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第98章 一丝情动

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依蝶飘 1316 2018-06-10 18:50:10

  “世子怎么有空来医馆?”夏浅珺手指捧着翠色茶杯,纤细手指映衬的更为洁白,她心里对凌琰是有几分别扭的,虽然上世时没有应下善亲王府提亲,不知凌琰有几分意思在里面,可今世与凌琰数次见面仍让她有些不自在。

  她的神情落在凌琰眼中,只当她羞涩,望着她清冷碧玉般洁白的脸庞,他眨了眨眼掩去内里情愫,这些日子来,他又怎能看不懂自己的心,说是为了张雪绯才打探接触夏府,可其实是对眼前这清丽妍雅的少女有了情丝。

  他一向是重情之人,不动情则以,若是动了便覆情再难收,只是他抑制的好,不露半分。

  “身体有些不舒服,来找庆羽兄看看,”他淡淡说着,仿若在讲今日天气晴好般。

  夏浅珺心中一惊,今世的他竟然已然着了凌王府侧妃扈氏的道?

  她仔细的看了眼,才发觉凌琰脸上虽白皙却苍白,且薄唇红艳的过于重了,以前见她总觉他唇红,现在细细看才觉得是病容所致。

  “问题严重吗?”她对于医理只在于了解药性,若不是为了自保,她也不会想起学习医理的念头。

  端砚想着世子既然喜欢人家小姐,何不博取下同情,本来世子身子确实不好,便在一边道,“世子曾经中了毒,一直没有解开。每次病发都疼痛难忍。”

  “多嘴!”凌琰不满的扫了他一眼,他不想让夏浅珺觉得他是体弱之人,洒脱一笑,“浅珺妹妹别听这厮胡扯,我没什么事,庆羽兄已经为我医治了,问题不大,很快就能痊愈了。”

  “那便好,”但夏浅珺更是惊讶。

  凌琰居然中毒了,莫非是有人要害他?不知道上世时他是不是也曾中毒。

  想起上世时他曾因调戏轻薄郡王爷宠妾被夺世子位,再见他翩然君子姿态,总觉得透着古怪,只是她不好多说,恐是因自己遭遇便疑心过重了。

  凌琰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看了眼她身后站姿稳重的珠儿,“浅珺妹妹身边居然有会武且不低的奴婢,却是稀奇。”

  虽然不知他为何将注意力放在珠儿身上,只是想起珠儿特殊身世,夏浅珺升起一丝警惕,浅笑道,“这有何稀奇,我爹本就是武将,我身边有个会武艺的丫头跟着,自然正常,倒是世子好眼力。”

  凌琰听出她话里的意味,顿了顿,想不到她一个少女居然这般敏觉,摸了摸下巴,“这丫头是哪里买来的?看着有些面善啊!像极了我的一个故人,端砚,你看看,是不是?”他微微侧首对端砚道。

  端砚扫了眼珠儿,点头,“世子说的没错,只是世子的故人是男子,是相似,不知的定然以为是兄妹呢。”

  端砚一句话里的信息量极多,珠儿身子一僵,只是再细细品量叫做端砚的话语,更为肯定他们与兄长是相识,只是对方是敌是友,如此试探!

   夏浅珺心中警惕更甚,莫非凌琰与宣锦有牵连?若是如此,她势必要提醒庆羽表哥了。

  当初的宣锦之所以灭了珠儿张家一门,为的抢夺镖局所保镖的财物,便是为了助大皇子争夺太子之位上位皇位。这种皇子之间派系之争向来是顷刻间累及全门,她不想外租一家卷入皇子之争。

  她眸子里闪过凝重,凌琰却是好奇的扬了扬眉,仅是试探的几句话便让这未曾及笄的少女变了情绪,莫非她也知道张家一门的事,这珠儿已告知与她?可方才与他交谈却未曾流露出,更未曾提及半分前几日端砚暗中将环佩给珠儿一事,却是奇怪!

  夏浅珺见凌琰投过来的目光里暗含深思,赶紧收敛情绪,跟绿罗道,“你去看看表哥怎么还未来,不然我直接去柜台取药吧,待会儿回去还有事。”

  绿罗应了转身出去找伙计相问,不大会,就见何庆羽推门进来,身后跟着绿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