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六十一章 岳父大人很心伤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275 2017-02-23 11:28:02

    今年放假比较早,微光原本想着去兼职,奈何家里人都不同意,在家闲着实在无聊,微光一计不成另生一计,趁着季父在家,微光便磨在他身边学起做菜来了。  

  季承曦和易警言在没有第二个选项的选择下无奈成为了微光的试菜工,每天都要忍受微光最新研制的新型菜式的荼毒,好在微光不算是朽木不可雕,坚持不懈的学习之下,总算是有了那么一点成效。  

  虽然进步不大,但有进步的迹象,已然给季承曦和易警言带去了希望。  

  一个是微光的亲哥哥,一个是微光的男朋友,小姑娘热情这么大,学习劲头如此足,作为亲哥哥和男朋友的他们,怎么能残忍的打击她的信心呢?  

  有这么一丝希望已然是足够了,至少他们不至于绝望啊。  

  季微光一直都对做菜挺有兴趣的,只不过之前太懒,一直不愿意学,好不容易心血来潮做两次,还被季承曦嫌弃的一点热情都没了,现在有人教,微光是越学兴趣越大,很有些乐不思蜀的味道了。  

  微光在那边切菜切得热火朝天全神贯注,浑然不觉季父已经盯着她脖子瞧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季父越瞧越觉得她脖子上挂着的那个戒指眼熟的不得了,思索再三,季父状似不经意的开口:“微光啊,在学校有没有个喜欢的男生啊?”  

  “没有啊。”微光眼睛忙着手头下的事情,“爸,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啊?怎么啦,嫌弃我,想把我早点嫁出去啊?”  

  “这孩子,说什么呢?哪有父母嫌弃自己孩子的。”  

  微光笑开了:“我还以为你嫌弃我了呢,放心啦,你家闺女好着呢,喜欢我的人排出老远呢。”  

  “一天到晚尽没个正形。”季父在旁边看着给微光打着下手,话题一转又到了易警言的身上,“你易哥哥的女朋友,你见过了吗?”  

  “没见过啊。”  

  提到这事微光就不自觉的心虚,不自觉的就楞了一下,不过倒是反应很快的遮掩了过去,只不过,季父一直看着她,微光细小的动作全被季父看在了眼里。  

  季父心里一个咯噔,暗道坏事了,瞬间也就没了教微光做菜的心思。  

  “你自己先做着,我去休息会。”  

  “哦,知道了。”  

  季父回到房间,季母正在翻译资料,见他进来了,倒是有些奇怪:“你不是在教微光做菜吗?这么快就完事了?”  

  “哦,她正做着呢。”  

  季母见他神色不对,放下手头上的资料:“怎么了你这是?哪不舒服?”  

  “哦,没事。”季父定了定神,“对了,警言那女朋友,你见过吗?”  

  “人倒是没见过,不过倒是看了一眼照片,看着不错,怎么了?”  

  季父听得季母这么说,心才定了定,也觉得自己听风就是雨,想太多了。  

  “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没事。”季父笑了笑,“你忙你的去吧,我躺躺。”  

  季微光浑然不觉自己和易哥哥的事情差点就被火眼金睛的季父给发现了,正乐滋滋的把刚做出来的饭菜打包,要给季承曦和易警言给送去呢。  

  微光给季母说了一声,说好晚上不用给自己留饭了,便拎着饭盒打车去了公司。  

  虽近年末,但公司却正忙着,今年季承曦公司一连接了好几个大案子,总算是把公司的名号给成功打了出去,随之而来的,除了源源不断的利润还有怎么忙也忙不完的工作。  

  季微光到的时候,易警言和季承曦正在开会,微光也不去吵他们,自己去了办公室,找微波炉把饭菜热好了,就等他们忙完好吃饭。  

  “今天这排骨不错啊。”季承曦又夹了一块,“你做的?”  

  “不我做的还你做的啊。”微光说着起身去给两人泡茶,结果一看自己前两天给买的咖啡就已经给喝完了,“你们这是把咖啡当饭啊,这才几天啊,就喝完了?”  

  季微光将茶递给他俩:“咖啡喝多了不好。”  

  季承曦扒了一口饭,赶紧甩锅:“都是你家那个喝的。”  

  季微光看了一眼易警言,易警言正好吃完,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这才看向季承曦:“我下午要出去一趟。”  

  “出去?去哪?”季承曦初时没能反应过来,后来总算明白了,却只觉得心口中了一箭,“约会?算了,快走快走,省的碍我眼。”  

  微光托着腮花痴的看着易警言开车,突发奇想:“易哥哥,要不我去考个驾照吧?”  

  “考驾照?怎么想到要去考驾照?”  

  “就,看你开车挺帅的啊。”  

  “那你就更不用学了,我天天开车帅给你看。”  

  季微光故作吃惊的捂住嘴:“天啊,你真的是我的易哥哥吗?”  

