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第66章 母女其心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依蝶飘 1119 2018-05-30 18:30:09

  香姨娘说了一大串,夏宛柔的神色已经缓过来了,“可是,你这么多年都没要上,这以后能行吗?”

  香姨娘也恼火,“我也奇怪,这么些愣是怀不上,可再怎么说也得试试,再不行便再想别的法子,反正这娘是一定要抬上夫人,为你也为自己争口气,不然你父亲若是再娶了填房,娘和你可就没活路了。”

  这是香姨娘第一次与夏宛柔谈这么隐私的话题,她本以为夏宛柔不能接受,却没想到夏宛柔定定的看着她,“娘,你说的对,凭什么夏浅珺什么都比我的好,我才是姐姐,我比她更好看,更有才能,却只能在她之下。以后,我一定要强过她,什么都强过她。”

  香姨娘微微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夏宛柔说起这话这么狠,不由的看了眼大陈嬷嬷,“柔儿,你当真这么想?”

  夏宛柔重重的点了下头,“当真。”

  香姨娘重重的吉了下掌,“好!果然是我何香珊的女儿,这就对了,我们凭什么要屈居在个嫡女手下,论相貌才能哪样不及夏浅珺那丫头片子,当是我的柔儿拔尖才是!”

  大陈嬷嬷自来信奉“主子荣便是自己荣”,她自小家境贫寒,家中兄妹又多,日子过得清贫且受人欺负,直到入何府才好转,后来又跟着何香珊到了夏府更是锦衣玉食奴仆恭逢,这心也一天比一天高。她早知香姨娘一心为夏宛柔谋划,更是尽心尽力让自己也站的更高。

  “大小姐长大了,姨娘日后有分忧的了。”

  香姨娘又将之前寒食果的事说与夏宛柔听,只说自己查到是夏浅珺送去的点心里有寒食果,她恐夏宛柔埋怨她策划不周牵引至她身上,便隐下是自己策划的那一段,摁下不提,只将自己日后的打算慢慢说与她听。

  夏宛柔得知自己身子病情的由头后,直气得鼻翼呼哧银牙暗咬,恨不得将夏浅珺撕了,香姨娘有些心虚,大陈嬷嬷赶紧安慰夏宛柔,道是来日方才。

  不说月院母女二人私房话,弘澜院里内书房,夏浅珺和夏修丰父女两也是相对而坐,桌面上放一壶清茶,热气袅袅。

  “珺儿,我看你这一年懂事不少,在外祖家过得可好?”这是夏修丰归家后第一次与夏浅珺说话,便细细打听她这一年的作为,“可有学些什么琴棋书画之类?”

  夏浅珺抿唇笑笑,清脆嗓音开口,“女儿在外祖家与问蝶妹妹一起学习过琴棋书画,只是学的不精,再有便是与庆羽表哥借了些医书来看,女儿倒不是想做个女郎中,只是喜欢,就想着自己捯饬些胭脂水粉的玩,父亲不会笑女儿不学无术吧?”

  夏修丰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你这丫头,女儿家家的什么不学无术的,哪是用在男儿身上的,女孩家学些琴棋书画就挺不错,看你去何府住了一年便懂事了,为父也很欣慰。”

  夏浅珺又道,“女儿去祖母家时收了个丫头唤作珠儿,她有些功夫底子,女儿为了强身也跟着学了几招,父亲会觉得粗鲁吗?”

  说完,便忐忑不安的看着夏侯。

  见她这般小心谨慎,宁阳候心中难受,这些年她自幼没了母亲,自己也疏于管教她,更是与她有了生分,不似她母亲在世时那么亲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