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五十四章 一杯饮料两根吸管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35 2017-02-03 14:10:41

    易警言是凌晨一点多到的,微光原本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在等他,奈何周公太过诱惑,她终是没抵过这沉沉的睡意。  

  易警言推门进来的时候,室内只开着一盏小灯,微光身上披着一个小毯子,窝在沙发里睡的正香,一颗心瞬间被装的满满的。  

  季微光早上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一时间分不清这是何时何地,醒神的第一时间下床就往隔壁房间跑。  

  易警言睡的正熟,这些天也许是休息的不够,眼下都有些微微的发青,微光看的一阵心疼,怕扰了他睡觉,又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  

  微光上午有课,还好巧不巧的是严教授的课,翘课神马的一点不现实,微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临走前在桌上压了张小纸条,再三叮嘱要易警言等她下课回来以后才能走,这才不情不愿不依不舍的去上课。  

  课上的迷迷糊糊的,季微光全程心猿意马,盯着时间一分一秒的熟,想给易哥哥发了微信什么的,又怕吵着他睡觉,心不在焉的结果就是严教授提出来的好几个问题她都回答错了。  

  原本以为会挨批来着,好在严教授难得好脾气的放过了她,虽然下课后被叫住上了半天的思想德育课。  

  季微光赶回公寓的时候易警言还在睡,微光一方面悄悄的松了口气,还好人没消失,另一方面又觉得心疼,暗暗决定下次和季承曦通电话的时候,一定一定要催他早点回来。  

  微光微猫着腰,小心翼翼的挪步,刚走到床边,还没来得及看清易哥哥的脸,就被一道拉力拉扯而下,待她回过神,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  

  “什么啊?你醒啦?”微光一抬眼就对上了易警言带笑的眼睛。  

  “嗯,刚醒。”  

  “那你干嘛不吱声,吓我一跳。”季微光说着就去搬易警言搭在自己腰间的手,要起来。  

  易警言将人又圈紧了几分:“陪我再躺一会。”  

  “是不是很累啊?”季微光真的不再乱动,安静的陪他躺着。  

  “还好,再躺会就没事了。”  

  “要不然,你今天就别赶回去了吧,好好休息一天。”微光有些心疼。  

  “好。”  

  “好?”微光一个激动,顿时从他怀里挣脱开来,“你说真的?你真不回去了?”  

  “嗯,真的。”易警言见人跑了,不由失笑,伸手将人又捞回了自己怀里,“别乱动了,再陪我躺会。”  

  所谓秀色可餐,就好比现在。季微光托着腮,嘴角的笑容就没有下来过,顶着炽烈的眼神吃饭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易警言总算是宣告了放弃,放下筷子。  

  “不吃饭看我干嘛?”  

  “你好看啊。”季微光笑的像朵花,“易哥哥,你今天是真的不走了啊?不骗我。”  

  “嗯,不走了。”易警言笑了,“要不要我给你写个保证书?”  

  “好啊。”  

  易警言不过说着玩,结果季微光还真的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跑去了卧室,真的拿了纸笔出来:“快快快,快写。”  

  “真写啊?”  

  “不是你说要写吗?”季微光一脸认真,以一种莫非你是在骗我的神情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易警言失笑,接过纸笔,刷刷刷的写好之后签上名字递给她:“行了?”  

  “白纸黑字,哈哈,这下你不能跑了。”季微光一字一字的检查了一遍,脸上的笑容盛放到了极致。  

  “那我们现在,可以吃饭了吗?”  

  午饭是易警言下厨做的,洗碗的活就被微光给抢了过去,美其名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季微光刚洗完碗,一走出厨房,就看见了在客厅穿戴整齐的易警言。  

  “易哥哥,你不是说不走吗?白纸黑字你可不能反悔的啊。”  

  小姑娘急的跳脚,易警言赶紧下保证:“我不走,放心。”  

  “你不走那你穿这么整齐干嘛?”季微光明显不相信的跑过去,堵住玄关,“我不管,反正你答应了我的。”  

  “我真不走。”易警言笑的无奈,扬了扬手里拿的微光的大衣,“我是想说带你出去逛逛,喏。”  

  “你早说嘛,吓死我了,等我,我回房换件衣服。”  

  周一,既是上班日也是上课日,周末一向拥挤热闹的游乐场今天也难免显得有些冷清。  

  微光倒是很兴奋,尽管天气已然冷到开始有些冻手了,但是微光的心情依旧十分的雀跃,仿佛盛放着一整个春天。  

  “我们今天来的好像正是时候诶,都不用排队。”  

  “嗯。”易警言牵过她的手,塞进自己大衣口袋,“想玩什么?”  

