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白灵之谜

第三十三章 三年

白灵之谜 一曲与醉 4998 2019-01-11 18:36:14

  一滴露朱从树叶瓣尖端落下。

  “滴咯!”一声落于灰幽的水面上荡漾开层层涟漪。

  水面映着阴云灰雾的天空,此时落下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平静的海面浅浅晕开,浪花轻涌,推涌搁浅至到海滩上。

  海滩后的山林上传来了一阵阵清音悦耳的琴声,与水声汇聚一起,成了一首绝美的歌,一曲清音,一曲醉人。

  只见细雨徐落之间,一对男女皆身穿白衣坐在山林近海滩之上。

  白袍男子剑眉星目,俊美如仙,墨黑长发一半轻挽而起,一半披肩而下,而本是淡漠的凤眸此刻却如六月春风,温柔如玉且带着深爱眷恋。

  他盘腿而坐,双手放于前方细桌的古琴上轻轻抚琴,而身侧偶然传来一只白玉般的䊹细小淘气的轻勾琴弦,却未有打断男子弹奏下那如仙乐般的清音。

  男子温柔而宠溺的垂眸看着一手勾住自己臂膀的娇美少女,见男子目光凝来,她轻吐一下舌头,伸出的手回到自己如墨染般未挽的长发,执起几缕便在手中把玩着。

  “醒了?睡得像只小懒猪一般。”男子看着头靠在自己肩膀的少女绝美小脸上有些刚睡歼的迷糊却又俏皮可爱,同时又伸手拢了拢她身上的披风。

  现在正值冬季,岛上天气虽没有下雪,也这般连绵细雨划到脸上也是添几分寒凉的。

  三年之间,白灵显然已从五六岁的女娃娃长成一个八九岁小少女的模样,虽然还有着些许孩子的婴儿肥,却已初绽少女芳华了。

  “什么嘛,是你弹的琴音让我睡着的。”白灵趴在慕容郁宸的肩头,嗓音清甜悦耳,让人柔化了心。

  慕容郁宸没有回话,倒是轻笑几声,倏然弯下脖子,在少女白嫩的小脸上落下一吻,尽是温柔绻恋。

  白灵小脸即泛起红晕,就算这三年来每天都缠在慕容郁宸,跟他大晚上都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可面对着他温柔如玉的眼神时也会心跳乱快。

  虽说三年对于海神之女的她而言不过弹指之间,可跟慕容郁宸在一起每天都很充实,比起之前那些无尽的年数,她觉得自己真如同“活”过来一般。

  与此同时,她原躯本来应该还是小女孩的模样,但为了符合岁数以及不引起怀疑,自然是要化身成九岁少女的样子了。

  “回去了吗?”白灵突然一问。

  “你想回去了?”慕容郁宸挑眉,见她又是伸手在琴弦上拨两下,以为她是无聊了。

  “我饿了。”白灵嘟起小嘴,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慕容郁宸便收起了古琴,也随她抱住自己的手臂就站身而起,未抬步之时,白灵却又开口问道。

  “不如我们直接‘飞’回去吧?”她所指的当然就是调动力量直接回主院。

  “为何?”

  白灵有些焉焉的又把头靠在慕容郁宸的手臂上。

  “当然是不想见到那个阮萱慧了,这三年来她都来‘偶遇’你多少回了,还暗地里想要跟你母亲提起纳妾一事。”

  三年前她就是受不了那阮萱慧整天有事没事就带着几个姑娘在慕容府第外徘徊,还带着她那个慕容氏整天去见慕容郁宸的母亲水沁,都是暗指纳妾之事。

  烦不烦啊!