  “嗯哼,如假包换。”  

  季父洗完碗后和季母说了一声,便拿着外套准备出门去买瓶酱油,顺便散散心。不知怎么的,自从上午看见了微光脖子间戴着的戒指,这心就总乱乱的,静不下来。  

  尽管知道是自己想多了,但是……  

  季父心里复杂的很,只能暗叹一声,罢了,但愿是自己多想了吧。  

  易警言吃过饭送微光回来,微光腻乎着不想上楼,易警言也惯着她,两人便手牵着手就这么坐在车里,说着俏皮情话。  

  眼见着时间越拖越久,易警言摸着微光的小脑袋笑了:“好了,你要再不上去,阿姨该打电话找我要人了。”  

  “不要,我才不上去呢。”  

  “那怎么办,要不干脆和我回公寓好了。”  

  “那不行,我还要学做菜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易警言不开口了,只看着她。微光被他看的脸都红了:“知道了,我上去就是了。”  

  微光说着就要开门下车,却是被易警言给拉住了,还没等微光反应,易警言便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晚安吻。”  

  “晚安。”微光嘴角含笑,显然是满意极了,刚打开车门下车,转身就看见了站在门口没什么表情的季父。  

  “爸?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季微光心里一个咯噔,不用问单看季父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看见什么了。微光心里一阵一阵后悔,早知道刚刚就不要耍小性子了,干脆利落的上楼就好了。  

  其实今天下午她还和易哥哥说了这事来着,都商量好了年前找个时间和他们说了,结果……早知道就择日不如撞日,说了算了,也好过现在被当场抓包啊。  

  季微光胡思乱想的空当,易警言已经下了车,叫了季父一声,走过去,将微光的手纳入掌心,坚定的立在一旁。  

  季父看看微光,又看了看易警言,最后视线停留在两人紧握的手上好一阵,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酱油也不买了,背着手就往楼上走。  

  “都上来吧。”  

  微光和易警言相视一眼,也知道今天是躲不掉了,只能迈步跟着季父上楼。  

  “你不是去买酱油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季母正忙活着,就看见季父回来了,季父也不搭话,然后,季母就看见了跟着进门的两人,以及两人紧握的双手。  

  “这是……”  

  季母一时也无语了。  

  季父率先在沙发上坐下,似乎还有些心气未平,脸色很是不好看,还是季母先开口发问。  

  “这是怎么了?”  

  “妈妈,我……”  

  微光正欲将事情和盘托出,却被易警言抢过了话头:“季叔,季姨,我和微光在一起了。”  

  “在一起?”如若不是看见他俩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季母简直都要怀疑自己听错了,“不是,那之前那个……”  

  “什么时候的事?”季父突然开口插话。  

  “去年圣诞。”  

  “去年?”季父重重的哼了一声,脸色顿时更差,甚至还小孩子气的把头给转到了一边。  

  微光紧张的看了一眼易警言,易警言没看她,手上却是用力握了握,给她安全感。  

  “季叔季姨,其实这件事情我们一直想找个时机告诉你们,很抱歉现在才说,但我对微光是真心的,希望你们能答应我们交往。”  

  “哼!”  

  季父依旧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季母偷偷捏了一下季父,这才开口:“警言啊,阿姨知道你是个好的,你和微光的事……”  

  季母话没说完,季父却是怒气冲冲的一挥衣袖,径直往房间去了。  

  季父自顾自的回了房间,仍有些气闷,没过多长时间,季母便进来了。季父回头看了一眼,见是季母,别过了头没说话。  

  “行了,你这是在干什么呢?让两个孩子心里多不舒服。”  

  “我心里还不舒服呢。”  

  季母闻言,倒是一下子笑了出来,坐了过去:“你心里这又是怎么不舒服了?”  

  “哼!”  

  “行了,还有完没完。”季母瞪了他一眼,“平时你不是挺喜欢警言的嘛,现在这样,多好。”  

  “好什么好,微光才20,急什么急,要是别人还好,偏偏是警言,这……”  

  季父越说心越伤,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季母倒是突然明悟了他的心思,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原来你是因为自己养大的女儿被别人带走了生闷气啊,哈哈哈,好啦,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你还能把微光天天护在怀里啊,这警言也是我们从小一块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对微光也好,易家那口子也是个知礼的,也不用担心什么婆媳问题,挺好。”  

  “哼。”季父又重重哼了一声,转过身子,“你说今天要不是我正好碰见,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们说。”  

  季母不想和季父这么乱扯下去了,拍了拍他:“好了,差不多得了啊,我去看看微光,你也是,还说爱女儿呢,你这脸臭臭的,让微光看着心里多不舒服啊。”  

  季父看了一眼季母,叹了口气:“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