  “嗯……”微光想了一会,突然仰起头,眼睛亮晶晶的,易警言一瞬间仿佛看到她头上“叮”的一声亮起了一盏灯泡,“啊,要不然我们去鬼屋吧?”  

  “鬼屋?”易警言朗声笑了,“鬼屋还是算了。”  

  微光还没来得及动用面部的全部神经来表达自己的失望失落失意之情,就听见易警言笑着说道。  

  “今儿天冷,免费让你抱个够,至于鬼屋,还是别去了,免得到时候又要我唱歌哄你睡觉。”  

  自己的小心思被点破,微光也不羞,直接伸手就抱住了易警言的胳膊:“怎么的?你不愿意唱啊?”  

  “嗯哼。”  

  “易哥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季微光撒娇卖乖的故作可怜。  

  易警言抬手就是一个糖炒栗子:“爱你在心口难开。”  

  周一来游乐场的最大好处就是,玩任何游戏都不需要排队,一个字,爽!  

  上上下下玩了一通,尽管已近初冬,微光还是玩的冒了汗。  

  “易哥哥,我口渴了。”  

  易警言伸手摸了摸她额头:“那先找个地方坐会吧,顺便歇会。”  

  “你先找个地方坐,我去点喝的。”  

  “欸。”季微光拉住他,“易哥哥,你进去找地方吧,我来点喝的。”  

  小姑娘笑的像只小狐狸,易警言狐疑的看了她两眼,最后决定睁只眼闭只眼,顺了某人的意。  

  把易警言赶走了,微光总算得偿所愿心满意足的趴在柜台上,对着服务员笑的纯天然无公害。  

  “一杯葡萄柚。”微光伸出两根手指,“两根吸管,谢谢。”  

  刚下海盗船,微光气还没喘匀呢,就看见易警言已经又买了一杯饮料递了过来。  

  季微光心里一阵一阵发苦,所以说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种下的苦果要自己尝,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好吧,她不就是看电视剧里面男主女主一杯饮料两根吸管甜甜蜜蜜羡煞旁人嘛,她发誓,她真的就是想要尝试一下而已,结果,也没什么嘛,饮料还是饮料,也没见更甜啊?  

  但是,易哥哥却好像是上瘾了,到现在为止,她已经一杯饮料两根吸管的喝了四杯了,就算一人一半,那她喝进肚子里的也足够两杯了,她真的是喝不下了啊……  

  微光叫苦不迭,连忙摆手:“易哥哥,我真喝不下了。”  

  “不喝了?”  

  “真不喝了。”  

  易警言放下饮料,揉了揉她发顶:“以后别学些有的没的。”  

  微光:……  

  季微光足足愣了半晌:“什么啊?你知道?”  

  “微博。”  

  易警言言简意赅,微光小秘密被人发现,顿时不好意思的别过了脸,她怎么就忘了易哥哥关注了自己微博这码子事呢?所以也就是说,自己买饮料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啦?  

  难怪笑的那么神秘。  

  坏,太坏了……  

  游乐园最美丽最具氛围的时候莫过于晚上,微光兴致勃勃的拉着易警言买了两个在游乐园里随处可见的发箍,一个天使一个恶魔,戴在头上闪闪发光。  

  季微光还是第一次见着易警言这个模样,乐的拉着他很是自拍了好几张,乐悠悠的发上了微博,顺便还挑了一张最为养眼的合照给季承曦发了过去。  

  哼,就是要刺激刺激他这个单身狗。  

  易警言陪着季微光玩够了闹够了,直到微光上下折腾的没力气了,这才提出自己此番行程的最终目的。  

  “微光,我们一起去坐摩天轮吧。”  

  “摩天轮?”微光顺着易警言的视线看了看不远处很是显眼的设施,点了点头,“哦,好啊。”  

  摩天轮微光坐过两次,但和易警言坐倒是第一次,感觉,倒真有点不一样。  

  季微光对旋转木马、摩天轮什么的一向没什么大兴趣,相比之下,她更喜欢过山车海盗船之类刺激的设施,不过,易哥哥难得开口,那她就舍命陪君子啦。  

  毕竟,和喜欢的人一起坐摩天轮,听起来还很是浪漫呢。  

  “微光。”  

  易警言看着某个左瞧右看丝毫停不下来的小姑娘,嘴角始终噙着笑意。  

  “嗯,怎么啦?”  

  “你知不知道摩天轮的传说?”  

  “摩天轮的传说?”季微光想了想,“听说过,好像是什么摩天轮是恋人坐的,最高点的时候怎么怎么样就会怎么怎么样来着,记不清了,怎么了?”  

  易警言笑了笑,没说话,微光顿时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新奇:“易哥哥,不是吧?你信这个呀?”  

七月清湫

艾瑞巴蒂,大家好,我胡汉三你又回来啦啦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