  慕容郁宸见白灵已然有些气鼓鼓的小脸,也知道她虽知道他不会纳妾,却还是打翻醋盆子,每次见到阮萱慧都会如同见了仇人一般怒瞪着,还几次出言赶人。

  她骂人他也随着她,可姑娘们都回去跟家人哭诉,然后第二天闹到上祖父那边,不止他会被祖父责怪,连白灵在祖父心中的印象也会大减。

  但几次过后,他都一一为她打消祖父心中对她的不满,也为让母亲清楚表明他必不会在赴考前考虑纳妾之事,之后就消停了一些。

  可最近那阮萱慧便索性独自一人出现,整天都会偶尔见到她,后来也唯有带着白灵经常待在自己的院居或者出村逛逛。

  白灵如此反感见到阮萱慧也有不无原因的,慕容郁宸暗自叹息,便由著白灵拉扯住他直接化作一道白光“飞”回了慕容家中。

  可一进了慕容府门口,管家便走来,向他禀明今晚是大年三十,村长准备在府内设宴,宴请众村村民,所以要让他早点回屋去待宴会开始。

  其实村中就算大年三十,佳节庆祝也很少开设宴会的,可今年却大肆办了这么一场,便是为了慕容郁宸不久后便要出发县镇先考县试而为他准备的。

  然而身边已改为低调的扯住他衣袖的白灵却心里气道。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恐怕今日又要见到那个纠缠不休的阮萱慧了!

  两人回到房间时,慕容郁宸便见白灵一声不发的坐在圆桌前喝着已凉了的茶。

  “又吃醋了?小醋坛子?”慕容郁宸走到她身边,拿下她的茶杯,转手把手中已倒了温茶的杯子递给她,有着些许逗哄的意味。

  “哼,谁知她今晚宴会上会不会耍什么花样啊!”白灵没有接过茶杯,倒是顺着慕容郁宸的握杯喝了几口,气鼓鼓的样子也消了几分。

  这宝气的样子看得慕容郁宸更觉好笑和喜爱。

  “我不管!”白灵倏然站起,双手缳上慕容郁宸的脖子,望进他好看的凤眸之中。

  “你是我的,不得看其他姑娘!”

  慕容郁宸想沉默了,白灵那道气又上来了,急问道。

  “怎么!你难道还想看上其他姑娘?!”

  话一落,白灵却见慕容郁宸抬手拂过她的发间,轻触到她的耳尖,即带起一阵激灵。

  “你……”白灵晃神间定眸一看,便见慕容郁宸此时那双淡漠凤眸中却染上了深沉下的波澜,深邃的眸映出了她的脸容,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拉扯进去似的。

  白灵确是被吸引住了,愣愣的看着慕容郁宸,后者见她看自己脸容看得呆愣的样子,便唇角微勾,透出一丝魅惑,薄唇轻启。

  “我只看你。”话落,便在白灵脸一热,即要移开眸且低头的刹那间,轻轻的一吻便停歇在她唇间。

  一吻天荒,气息交缠,辗转几许便不知何时跌落在床上,慕容郁宸稍稍退离白灵的唇,望着她迷离茫然的水眸带着沉沦深情,他便是要浅尝辄止却也禁不住本来就主动的白灵!

  白灵见慕容郁宸未有下一步动作,缳住他脖子的双手便用力,让慕容郁宸整个压在她身上,而她也不觉得沉重的直接启唇迎上。

  “白……”慕容郁宸被白灵这么一个反客为主的举动惊得脸上一红,每次白灵总是要在他控制自己别越了那条线,可她总是有办法让自己不能退开,只得在那条线的边缘之中再度沉沦。

  若不是他决意要待她长大,成为他妻子的那一步再继续床第之事,她恐怕早就……

  每每想到此事,慕容郁宸都不禁无奈一叹。

  他怎么要娶这样一只勾人惑心的小妖精回来?

