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六十章 兴师问罪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106 2017-02-22 14:42:04

    “怎么的?还真和你家易哥哥吵架了?”穆子瑶眼珠滴溜溜一转,“说,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没有。”  

  “不可能。”穆子瑶很是确定,要不是易警言惹她不高兴了,就依着微光那性子,她会如此安稳的在学校待着?  

  “真没有。”季微光脸一红,捂脸,“哎呀,你别问了。”  

  季微光是真的没有生易警言的气,她只是自己不好意思了而已。  

  季承曦撂挑子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自然要轮到易警言休息休息了,毕竟他因着工作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和微光好好见面了。  

  嗯,伦敦那段时间是不能算的。  

  原本是个平静无波悠闲自得的夜晚,却恰恰好微光刷微博看见了个好玩的事,然后就抱着手机打算去与君共享,却正正好那君正在自个房间换衣服,还万分罪恶的没有锁门。  

  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微光吓得把手机都给扔了。  

  虽说上一次她撞见易哥哥换衣服的时候,的确因自己反应过快以致于没能好好欣赏欣赏而感叹了一番,但是,也不带这样玩的啊……  

  微光不好意思了,打死也不肯回公寓住,易警言真是一千个一万个委屈,明明被看的是他啊……  

  不过还好,微光还是愿意见他的,不然,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最后连女朋友的面都没见上几次,他真得呕死去。  

  伺候着明明害羞却不愿承认的傲娇小姑娘吃好喝好,易警言总算开口问道:“等会去哪?”  

  “学校。”  

  “不回公寓?”  

  季微光下意识的便回避了易警言的视线:“嗯。”  

  “好吧。”易警言突然转了一个话题,“微光,你还记得上次你在伦敦说的话吗?”  

  “什么话?”这个问题是真把微光给问住了,她说了那么多话,怎么知道是哪一句。  

  “你问我,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  

  “你想到了?”季微光的眼睛瞬间亮了。  

  眼瞅着易警言的生日又近了,微光为了这份生日礼物真是绞尽脑汁苦苦思索了好久,要么就是自己已经送过了的,要么就是不合自己的意,上次在伦敦微光也是找了好久,到底是没找到自己满意的生日礼物,于是,晚上回了酒店,她便开口问了易哥哥,只不过那个时候,易哥哥是没给她答案的,难道现在他有想要的了?  

  眼见小鱼上钩,易警言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点了点头,就等某人开口问。  

  “什么什么?快告诉我。”  

  “回公寓住。”  

  “哈?”  

  易警言见微光的反应这么大,脸色立马就阴了:“你不答应?”  

  “啊?不是,只是……”季微光吞吞吐吐,“我马上就要考试了。”  

  她本来去伦敦就落了课,虽说考试也能过,但她可是奔着奖学金去的,只有六七十分她可不满意,住在公寓好是好,但离学校总归是有段距离,每天这么来回跑,多浪费时间呀,而且她马上要来的两场考试都是早上八点半的呢。  

  “好吧。”易警言轻易的就妥协了,还没等微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易警言已经牵过了她的手,“走吧,我们去吃饭。”  

  明明是季微光自己不要去的,但是易警言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微光反倒心里酸酸的不高兴了,其实他要是再劝两下的话,她肯定就会答应的啊。算了,不去就不去,她还不高兴去呢,哼。  

  季微光心里生着闷气,却在第二天看到易警言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就冒花了。  

  微光矜持的板着脸:“你哪来的车啊?”  

  “身为一介老板,这点小小的福利待遇还是可以享受的。”易警言下了车,为她打开副驾驶的门,“以后几天我就是你的专属司机了,如何?这下可以回公寓了吧?”  

  季微光本心还想矜持两下的,无奈嘴角藏不住的笑容却是出卖了她,傲气的一挥手:“起驾,回宫。”  

  终于又结束了一个学期的任务,微光总算可以回家好好享受享受了。因着易警言有车,两人便没买票,打算开车回家,原本是叫上穆子瑶一起的,但穆子瑶只说自己才不要当讨人嫌的电灯泡,说什么都不和他们一块,便只能微光和易哥哥两个人一起了。  

  易警言开车,微光便负责坐在旁边吃吃零食,看看风景,累了就睡一觉,闷得时候还有易哥哥在旁边和自己聊天解闷,嗯,季微光表示,她很满意。  

  “这薯片不错诶,易哥哥,你要不要吃?”微光吃到好吃的,瞬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眼睛里放光,赶紧献宝。  

  易警言向来不爱吃这个东西,只不过根本不等他拒绝,某人已经殷勤的将零食送到了自己嘴边。  

  无奈,易警言只能张口接过,余光却是瞥见了微光的手。  

  “你的戒指呢?”  

