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六十三章 成全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60 2017-02-27 13:51:27

    微光的要求易警言少有没答应的,在一起前是这样,在一起后更甚。微光要给易警言洗澡的愿望最终还是得以实现了,只不过头发洗了还没一半,衣服已然是全湿了,易警言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易警言每周过来一次已成常态,微光正好周五下午没课,每每上午刚刚下课,便迫不及待的往公寓里跑,眼巴巴的就等易警言过来。  

  航班晚点,易警言到的有些晚,担心微光等自己等的着急,易警言刚落地便给微光去了一个电话,结果没人接,尽管知道微光一定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才没接自己电话,但他还是无法忽视心里的那份担心。  

  易警言一道紧赶慢赶的到了公寓,好不容易赶回了家,结果就看见微光盘坐在沙发里,歪着头睡的正香。  

  电视上正播放着热闹的综艺节目,欢笑声不断,季微光穿着宽松的米色毛衣,在灯光的映射下整个人分外的温柔,大概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有些微湿,被她尽数拨到了脑后,水分未尽,正滴滴答答的滴着水。见微光安然无恙,易警言原本微有些悬着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  

  轻手轻脚的将行李放下,易警言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将电视关掉。视线投到微光润湿的长发上,易警言习惯性的皱了皱眉,转身去了卫生间。  

  顺手拿起吹风机,刚折返身,又想到吹风机的声音有可能会把微光吵醒,到底是回身换成了毛巾。  

  易警言刚把微光的发梢纳进手上的干毛巾里,还没等动作几下,微光却是醒了。  

  季微光原本就因念着要等易哥哥,睡的就不大深,尽管易警言的动作已然放到了最轻,微光却还是醒了。  

  下意识转头,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尽管刚从梦中转醒思绪还有些混沌,却还是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依赖的笑容:“易哥哥。”  

  “怎么在这睡着了?头发也不吹干。”易警言停下动作。  

  微光半转身趴在沙发靠背上:“我本来在等你的,结果等着等着我也就不知道怎么睡着了,易哥哥,你在帮我弄头发呀?”  

  “等着。”易警言去了卫生间将吹风机拿出来,在靠近插座的单人沙发上拍了拍,“过来。”  

  季微光乖乖的挪过去,坐好:“易哥哥,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易警言想到微光要等自己,一定也是没吃,便有些担心,“是不是饿了?”  

  “没有,我是想等会我们出去吃吧,顺便去看个电影,好不好?”  

  最近刚上映一个美国大片,影评不错,因着季寒这周跟着他教授出去参加比赛了,穆子瑶磨着她要去看这个电影好久了。奈何微光早就想好了要等易警言周末过来一块去看,死活没答应,因着这,还被穆子瑶念叨着重色轻友念叨了好久。  

  “好啊。”  

  易警言没问是什么电影,想也没想便答应了,左右他在乎的一直不是看什么类型的电影,而是那个和他一起看电影的人。  

  “易哥哥,把我手机递给我,我来买票。”微光迅速的找好影院,“现在六点,我们买这个吧,九点十分的,怎么样?还有时间好好吃饭。”  

  说话间,易警言已经将微光的头发吹干了,收起吹风机:“好,去换衣服,我们出去吃饭。”  

  吃过饭,时间还早,离电影放映的时间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两人手牵手的慢悠悠晃到影院,易警言扫到等待区的空位:“你先去那坐着,我去取票,还要爆米花和可乐吗?”  

  “要。”季微光一口答道,却不去坐着,“我和你一起。”  

  正好周五晚上,时间点正好,电影院的人也是不少,易警言看了一眼排队的人:“你坐那等着就行了,乖。”  

  “不要,我想和你一起嘛。”季微光攀着易警言的手臂不松手。  

  被微光的撒娇打败,易警言松口,却还是故意说道:“那等会可能就没座位了哦。”  

  “有什么关系,反正等会就看电影了嘛。”  

  从易警言手里接过可乐,微光便乐不可支的喝上了,刚抬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微光“哎呀”一声,停住了步子。  

  “怎么了?是不是可乐太冰了。”微光一向喜欢喝冰可乐,虽然现在已然初春,到底还是有些凉的,刚刚在加不加冰的问题上,两人就争了半天。  

  “不是。”微光手捧着可乐,愁眉苦脸,“我袜子掉了。”  

  微光脚上的这双鞋稍微有些大,偏偏今天又穿了一双刚刚扣住脚后跟的短袜,这一走一蹭的,袜子终于抛弃了脚后跟,投入了脚掌的怀抱。  

  季微光将可乐递给易警言:“帮我拿一下。”  

