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五十七章 撒谎不是好孩子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64 2017-02-08 16:09:21

    季承曦却是笑了,摸了摸微光的头发:“光光担心我啊。”  

  “季承曦。”季微光一巴掌打掉季承曦的手,“别嬉皮笑脸,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哥,你不要以为我比你小就什么都不懂,我已经20了,懂得道理不比你少,总之,这件事情你要是没有一个好的理由说服我,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去帮那个曲淼淼的。”  

  “你啊……”季承曦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我们微光真的长大了。”  

  易警言无事人一般坐在一边怡然自得的品茶,见季承曦看过来,赶紧表明立场。  

  “欸,别看我,你们兄妹俩的事,我可不管。”微光在易警言开口的同时,便一双大眼睛瞪了过来,易警言见微光的神情好了点,这才笑着补充道,“你说的我都带过来了,不过嘛……都在你妹手里。”  

  季承曦幽怨的投过去一个眼神,却被微光刀枪不入的铜墙铁壁给尽数挡了回来。  

  “哥,你真的真的这么喜欢那么曲淼淼?爱到无法自拔不能自已?”  

  “如果我要说是呢?”  

  微光脸色像吃了什么一样臭臭的,半晌才憋出几句话:“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帮你把心上人抢回来了,爸爸妈妈一向开明,好好说的话应该也是可以的,不过我丑话放前头,我现在对曲淼淼是没什么好感的,你不要奢望我会给她什么好脸色,以后的事情看她表现,不过,她绝对绝对不能和她那个男朋友藕断丝连的,连普通朋友也不能做。”  

  听罢微光的一番话,季承曦朗声大笑,笑的季微光一脸莫名。  

  “你笑什么?”  

  “我笑我有个好妹妹。”季承曦止住笑,“放心吧,你哥没那么傻。”  

  “那你还……”微光更不懂了。  

  “嘴上说放弃容易,但是感情哪能说没就没,我自然可以不管不帮,但我不想自己日后想起来会后悔,这次的事情是最后一次,也算是为这段无疾而终的单恋划上一个句号吧。”  

  微光沉默了,有些人是心头的朱砂痣床前的白月光,而有些人不过庸俗普通的蚊子血白饭粒。  

  朱砂痣和蚊子血的区别,很多时候就源于当初一个小到可以忽略的遗憾,当这份小遗憾随着岁月发酵愈发清晰后,那原本可以成为蚊子血的某人,也就成了心上的朱砂痣,带着一丝无法言明的模糊情感。  

  如果让季承曦就此放手什么也不做,那么曲淼淼会不会也成为他心头的朱砂痣?  

  “哥,我不拦着你了。但是,有一件事,你真的不回去吗?”  

  “原本不过随口一提,但是现在,我决定了。”季承曦笑了,“解决完这件事我就回去。”  

  “好。”季微光总算笑了,“那我们一起回去,反正我请了假。”  

  易警言见兄妹俩达成一致,这才笑着开口:“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先出去吃点吧?随便把行李拿去酒店。”  

  “对了,酒店。”经易警言一提,季承曦这才想起来,“你们住哪?酒店订好了吗?”  

  “早订好了。”微光故作嫌弃的扫了一眼屋内,“我才不和你住这呢。”  

  “几间房?”季承曦开口,这永远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哥!”  

  见小姑娘不高兴了,季承曦住嘴,只是那眼睛始终看着易警言,颇有种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架势。  

  “两间。”易警言架不住某人可以杀人的眼神,开口。  

  其实要他说,这种事情问与不问有什么意义?若你没有那个心思,就算在一间房也能相安无事,如果你有那个心思,两间房又如何?  

  这一说法,在季微光抱着枕头出现在易警言房间的时候就得到了印证。  

  “怎么了?”  

  “我睡不着。”  

  “过来。”  

  易警言在自己的旁边拍了拍,微光顿时乐颠颠的跑了上去,在易警言身边躺好。  

  “易哥哥,你在干什么啊?”  

  “看份文件。”  

  “到了伦敦还看啊?”  

  “嗯。”易警言笑着放下iPad,“等承曦回去以后,我就给自己放个长假。”  

  “你和哥哥是真有意思啊。”微光鼓了鼓嘴,“两个人互帮互助多好,非要一个忙的要死,一个什么都不管。”  

  被微光吐槽,易警言眉头一挑:“那算了,我还是不放假好了。”  

  “那怎么行?你不放假我怎么办啊?”微光被易警言一激,瞬时炸了,在看到易警言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后,这才回过味,“好啊,易哥哥,你怎么这样?”  

  “嗯?我怎样?”  

