了黑气的由来,是香姨娘的身份影响了夏宛柔的命格后,就算确实是香姨娘的姨娘身份让夏宛柔只能是个庶女,可这目的太过了,香姨娘心心念念要抬夫人,老夫人一直很清楚,更是老夫人最反对的。

  因而老夫人特让周嬷嬷送了丰厚酬劳,若是那道姑少收一些,她今日之言或许可信,可那道姑既然分文不收,更显示道姑不正常,想必有更大更多的酬劳。

  须知,凡事过犹不及!

依蝶飘

两千多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