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六十二章 毕业就结婚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83 2017-02-26 15:29:37

    “妈妈。”季微光见季母推门进来,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爸他是不是不同意我和易哥哥的事啊?”  

  “怎么会。”季母给她定心,“你爸啊,就是从小养到大的闺女现在谈了恋爱,快成别人家的了,心里不过气呢,没事,你明天在他跟前好好撒撒娇就行了。”  

  “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们的。”  

  “没事,正常,想当年,我也是和你爸爸谈了快两年,这才和家里说。”季母拍了拍她的手,“这么一说,难怪那天我看那照片就觉得有些眼熟。”  

  季微光一说,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季母见状也是笑了:“时间不早了,早些睡吧。”  

  “嗯,妈妈晚安。”  

  得了季母的指点,微光第二天早早的就起床了,不仅给季父泡好了他最爱的龙井,还去买了他最爱的小笼包做早点。  

  季微光忙上忙下,跑前跑后,绕着季父一个劲的献殷勤,撒娇又卖萌,硬是把那一指钢献成了绕指柔。  

  “行了行了。”季父终于松口,“晚上把你易叔他们给叫过来吃顿饭吧。对了,你易叔知道你俩的事嘛?”  

  微光默然两秒,点了点头,季父一见她点头,这一口气啊,瞬间堵在心口上不上下不下。  

  老易这人,也忒不够意思了。  

  季易两家统共三个孩子,现在一下子解决了两个孩子的大事,就只剩下了季承曦这个孤家寡人,顿时相亲的炮火,全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去了。  

  这悲伤,是怎一个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啊。  

  好在,因是春节,勉强让他有个喘息,不然,估计他真的又要离家出走一次了。  

  “微光啊,一年不见,我想死你啦。”  

  季微光刚到学校,便遭到了穆子瑶一个猛扑熊抱。穆子瑶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两圈,顿时一阵哀嚎:“不是吧,过了个年,你竟然没长胖?”  

  “嘿嘿,减了五斤。”  

  “我去,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穆子瑶接过她手里的箱子,“你自己来的?”  

  “不是,我哥他们送的我。”  

  “那人呢?”穆子瑶往后面望了两眼。  

  “走了啊。”季微光看穆子瑶还在往后面望,笑着拉了她一下,“好了,走吧,我都快饿死了。”  

  “知道了。”穆子瑶赶紧跟上去。  

  穆子瑶拿生菜包了好大一块烤肉塞进嘴里,有些含糊不清的开口:“对了,你知道吗?赵雨和那个主席分了。”  

  “分了?那主席今年好像也要毕业了吧。”  

  穆子瑶点点头,将嘴里的东西咽了进去:“不过他们不是因为毕业季分手,听说啊,是那主席交了一个新女朋友,好像是大一的。”  

  季微光兴致缺缺:“随便吧,反正跟我们也没多大关系。”  

  “对了。”微光将烤好的肉尽数夹到一边,“你和季寒又怎么了?我看他在朋友圈发的内容很是高深啊。”  

  “还能怎么,冷战呗。”穆子瑶见微光张口欲说些什么,赶紧为自己申辩,“这次可不是因为我矫情啊,也不知道他抽什么疯,总之,这次我可是不会妥协的。”  

  “我的大小姐,你哪次妥协过啊,这次是因为什么?他惹你生气了?”  

  “也不是。”穆子瑶想了想,干脆放下了筷子,“我俩前两天不是去看了个电影嘛,里面的男女主角是大学毕业结婚,我就只是随口感叹了一句,结果他就说什么我们毕业后也直接结婚,那我当然说不嘛,结果他就说什么我不想嫁给他乱七八糟的,就这么冷战了,你说好不好笑。”  

  季微光总算知道为什么都说情侣间吵架往往都是因为一件小事了,也是头疼,还好她和易哥哥从不吵架:“其实,我觉得毕业后就结婚也挺好的。”  

  穆子瑶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不是吧,那让你毕业后立刻和易大哥结婚,你愿意?”  

  “只要易哥哥答应,我没什么不可以的啊。”  

  穆子瑶一阵语塞,片刻才说:“算了,我和你说这个干嘛,你想嫁给你易哥哥都好些年了。”  

  “子瑶,我觉得吧,季寒既然有心想到说毕业后结婚这事,说明他心里是真的有你啊。”  

  “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好不好。”穆子瑶摊了摊手,“我和你不一样,你和你易哥哥从小就认识,感情基础不知多深,可是我和他,交往的时间连一年都不到,我知道他对我好,我也很爱他啊,但是结婚,我真的想都没想过,再说了,我也不是说不想和他走下去,我只是觉得现在谈论结不结婚,什么时候结婚也太早了吧,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结果他还给我闹脾气,有必要嘛。”  

  听了穆子瑶的话,季微光也觉得很有几分道理,点了点头。  

  见她支持自己的观点,穆子瑶更是来了吐槽的兴致:“你说我和他现在的确是很好,但恋爱本就是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可是结婚就不一样了,面对的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每天都是些生活琐事,谁能保证以后也会这样好,而且,以后的事谁知道,说不准我和他还走不到毕业呢。”  

  “你这话也和季寒说了?”  

