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悠然人生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个笑话

重生之悠然人生 晨光路西法 2083 2017-03-21 09:13:58

  狗熊当然是笨死的。

  如果你太在意别人的看法,那么你的生活将会变成一条裤衩。别人放什么屁,你都得接着。

  尽管我们其实都知道,所谓人生,其实说白了就是被父母生下来,然后努力的自己活下去。

  这里面或许有的人会顺风顺水,有的人会命途多舛,但不管怎么样,终究还是要生存的。

  当然,有时候生活会给我们出很多选择题,有的人选择了逆流而上,有的人则选择了顺其自然。

  逆流而上的,自然是不甘于平凡寂寞的生活,而顺其自然,其实也未必就是随波逐流之辈。

  所谓顺其自然是指在竭尽所能以后不强求结果,而并不是逃避和偷懒。

  段旭无疑不是那种逃避和偷懒的人,所以他在大部分时间里,虽然看似顺其自然的生活,却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一个人最难得的,大概就是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努力去追求。

  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或许会遇到很多磨难,但如果成功了,人生就会圆满。

  而如果失败了,或许就真的会沉沦。

  就如同丁建军和王玉,抛开一切在一起,如果幸福了,多年之后人们提起他们,会被冠以真爱的名义。而如果不幸福,或者他们最终分开了,那两个人,就真的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了。

  所以说,有时候人生的命运,其实就是一场赌博,筹码就是每个人的岁月。

  买定离手之后,剩下的就要各安天命了。

  “老段,你打算考哪个学校?”

  好不容易有一节体育课,几个人没有去操场踢球,而是一起来到了学校的天台。

  四月份的京城,气温已经回暖了,所以即便是坐在天台上吹风,也感觉不到什么冷飕飕的滋味,反倒是有种舒爽的感觉。

  邵帅开口对段旭问了一句,其实这也是张野关心的话题,毕竟这段时间,段旭的成绩蹿升的太快,俨然已经是学年里成绩最拔尖的那群人之一了。

  “还在考虑。”段旭耸耸肩回答道。

  他并不是敷衍邵帅,而是真的还没有考虑好,毕竟大学这件事不仅仅关系到自己的前提,也关系到未来的布局。

  凡是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于段旭而言,他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也明白一旦进入大学之后,自己需要面对的是什么。

  人们常说生活之美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沿途经历一段美好的风景之后,结果就不重要了。

  这话是没有错,可是在段旭眼中看来,如果连结果都不美好,那过程再美丽又有什么意义呢?

  辛辛苦苦奋斗半辈子,最后一无所有的离开这个世界,这种美好的结果有什么用?

  两个人相爱相知,山盟海誓,结果到最后却分道扬镳,各自寻找他人的怀抱,这样的爱情有什么用?

  狗屁的享受过程!

  对于段旭来说,他的人生座右铭,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会让给别人。想要老子的东西,有本事自己来抢!

  “考虑什么,要我说,你就去青华或者京大。”张野趴在栏杆上,看着操场上的人,头也不回的说道。

  “为什么?”段旭没有说话,邵帅却奇怪的问道。

  张野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老段这个成绩,不去青华和京大,去哪里?”

  青华大学和京城大学是国内最好的两所大学,每一个学生都把进入这两所大学作为目标,在张野看来,段旭理所应当也是如此。

  段旭轻轻的笑了笑,摇摇头说道:“也不一定非要去这两个地方。”

  他这是实话实说,对于自己而言,名校肯定是要去的,但问题在于,有的名校未必会适合自己。

  青华大学也好,京城大学也好,段旭估计,他们都未必会允许自己这种特立独行的学生存在。

  别的不说,段旭可没打算做一个每天老老实实在学校里面上课的乖宝宝。

  “好吧,也就你这种学霸才敢说不一定去。”张野和邵帅对视了一眼,无语的说道。

  学习成绩好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别人费尽心思才能去的学校,段旭可以随随便便的去挑选,而不用担心自己能不能考进去。

  段旭笑了起来:“你们俩,够了啊,说的好像你们考不上好学校一样,咱们京城跟外地比起来,录取率可是高多了。”

  几个人顿时笑了起来,想想外地的同龄人,他们自己也忍不住一阵无奈。

  华夏的高考地域差别,一直以来就存在,从古代的南北差异,到如今的区域保护,谁也没有办法去改变。

  以京城的考生为例,只要高考成绩不是那种差到惨无忍睹的地步,基本都能考一个不错的大学。可那些外地的学生,辛辛苦苦考了五六百分,却有可能和心仪的大学擦肩而过。

  “对了,你们听过一个笑话么?”段旭忽然开口对邵帅和张野问道。

  张野一愣神:“什么笑话?”

  “寒风呼啸的京城,万千灯火中的一点明亮下,一个孩子正拿着数学作业立于书桌一旁。”段旭缓缓开口说道,脸上的表情相当严肃:“孩子,真抱歉。”

  已埋头于书桌前许久的父亲,抹了抹额上渗出的汗珠:“现在的题目,比以前真难了不是一点点……”

  “爸,你可是青华毕业生啊……”

  父亲尴尬一笑,笑中有愧。

  这时,家中的保姆恰巧经过桌前,一瞥桌前的卷子,顺手抄起一支笔,文字、数字像蝼蚁一般在草稿纸上排起队。

  “你还是继续去忙你的吧……”父亲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脸上带着不屑。保姆不答,面上毫无表情。

  须臾,题得解,父亲看着草稿纸上精妙而富有条理的解题,面上满是惊愕,“莫……莫非,你老家是……”

  “SD保姆答,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噗!

  这个笑话一讲完,张野和邵帅全都绷不住了,两个人一起趴在栏杆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太,太有意思了。”

  张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声的说道。

  邵帅也是捂着自己的肚子,好半天开不了口,因为光顾着乐了。

  段旭耸耸肩,对于这两个家伙的低笑点实在是一阵无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