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五十一章 异地恋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204 2017-01-22 16:06:22

    接到穆子瑶电话的时候,季微光仿佛看到无数的甜品在向她招手。从她宿舍去穆子瑶宿舍不过几秒钟的路程,她就已经开始盘算等会要吃什么以慰她的五脏庙了。  

  “小穆子,本宫来啦!”  

  “来了?坐。”穆子瑶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椅子。  

  “还坐什么啊。”季微光走路都在跳,“走吧,我已经等不及要去见我的小可爱了。”  

  “不急。”穆子瑶笑着把她按到椅子上坐好,“我有点事想先问问你。”  

  “嗯?什么事?”有什么事比去见她的小可爱还要重要?  

  “肚子疼还不了了?胃口不好不想吃了?临时有事没法赴约了?动作跳不好,要不要我再给你摆一遍啊?季微光,你居然出卖我?”  

  穆子瑶声音一声比一声大,步步紧逼,说到最后完全把季微光禁锢在那张椅子里,半分没得退。  

  季微光干笑:“那个,你都知道了啊,哈哈,那个,你先,你先别生气,你听我好好跟你说。”  

  “行啊,你说,我听着。”穆子瑶坐下,“你今天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咱俩友尽。”  

  “说什么友尽啊,哪有这么严重。”季微光赔笑,“我那不是给你俩制造机会嘛,人家季寒说喜欢你,要我帮忙,你说我总不能不帮吧,再说了,我那时还有求于人家呢,那不是只能赶鸭子上架,没办法了嘛。而且,我瞅着人季寒也不错,说不定也能成就一番佳话,起码现在看来,我那个时候还是很有远见的,你说是吧?”  

  “是你个头!”穆子瑶正色,“行了,你先别搁这笑,好好说话。”  

  “好,我好好说话。”季微光马上一本正经。  

  “他让你帮你就帮啊,到底我是你朋友还是他是你朋友?”  

  “那必须你啊!”季微光立马接话,半点不带犹豫,“我那不是看你也喜欢他嘛。”  

  “谁喜欢他了?我那个时候明明讨厌死他了,而且,你让我帮你摆动作,那是帮着他占我便宜,助纣为虐!”  

  “是是是,我错了,我反省。”季微光偷偷打量着穆子瑶的表情,“其实吧,这没有爱就没有恨,你说你那么讨厌他,说不定其实那个时候你就喜欢他了。”  

  “你还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季微光蹭过去,“子瑶,我错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呗。”  

  “真不理我啊?你不会真要和我绝交吧?”  

  穆子瑶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绝交一分钟。”  

  “一分钟过了,你现在总该理我了吧?”季微光眨眼卖萌。  

  “带钱包了吗?”穆子瑶总算发话。  

  季微光顿时心口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带……带了,你想干嘛?”  

  “一个月酸菜鱼的伺候。”  

  穆子瑶总算把这话说了出来,顿觉出了一口恶气,想想这些年微光敲了她多少顿甜品,这下总算是轮到她了,舒服!  

  至于生气,阵势不弄得大点,怎么割地赔款?  

  “不给打个折吗?”季微光捂住自己的钱包,欲哭无泪。  

  “打折?那就友尽吧。”  

  “一个月就一个月,成交!”季微光一咬牙一跺脚,应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左右日子还长,没关系,她总能敲回来的。  

  只是我可怜的钱包啊,怪只怪你没那造化,跟错了主人,也只能委屈你了。  

  穆子瑶心满意足,走到门口,见季微光还在那哀悼自己的钱包,轻飘飘的发话:“再不走,信不信我让你的钱包死无葬身之地?”  

  “来嘞!”季微光笑的谄媚,“娘娘,这边请!”  

  季微光这回大出血,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给季寒发了控诉信。  

  “季寒,你这个见色忘友忘恩负义的人!亏我那么帮你!你简直太不仗义!我要是以后再帮你探听情报,我就跟你姓!”  

  按下发送键,季微光扔下手机,抓起手边的零食就要好好消消火,但是想到自己干瘪的钱包,季微光默默放下了零食。  

  罢了,这些可是她确保这个月活下去的干粮,还是省着点吃吧。  

  大学校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时候某个人你有可能十天半个月都见不着一面,而有些时候有些人,一天就能遇见无数回,季微光和赵雨就属于后者。  

  其实季微光并不认识赵雨,熟就更谈不上了,所以对于脑回路明显清奇的赵雨,季微光本能的并不想多做接触,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但更显然的,有些时候,麻烦不是你想避开就能避开的。  

  现在就是,见季微光不搭理自己,赵雨就跑了过去,硬生生的拦了道。  

  “季微光,你居然敢装没看见我?”  

  季微光很无奈:“请问我们很熟吗?好像还没到可以互相问候的程度吧。”  

  赵雨不纠结于熟与不熟的问题,果断转变话题:“你居然找雅兰告状?季微光,你是小学生吗?”  

