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第3章 怨念一生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依蝶飘 1182 2018-05-02 10:21:29

  她嚣张跋扈、粗鲁无礼、骄横?

  她是怎样,不都是香夫人教导的,素日里香夫人一干人都赞她娇憨可爱,如今想来,却是娇憨真的憨傻了!

  这香夫人分明是捧杀了她啊!

  此时再望夏宛柔阴厉面容,她竟是无语,只那怒,恨,搅得她心神撕裂。再知郡王爷娶她进门,竟然是看中了她的嫡女地位及财物,更是苦上心头。

  虽然她一直以姐姐相称夏宛柔,可姐姐却只是庶女,即便是香姨娘后升做了香夫人,但姐姐依然不能是真正的嫡女,不能以正妃之位入府。可如今若是撤了自己的妃位,人也没了,姐姐便可名正言顺的扶正,这一切怕是早就算计好了的,郡王爷为了姐姐还真是有情啊!

  她究竟拥有过什么,有什么是真正的?

  夏宛柔却偏要更刺激她,转首吩咐着,“绿因,把她给我拖过来。”

  夏浅珺的衣领顿时被一双手揪住,那是双她熟悉的手,手腕处还戴着她送的手镯,似在讽刺她的蠢笨,不由她再想更多,身子便被绿因粗鲁的拉扯到烛台附近。

  “小姐,对不住了,”绿因冷冷的声音传来,夏浅珺居然觉得没有惊讶了。

  连她最信赖的庶姐和香夫人都是这般狠毒之人,旷论她身边丫鬟,到了如此境地,她是连看绿因神情的想法都没有了。

  夏浅珺无声笑着,恨着,清泪滴落在地。

  “行了,妹妹,你就好好的走吧,姐姐怕你路上走得太过凄冷,所以就让你暖和些吧,”夏宛柔嗜血的笑,示意身边的大丫头紫叶动手,自己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夏浅珺愤然瞪着她因有身孕圆润的身子,恨不得扑上去拍掉她得意恶毒的脸,只是,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而鼻息间则猛然串入燃烧的气味,且越来越浓。

  紫叶将她白色的裙摆扯到烛台上,火苗肆意的蔓延到她裙上,越燃越烈,却使得阴暗潮湿的房间温暖了。

  此时,除了她,所有人都走了,在这风高气爽的秋季,安平王府的偏院突然走水,夏宛柔她可真是好手段啊!安平郡王更是好狠的心!

  夏浅珺感觉着那灼热扑满全身,越来越痛,呼吸愈加沉重,满目都是火红。

  可是,她恨,恨自己被奸人蒙蔽双眼。

  她不甘,不甘母亲被谋害性命,奸人得逞,享受着属于母亲的美好。

  她怨恨,被庶姐夺去性命,她安享幸福。

  还有那狠心的郡王爷,那些个恶毒的丫鬟,所有害了她的人,她都恨及,怨及!

  不,她不要被烧死,不……

  许是怨恨的烈了,身上迸出一丝绵薄的力气,伸手抓住了身边尚未被燃的残缺桌腿,触手间她感觉有些怪异,这只是一刹那的想法。

  但,灼热的火焰轰然燃起,她的身体被卷入火舌中焚烧起来,可她蚀骨的恨意、不甘,到被火吞没前都在翻滚,不息……

  直到意识被黑暗吞没,她的手都保持着紧握姿势。

  她要牢牢记住这一生所承受的欺骗伤害,纵使到那奈何桥,也要记住这一切,她不要忘记,永远都不要忘记这些人!

  若有来世,若她托生,若有一切她能报复的机会,她定要这些人陪葬——让她们尝尽折磨!

  血红的大火蹿上屋顶,木质在火焰下噼里啪啦的焚烧着,她身边的木桌早已烧坏,徒留那圆润的凸起在大火煅烧下散发出幽然的紫光,随同火苗一起蹿上夜空!

  如夜,这诡异紫光和着火焰转瞬即逝,似曾未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