  “不想和你说话。”  

  微光作势就要走,被易警言拉住重新躺好:“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别气了。”  

  “哼!”  

  “明天想去哪玩?”易警言知趣的改变话题。  

  说到玩,微光顿时想起来一件事,当即一拍掌:“对了,子瑶她们还让我帮她们买东西来着,要不明天我们先去把那些给买了吧,不然我怕忘了。”  

  易警言顿时不敢置信的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帮你闺蜜买东西?”  

  “怎么了?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易警言笑着弄了弄微光的额间发丝,“你高兴就好。”  

  “真的?”  

  “真的,时间不早了,快睡吧。”  

  “那你呢?”  

  “你占了我的床,我自然是去你房间了。”易警言笑了笑,“我等你睡着再走。”  

  “不用啊。”微光整个人都躺进被子里只冒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干嘛这么麻烦,你就在这里睡嘛。”  

  “我要是在这里睡了。”易警言顿了顿,缓缓说道,“明天你哥得吃了我。”  

  微光想到季承曦,也有些蔫了:“我们不告诉他不就行了。”  

  “微光,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季微光张嘴还想说话,易警言却是亲了亲她额头,“好了,快睡吧,我就在这。”  

  微光接到季承曦电话的时候,正在血拼,自己真是年少轻狂啊,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应下了她们的要求,早知道这么累,她才不答应呢,不管,回去以后一定要敲顿酸菜鱼,以慰自己血拼之苦。  

  “喂,哥哥,什么事?我忙着呢。”  

  “吃饭?”季微光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好吧,不管我要先回趟酒店,我酒店附近好像有来着,要不就在附近随便找一家吧,我也懒得跑了。”  

  挂断电话,微光干脆利落的去结账,易警言正拎着大包小包在外面等她,见她这么迅速就出来了很是吃惊:“好了?”  

  “没有。”微光摇摇头,把袋子递给他,“我哥给我打电话,说一起吃饭,正好我饿了,易哥哥,我们先去吃饭吧。”  

  季微光和易警言到的时候,季承曦已经点好了单,微光坐下,捧着喝了一口热奶茶,顿觉身心舒畅神清气爽:“哇,太舒服了。”  

  “你们今天是干什么去了?”季承曦好笑。  

  “还说呢。”微光一脸委屈的小表情,“都是我年少轻狂少不更事,轻易许下诺言,现在有苦难言啊。”  

  “算了算了,不提这个。”微光一摆手,“对了,哥,你今天不是去看曲淼淼了嘛,怎么样了?”  

  季承曦神情短暂的一愣,随即洒脱的笑了:“我想,我可以功成身退了吧。”  

  “嗯?什么意思?”  

  说实话,季承曦虽然和微光说这件事情结束后就回去,但怎么样才算是结束,其实季承曦自己也不知道。  

  他今天原本想着先去医院把费用什么的交了,然后再去看看曲淼淼状态怎么样,和她好好谈谈,但是走到病房门口,却是看见了她男朋友。  

  曲淼淼男朋友正在给她削苹果,两人神情平静。季承曦没多做停留,看了两眼就走了,左右他俩谈了什么都不关自己的事情。  

  不过这样也好,或许经此一遭,两人会更懂得珍惜。  

  “所以,你是要回去了吗?”  

  “嗯,反正也没什么事了,伦敦,我也呆的够久了。”季承曦抬头看向他俩,“你们呢?什么时候走?”  

  季微光下意识看向易警言:“我听易哥哥的。”  

  “我和微光再待几天吧。”易警言看了一眼微光,“再说,你答应给她们买的东西不是还没买齐吗?”  

  “对哦。”  

  “那行。”季承曦点点头,“你们就再留几天吧,顺便玩一玩,我就先回公司,两个老板都不在也不像话。”  

  “你还知道啊?是谁一声不吭就跑的?”微光抓住机会顿时不遗余力的吐槽季承曦。  

  “得,我不说话总行了吧,就知道帮你易哥哥。”  

  “那当然,易哥哥可是我的人。”季微光一扬下巴,傲娇的很。  

  菜陆陆续续都上齐了,几人也不废话,大快朵颐。季微光看着季承曦平静无波的样子,怕他不开心,出声宽慰。  

  “哥,等我回去,一定让妈妈给你介绍个又高又瘦的大美女。”  

  “别介。”季承曦一惊,赶紧拒绝,饶了他吧,就季母那架势,真要开了这口,估计接下来是没什么清净日子过了,“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还是操心操心你俩吧。”  

  “我俩?”微光看了看易警言,“我和易哥哥怎么了?对吧?易哥哥。”  

  “你俩的事情打算什么时候和家里人摊牌,就这么一直瞒着?”  

七月清湫

说好的第二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