  “告状?”季微光有些不解,但很快就明白过来,看来一定是霍雅兰找她谈过,更甚者,有可能两人的谈话还不大愉快,季微光总算明白今天赵雨为什么会拦自己的道了,敢情是来兴师问罪的啊。  

  季微光不想与她废话:“你真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喜欢在背后做小动作,赵雨,我没心情和你废话,上次的事情看在霍雅兰的面子上,我不想和你计较,但是,如果有下次,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下次?”赵雨很是不屑的笑了笑,“真有下次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就凭你?季微光,你以为你叫微光你就真是一道光了。”  

  季微光也不生气:“我是不是不重要,不过你倒真是人如其名啊,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雨水你就泛滥,好狗不挡道,让开。”  

  “季微光,你……”  

  “让开!”  

  季微光气势突然盛了起来,赵雨一愣,悻悻的让开了道。  

  季微光面上不显,但心里到底是有些气的,更有些不耐烦,回到宿舍心情也没有好转回来。  

  气着气着季微光却是气的笑了起来,对于赵雨这种不得理还不饶人的人,与他置气,何必呢。就像上次看的电视剧里说的一句话,只与同好争高下,不与傻瓜论短长。  

  季微光笑了笑,收拾好心情,打起精神来开始做自己的事情,至于那些讨厌的人,爱咋咋地吧。  

  季承曦去了伦敦之后就失去了联系,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季微光很是有些担心,好几次都想打电话给易警言,但是公司最近刚接了一个大单子,正忙得不可开交,好几次季微光和易警言通话,聊到没两句,易警言就被叫走处理事情了,季微光只能暂且压下担心,专心学习。  

  又一次没打通电话,季微光很是挫败的把头搁到了桌子上,穆子瑶坐她对面,从她的反应中就猜想出了结果。  

  “又没人接?”  

  “嗯。”季微光抬起头,“我哥不会真出什么事情了吧?”  

  “不会的,你别自己吓自己。”穆子瑶说道,“或许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抽不开时间吧。”  

  “他在伦敦能有什么事情,除了一个曲淼淼。”说到这,季微光有些丧气,“我本来以为曲淼淼挺好的,但是,怎么现在弄的这么乱七八糟的了?”  

  “感情的事情,谁都说不好,可能那个男生是曲淼淼的劫,而曲淼淼是你哥哥的劫。”穆子瑶见她一脸担心的模样,伸出手戳了戳她,“好了啦,季大哥又不是小孩子了,他会处理好的。”  

  “你怎么和易哥哥说的一样?”季微光笑了笑,心情有些轻松,“其实我也不是担心别的,我哥别的都好,但就一点,对于自己看中的很是固执,小时候我俩没少打架,就是因为他不让着我。”  

  季微光也只是怕,季承曦这次也是如此,固执的一条路走到黑,不碰南墙不回头,再加上从现在的种种情况来看,很有这种迹象。  

  小时候,每次两兄妹打完架,季父季母都会一人抱一个,那时候季母就总是笑着打趣,说爸爸的优点她和哥哥是一点没遗传到,这执拗的性子倒是一模一样。  

  她对易哥哥又何尝不是如此,说什么都不放弃,好在她最后总算是“抱得美人归”,要是哥哥和曲淼淼也能有个好结果就好了。  

  急也急不来,季微光收起乱七八糟的思绪,和穆子瑶一起继续写论文,写到一半的时候,季寒上完课过来了。  

  季寒到的时候,穆子瑶刚去柜台给他点喝的,季微光见着他很是没有好脸色,故意把脸别到了一边。  

  “还生我气呢?”  

  “你谁啊你?我们认识吗?”季微光张嘴便是气冲冲的。  

  季寒乐了,还没等说话,穆子瑶正好回来,一见两人之间的氛围,也笑了:“还没原谅你?”  

  这话是对季寒说的,季寒拉过她的手坐下,点了点头:“你是做了什么?”  

  “敲了她一个月的酸菜鱼。”  

  季寒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伸出大拇指狠狠的点了个赞,穆子瑶笑的倒在了季微光怀里。  

  “行了啊,公共场合注意点。”季微光故意哼哼道,啪的一下合上了电脑,“看见你俩我就心疼,走了,你们就慢慢在这秀吧。”  

  “记着明天中午的酸菜鱼啊。”  

  “放心吧。”季微光收好东西起身,“小心吃成酸菜鱼。”  

  季微光不打扰两人的甜蜜约会,识趣的走人了,只是想到里面两个人甜甜蜜蜜的拉着小手约着小会,自己和易哥哥天各一方,已经好久好久没见面了,心顿时塞塞的。  

  这异地恋真让人好生郁闷啊!  

七月清湫

停电到现在,总算是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