  “当然没有,我又不傻。”穆子瑶叹口气,“你和你易哥哥会因为这种事情冷战吗?”  

  “你都说了,我们的情况不同嘛。”  

  “也是,算了,我也不管了,反正我是不会先低头的,我又没做错什么。”  

  “那你就这么一直冷战?”  

  穆子瑶无所谓的开口:“最多也就冷这么两天吧,他要真因为这事一直冷战下去,那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  

  “好啦。”季微光给她夹了块肉,“找个时机你就服服软,爱情本就是你来我往的,这次你哄哄他,下次他让让你,别让这些小事伤了感情。”  

  “再说吧。”穆子瑶不想说这个了,“我们不说这些,说点好玩的吧。”  

  季微光和穆子瑶聊着八卦,说了个尽心之后这才手挽手的回宿舍,结果到了宿舍楼底下却是遇见了一个熟人。  

  穆子瑶几乎是看到季寒的第一时间就笑了,但看到季寒转身看过来的瞬间,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嘴上傲娇着:“你怎么过来了?”  

  季寒看了看穆子瑶,又看了看旁边的微光,笑了笑。  

  微光GET到他的意思,笑着开口:“那我先上楼了,你们慢慢聊。”  

  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冷战呢,结果人一来,笑的眼睛都快不见了。  

  季微光在心里偷偷的笑,和季寒打了个招呼,麻溜的上楼了。  

  易警言是开学一周后过来的,顺带过来的还有一个季承曦,易警言隔三差五的过来已是常态,微光并不感到惊奇,只不过……  

  “哥,你怎么来了?”  

  “出差。”季承曦言简意赅,这语气嘛,很是有些不好。  

  季微光不欲与他一般计较,转头去问易警言:“易哥哥,他这是怎么了?”  

  “被相亲逼的。”  

  原来如此,季微光顿时了然了,难怪对着自己没个好脸色呢,毕竟母上大人张罗着要给季承曦安排相亲的时候,微光很是支持热衷的,中间还给出了不少力呢,可不就是造成季承曦水深火热的帮凶嘛。  

  微光偷偷吐吐舌,不说话了。  

  只不过从来没见着哪一个公司,老板成天出逃的,这次还两个一起,也真是辛苦了那些员工。  

  公寓是两室一厅,有一间是微光的,季承曦便只能和易警言共挤一室。只不过,季承曦原本是逃过来散心的,结果心没散开,反倒更是塞了几塞。  

  可怜他陷在相亲的泥潭里水深火热,这俩却还在他眼前郎情妾意,怎一个忍字了得。  

  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季承曦才跟过来没两天,便又卷着行李回去了。  

  “易哥哥。”微光跳上沙发,指着胳膊上的一个红疙瘩,可怜兮兮的开口,“我被蚊子咬了。”  

  “蚊子?”易警言闻言握住她胳膊看了看,“这个时候怎么就有蚊子了,痒不痒?”  

  “痒。”  

  易警言食指轻轻的在那颗小红疙瘩上抓了抓:“那蚊子呢?”  

  “跑了啊,哼,还吸了我那么多血。”  

  “下次看见它,我给你报仇。”  

  微光乐开了,抽回自己胳膊:“蚊子长的都一样,你能知道是哪一个嘛?”  

  “咬了你,当株连九族,一个一个杀下来,总能杀到正主身上。”  

  “要不要说的这么血腥啊。”  

  易警言也笑,伸手将微光揽进怀里:“让我抱会。”  

  微光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我不让你抱你就不抱了一样。”  

  “那你让不让我抱?”  

  “你不是抱着呢嘛。”  

  微光躺在易警言怀里,玩着自己的手指,突然心生一想:“易哥哥,要不然我今天晚上帮你洗头发吧,好不好?”  

  “洗头发?怎么突然要给我洗头发了。”  

  “嘿嘿,刚看了一部韩剧。”提到韩剧,微光的眼睛都放光了。  

  易警言皱了皱眉:“少看点韩剧。”  

  都说看一部韩剧换一个老公,这一部部韩剧看下去,得换多少老公啊。  

  “放心啦,你永远是我的最佳男主角。”微光一点就通,马上就开始讨好卖乖表忠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