  慕容郁宸现在的状况已是难以静下心来的思考了,他一向冷静以对的处事在这小妖怪面前都一一粉碎。

  “郁宸……”一声软糯娇音的轻唤,白灵喘不过息来的时候慕容郁宸这才退开。

  可她那双水眸凝住慕容郁宸,眸中翦瞳氤氲着水光,有些懵然和迷茫,差点让慕容郁宸又失控了。

  半响,两人都僵持在床上,直到慕容郁宸缓过来后,白灵便俏笑出声。

  “你这坏丫头。”慕容郁宸气笑不得的敲了敲某少女的小脑袋。

  “扣扣。”此时,门外传来家丁的声音。

  “少爷,李家林夫人已到,夫人让少爷尽快去主院出席宴会。”

  “知道了,你去回母亲说我现在整理一下便去。”

  “是。”

  听家丁已离开,慕容郁宸已经起身整理身上衣服,脸上虽然淡然,却那仍然红热的耳尖便表示了这一室的暧昧气息未散呢。

  “好了,快走吧!”这句却是很跳跃的白灵说的,她拉住慕容郁宸的手臂便很快冲出了房门。

  若不知道白灵是非人之类,那么一定很诧异为何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姑娘能拖得动慕容郁宸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慕容郁宸有时候几乎是不用自己的脚行走的,直接被白灵拉着走,幸好没人看到,不然又惹来一堆麻烦了。

  白灵在海宫也是不少出席宴会的,可无论是海宫也好,在凡间也好,她都贯彻着一个态度,就是吃!

  一到宴会场地,见一席席的村民都安排好了,虽说是厅中举行,可村中人数也不能挤在一个大厅吧。

  然后整个主院都已是热闹非常,从大厅坐着的人都是慕容主系的人。

  而一直延到外面宽大的院子全都是村民,大人们都在互相寒暄交谈,而各家小孩则是在玩耍奔跑,那些年少的女子与公子们,特别是姑娘们因为都是喜庆的日子,皆花了好些功夫去打扮穿着。

  难得全村聚在一起,就算没被慕少爷看上,那也能求得一两门亲吧?

  而白灵则是换上了暗祥纹浅蓝色长裙再加件绵衣在外,红润小脸露在外面,娇美又可爱,可她只专注于眼前食物上面,若不是身旁慕容郁宸提醒她几句,恐怕这越渐“恐怖”的食相就要暴露在外了。

  然而自慕容郁宸牵着白灵的手到宴会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长在慕容郁宸身上了,当然,大多数都是那些精心打扮过的少女了。

  白灵见慕容家家主,慕容弘既然都未到场,当然一边吃,一边怒瞪着对面四周各种的倾慕目光。

  嘴里紧紧咬下的鸡肉像是要咬死这群觊觎她未来丈夫的女子。

  这凶狠狠的样子吓得那些对视而来的女子都有些惊恐起来了,看得旁边的慕容郁宸都无奈摇头,拿过不伤皮肤的名贵丝巾帮她擦嘴。

  这温柔细心照顾的样子让不少女子都眼红了,特别是正好坐厅中对面不远处圆桌上的阮萱慧。

  可瞪视了一瞬间便已敛下眉目,只微微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她的目光很快扫向身侧隔几个位置的粉衣少女,对方对上了阮萱慧的目光,脸上笑容僵了仅,便继续跟身旁女子交谈。

  “村长来了,还有慕容老爷跟夫人!”村民们一见慕容弘等人缓缓从长廊走来,村民间热闹气氛更甚。

  “好了各位,今日是大年三十,同时也为咱们郁宸不久起程而办个宴会,就尽情吃吃喝喝吧!”慕容弘倒是没有世家家主的那么多排场,反正都是几百年隐世于岛上,也别论太多什么宴会行程了。

  话一落,各位也开始享受食物和喝起酒水来了,姑娘公子们也是没有太多避忌在近席互相打着招呼,交谈起来。

  同时天空中也放着璀璨的烟花,白灵只稍稍抬头一看,便见人人的脸上都是笑意盈盈,欢乐不断,完全没有那些海宫宴会般要守着规矩。

  比如吃个点心都要小口小口的吃,见到那些曲意迎好的人来打招呼也要微笑着回应,在她没多理会那些烦人的小人后也没人理会她了,而父王也顾着宴会大体,她总是觉得很生气,也很孤独。