  刚从队伍中脱离出来,周边人流量还比较大,易警言牵着微光走到相对人少的角落,以防行人走动间的碰撞,这才将另一只手上的爆米花递给微光,自己却是自然的蹲下了身子。  

  “要是站不稳,就扶着我的肩。”  

  微光在易警言递过来爆米花的时候,原本还在纳闷他是想要干嘛,听得这句,总算是明白了他的意图,控制不住的笑了,声音透着满满的活力:“没事,我能站稳。”  

  易警言给她穿好袜子,再套上鞋,又询问了另一只脚的情况,这才站起身接过爆米花,又朝着微光伸出一只手,示意她牵住:“走吧。”  

  易警言的手大而温暖,微光笑着握住:“易哥哥,你说巧不巧,我前几天刚看完的一本小说,里面的男主也给女主穿了袜子,你猜他俩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怎么样了?易警言看向微光,却见她笑的狡黠,一脸的意味深长。  

  从来微光的鬼主意都是一套一套的,易警言不答反问:“后来怎么样了?”  

  “当然是在一起啦。”微光笑着凑近易警言,“易哥哥,你以为我要说什么?是不是以为我会说他们分手了?男的都帮女的穿袜子了,怎么可能分开嘛。”  

  季微光一向信奉以歪理服人,不过好在最后一句话明显取悦到了易警言,倒也不计较她这点歪理了。  

  微光半靠在易警言身上,笑的花枝招展的,视线不经意的往旁边一扫,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好拐过转角去。  

  咦?赵子轩?他怎么会在这?但随即一想也有可能是自己看错了,短暂纳闷后也就没当回事,抛到了脑后。  

  季微光遇到易警言,就如同鱼遇见了水,那小心情,简直不要太滋润。  

  最重要的一点,易警言这周三正好在这边有个工作会议,索性就留了下来,等结束了会议再走,微光顿时就像那弥勒佛,成天笑哈哈的,上扬的嘴角简直快要跑到耳后,拉都拉不回。  

  但季微光是谁呀,她可是个傲娇的小姑娘。  

  从易警言嘴里听得这个消息,微光小脑袋一扬,对他们公司的未来前途表示很是担忧。  

  “你们两个老板都这么假公济私不务正业的,还有钱赚吗?员工不抗议啊?”  

  易警言神色未变:“事事亲力亲为的不是老板,归于幕后调控指挥的才是。再说,我这也算是成全了你哥。”  

  易警言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微光的好奇,整个人就凑了过来:“为什么这么说?”  

  “工作上脱不开身,才有逃离相亲的借口。”  

  微光一听顿时乐了,嘴上却是嫌弃道:“咦,你们心机好重,我要告诉妈妈。”  

  易警言将人搂进怀里:“你哥日子过得不容易,咱们就成全他一下吧。”  

  毕竟,成全他也是成全自己啊。  

  微光笑倒在易哥哥怀里。  

  但是,还是好想看到亲哥吃瘪的样子啊……  

  “相亲有这么恐怖吗?”每天都有不同的美女陪你吃饭聊天,应该是很赏心悦目的呀。  

  “这个嘛……”易警言装模作样沉吟片刻,“你可以试试。”  

  “我才不要,我有你嘛,再说了,我去相亲,你该多伤心啊。”  

  “若是担心怕我伤心那倒没关系,你尽管去,我保证不伤心。”  

  “你敢!必须伤心!”季微光顿时掐腰瞪起一双大眼睛,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易警言笑着将逃出的人又纳入怀里,无比深沉:“嗯,我伤心,伤心坏了。”  

  季微光脸上明晃晃的写着幸福二字,这让男朋友外出比赛归期尚远的穆子瑶情何以堪?赤裸裸的鄙视嫌弃了微光半天,穆子瑶到底是没敌过体内强大的八卦因子,嫌弃了没两秒,又拉着同样八卦的微光尽情道起了八卦。  

  “你知不知道,霍雅兰要出国了。”穆子瑶一脸的神神秘秘。  

  “出国?”微光倒是没惊讶太多,“现在出国不是挺正常的嘛。”  

  穆子瑶一副你不知道的表情:“不一样,你猜她是因为什么出国?”  

  “因为什么?”季微光想到一个可能,有些不敢相信的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是吧?她……赵子轩?”  

  听到自己早就放到了嘴边的那个名字,穆子瑶痛快的一拍手。  

  “对了。”穆子瑶刚提起话头,突然又停下了,向微光确认道,“那个,赵子轩……你应该心里没有不舒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