  “这呢。”微光伸手从脖子上掏出项链,一条细细的银质链子上挂着个小巧的戒指,“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季微光一脸的“你快夸我”的表情,倒是把易警言逗笑了:“是是是,你最聪明了,行了吧。”  

  “切,好敷衍。”  

  微光假装不满意的撇了撇嘴,顺手将项链又塞进了衣服里。  

  到家的时候正好是晚饭点,两家人早早就聚在了一起,见她俩回来立刻就张罗着开饭了。  

  季母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易警言手上的戒指,恰好易叔和姜姨都在,不免又是一番打趣,顺带着又恨铁不成钢,恨儿不找媳的把季承曦给说了一顿。  

  被打趣的人是易警言,易警言倒没什么,微光却是心虚的红了脸,果然在父母眼皮子底下瞒着谈恋爱真是一件费心费力的活啊。  

  吃罢饭,又坐了会,易警言便跟着易桥告辞了,微光凑在父母跟前撒了会娇,这才回了房间。刚回房间不久,季承曦便端着一盘洗好的葡萄推门进来了。  

  “干嘛呢?”  

  见自己亲哥进来了,微光赶紧正儿八经的从床上坐起来,将手机放到了一边:“刷会微博,怎么了?找我有事?”  

  季承曦将葡萄递给她,自己找位置坐下,这才开口:“你去找了曲淼淼?”  

  季微光刚拿了个葡萄放进嘴里,这会真是连吃葡萄的心情也没有了。不过季微光本来也就没打算把这事瞒着他,见季承曦问了,微光也不犹豫,干脆的就认了。  

  “嗯,我去了,怎么着?兴师问罪来了?”  

  季承曦闻言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在你眼里,你哥就是不分青红皂白随便兴师问罪的人?”  

  “这谁知道呢。”微光嘟囔了一句,不过也因了季承曦这一句,微光总算是有了些优哉游哉吃葡萄的心情,拈了一颗放进嘴里,“曲淼淼和你说的?”  

  “嗯。”  

  “你还和她有联系啊?”季微光顿时眼睛就鼓了起来。  

  “瞧你那样,放心吧,我没回。”  

  季微光这才放心:“你都不知道,曲淼淼那天和我说了什么。”微光顿了顿,到底是没把她们交谈的内容说出话,“她和你不合适。”  

  季承曦见她一脸小大人操心自己的模样,笑了:“说的像你多了解一样,到底谁是谁哥啊。”  

  “废话,我是女的,怎么着都不可能是你哥的。”  

  “一开口就胡说八道。”季承曦起身,“曲淼淼那边你以后也没管了,反正也不关我们这些人的事。”  

  “知道了,啰嗦,你要我管我还不耐烦管呢。”  

  “你啊,我走了,别玩的太晚,早点睡。”  

  “知道了,哥哥晚安。”  

  季微光殷勤的和季承曦挥手道别,季承曦前脚刚走,微光便抱着手机就开始跟易警言告状了。  

  “易哥哥,我哥刚刚因为曲淼淼来找我兴师问罪了。”  

  季微光装模作样的嘤嘤嘤的假哭,却一下子就被易警言拆穿了。  

  “承曦会找你兴师问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易警言取笑的声音传来,微光吸了吸鼻子:“好吧,不说这个。易哥哥,你回家以后易叔叔就没问你什么?”  

  “要问我什么?”  

  “哎呀,我妈都那么说了,易叔叔就没问问你女朋友的情况啊什么的?”  

  “没有。”易警言还没等微光一颗心完全落下去,便又接口补充道,“他都知道。”  

  “什么?!”季微光一瞬间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叫都知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易警言笑了笑。  

  “你和他说的?”  

  “微光,我爸他是警察。”言下之意,察言观色什么的他最擅长了。  

  “好吧,那,那易叔叔他,有没有说什么啊?”  

  “嗯……好像有。”  

  季微光一颗心瞬时被提了上来:“什么什么?易叔叔说我什么了?”  

  “他说呀……”易警言吊足了季微光的胃口,这才慢悠悠的说道,“他让我对你好。”  

  微光一颗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脸上笑意满满,但嘴上却还是傲娇着:“那是,易叔叔最疼我了,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去告状。”  

  易警言轻轻浅浅的笑声通过电波传来,立刻酥了微光的耳朵。  

  “易哥哥,你现在在干嘛呢?”  

  “换衣服。”  

  季微光想到之前自己不经意间撞见的画面,顿时脸上一热,想也没想,身体先思想一步,把电话给挂了。  

  毕竟,换衣服什么的,太容易让人联想翩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