  每次她都讨厌出席什么宴会,可这次不一样,本来觉得有郁宸相陪,还有对她也很好的“母亲”林氏,她会很勉强奉陪。

  但真的来到这里,看着人们聊得兴起,笑的灿烂,她也跟着被这样的气氛感染。

  而慕容郁宸始终注视着嘴边还咬着一粒青团子却在发愣的白灵,见她眸中的寂寞却又被温暖所取缔,也知晓她的心情。

  “灵儿,慢些吃,别太心急了,待会还有一大盆饺子呢。”林氏在旁也看着白灵这大咧咧的吃相,虽见慕容少爷没有责怪之意,但好歹也要注意一下吃相吧。

  “嗯,知道了娘!”白灵叫这一声“娘”倒是叫得很顺口。

  比起她在海宫之时,连母后在侧也感觉不到温暖的好多了,林氏在这三年都很关心她,很照顾她,而她也一直以神力去为她养着身体,因为她的身体确是太赢弱了。

  而在这三年,不止慕容郁宸给予她的爱,她待在村里的生活比起冰冷的海宫更有生气。

  “村长,各位父老乡亲!”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在厅外传来。

  众人渐渐停下交谈,便​​望向那站身而起的中年男人,而厅内的慕容主家都望看厅外的方向。

  中年男人见村长等人都注意到他这边了,便扬声道。

  “这次难得宴会,相信各家姑娘公子都有准备一些节目给大家看,而咱家小女正好有一节目想先展示给大家助兴助兴可好?”

  话落,众人也知道今晚必会有一段时间留给这些年轻人的,便欢笑的道“好!”。

  白灵正好抬头望去,便见不远处同是坐在厅内的圆桌前,一个粉衣少女便微红着脸站起身,慕容家婢女也早早在接近大厅不远的地方放上了古琴。

  这种模式像极了皇宫宴会似的,就是贵族女子的表演!

  少女向慕容弘那边点了点头,然后琴声奏起,清脆悦耳的声音从女子指尖间流淌开来,各人都安静下来,不时会轻声细语去谈论,只伯多数目光都注意向慕容郁宸那边。

  而慕容郁宸便是含着一如以往的微笑看着弹奏的少女,而少女也不时抬眸,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慕容郁宸,众人也心中会意。

  看来这次宴会不少人都觊觎着妾位,虽说妾室难听,但慕容郁宸可是村中唯一会带领整个村子的人搬离到城镇那边。

  以慕容世家历代的知识博学,相信慕容郁宸的墨水可不少,说不定还能重振慕容世家呢。

  所以就算是一个妾位,少女们也都个个争破头也想要,不止如此,不久后的献祭之日便会选上一个貌美少女。

  那些各家各户的姑娘自然不敢说出自己不想当祭品,但心里肯定是想要借着亲事的由头而避过这一劫。

  特别是目前这个弹奏之中的粉衣少女,即史家的女儿史玉嫣,容貌也是很为柔美温宛,在村中更是个个认为史玉嫣是在阮萱慧之下第二貌美。

  人人都知道她有意于慕容少爷,所以三年来也没人上门议亲,若是慕容少爷没收下她,那么她跟阮萱慧就很有可能被选上祭品了。

  白灵见那少女含情脉脉的不断看向这边来,她瞪视一眼,便扭头看向身侧的慕容郁宸,却见他正在凝视着自己,那双温柔的眸中的深情未有改变过。

  脸一红,便低头专心吃东西了,慕容郁宸也只是轻笑,继续为她擦嘴递茶,这温柔体贴的举动看得所有少女狠不得推开白灵,直接坐在那个位置。

  这时,琴声已停,史玉嫣见慕容郁宸没再看向自己,便只得垂下双眸走回自己位置上,随着众人掌声落下,又上来其他少女去表演了。

  坐位上的史玉嫣,直紧扯住手中的丝巾,眸中不断扫向慕容郁宸的方向,似乎在犹豫,挣扎,却又有几分期望。

  若是…若是真能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