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神无双

第九十九富贵险中求!

帝神无双 乱世笙歌 2080 2017-06-20 06:15:00

  血阳天死死地盯着林辰手中的剑鞘,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仿佛远古的战鼓咆哮!

  血阳天不敢确定林辰手中的剑鞘到底是是什么级别的兵器,但他可以肯定,能够爆发出这么强的威能,还引来了雷劫,它至少是圣器!

  不过一想到这里,血阳天就是一阵后怕,若不是苍灭剑剑鞘的威能远远地超出了凡界的限制,那道雷劫帮他抵挡住了那致命一击,如若不然,只怕他现在早已是灰飞烟灭了!

  虽然血阳天甚至怀疑林辰手中的剑鞘是帝兵,可也仅仅是一丝丝幻想罢了。

  虽然上品皇器乃至于极品皇器血阳天又不是没有见过,它们所具有的威能远远不能与林辰手中的剑鞘相提并论!

  开玩笑,那些皇器、圣器在苍灭剑剑鞘面前,简直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但血阳天又觉得这不可能是帝兵,林辰一个凡界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有帝兵,帝兵又不是大白菜,何其稀少?圣器的话倒是还蛮有可能的!

  血阳天就这样想着,可忽然之间,他轻轻地战栗了起来,只感觉全身的血液凝固了一般,浑身发冷,如坠冰窖!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血阳天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林辰或许是有大背景的人!

  无论是他惊艳绝伦的天赋,还是强大无双的肉身,又亦或是等级极高的战技,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凡界之人所能拥有的!

  更重要的是林辰手中的圣器!

  一个凡界的世家弟子怎么会拥有圣器?!!!

  要知道,就连诸天神界当中的那些超级家族中的弟子都没见谁拥有圣器的!

  更何况,林辰才仅仅破空境九重的修为,连圣器万分之一的威能都发挥不出来!

  拿着圣器又有何用?因为,催动不了啊!

  可血阳天转念一想:“不对啊!若是催动不了的话,那刚才的那道攻击是怎么回事?!”

  血阳天缓缓地打了个寒颤,想到刚才差点儿要了他的命的那道攻击,依旧是心有余悸!

  可血阳天哪里又知道,苍灭剑剑鞘乃是真正的帝兵!威力岂止是圣器的万倍?!

  即使是万分之一的威能都可以碾压他!

  更何况,苍灭剑乃是林辰的佩剑,使出刚才那种程度的攻击还要用灵力来催动?!

  只需挥挥手即可!

  但这些血阳天不知道,也根本不敢往这方面去想,可林辰拥有圣器是事实。

  那么,林辰只有是天尊境强者的后代才说得通!

  因为只有天尊境的强者才舍得将他们多余的圣器给予他们的后代,让他们当做保命的底牌!

  既然是底牌,肯定会考虑到他们的后代因为实力不够无法催动圣器,那么定会交给他们一些法决什么的,就像血阳天将骷髅鬼杖交给乘风那样,还交给乘风催动骷髅鬼杖的法决。

  可林辰为什么又会来到凡界?!

  是来历练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以林辰现在的实力,凡界之中还有地方能够困住他?

  既然如此,那也就起不到历练的效果。

  “那难道是下界来避难?!”

  血阳天依旧是在绞尽脑汁地思考着,经过先前的遭遇,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血阳天不动,林辰也就不动,经此一役,林辰明白若是他在动用帝兵的话,无论威能多么恐怖,这天地规则依旧会降下雷劫来抵挡他的攻击,动用帝兵还对他的身体危害很大,说不好第几次动用的时候他的肉身又要崩溃了。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除非林辰是个傻子,否则谁会干?

  不过,在血阳天思考的同时,林辰也是在思考,他是在思考为什么血阳天不对他出手了?

  是怕了吗?还是说另有隐情?

  血阳天望着林辰手中苍灭剑剑鞘,贪婪地舔了舔嘴角,声音扼制不住地颤抖着:“圣器,那可是圣器啊!若是,若是我能得到他,那恶鬼域我还需忌惮谁?!”

  血阳天贪婪的本性战胜了恐惧,从他的话中隐隐约约可以听出来,在血阳天的地盘应该是还有宗门与血阳天作对,甚至连血阳天都要忌惮几分!

  所以,林辰手中的苍灭剑剑鞘血阳天是势在必得!

  但他还是有些迟疑,忽然,血阳天望见了远处虚空中的乘风!

  他身形闪动,便是来到了乘风面前!

  血阳天面带微笑地望着乘风,开口道:“乘风,你来给老夫说说,这个林辰到底是什么来历!”

  乘风望着血阳天,眼中有些许惊恐,他已经是不止一次地看到血阳天残忍的一面了,按理来说应该是习惯了。

  但没次面对血阳天的时候,乘风心中就会扼制不住地升起一股恐惧感!

  特别是荡血阳天对林辰说出“若是你想,这少宗主的位置也是你的!”这句话是,乘风内心的恐惧更盛了几分!

  他颤颤巍巍地说道:“师尊,林辰的出生与我相仿,也是皇室之人,他的母亲……”

  乘风详细地跟血阳天讲述了林辰的来历,可越详细,血阳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皇族之人?父亲是偏远地区的世家之人?这怎么可能?那他的天赋!他的肉身!他的战技!还有他的……圣器是怎么来的?!!!”

  血阳天不相信,但他知道乘风不可能也不敢骗他!

  这让他有些迷茫了!

  “难不成,这些仅仅是这小子的机缘?!”

  血阳天不敢相信,他知道上天的公平的,有舍才有得,活了这么多年,与敌人暗地里勾心斗角无数回,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血阳天沉思了一会,忽然猛地一抬头,双眸之中爆射出一片森寒的神芒!

  刚才血阳天忽然想到,与林辰战斗到现在,林辰都有好几次差点儿陨落,却没有人来救他,按理来说,若是林辰真是来自神界大家族、大势力的弟子的话,应该会派人前来保护才行!

  血阳天摇了摇头,这件事有太多的疑点了,那既然如此,何不赌一把?

  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

  血阳天也不再去多想,便是立刻朝着林辰攻来,双手不停地捏动着法决,他在赌!赌林辰会发动圣器,来抵挡他的攻击,甚至是主动攻击他。

  那时候自会引来雷劫来帮他防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