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四十七章 微光的奶奶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15 2017-01-18 15:58:26

    微光的奶奶去世了,晚上睡觉第二天就再也没起来,走的平静安详没有一丝痛苦。  

  微光想起春节回家的时候,奶奶拉着自己的手半天都舍不得放,那个毫无保留的对自己好的老人,她说呀——  

  “奶奶老啦,你这一走啊,下次过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着啦。”  

  她那个时候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她好像一心想着回去见易哥哥,以为这只是老人随便说的,压根没放在心上,还撒娇说下次放假肯定会过来看她。  

  她答应要去看她,却总觉得时间还长,不急,好像还有好多好多个日子,可以让她去挥霍去浪费。  

  可是时间不等人,她还没做好准备呢,怎么人就这么没了呢?  

  微光在易警言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里都后悔死了,如果她一放假就去见奶奶好了,如果她早点去见奶奶就好了……  

  回去的时候是易警言送她去的,季母第一时间就把微光带进去了,季父看着易警言,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还是什么话也没说。  

  易警言见到季承曦的时候,他眼圈泛红,明显大哭了一场。  

  “你还好吗?”  

  “没事。”季承曦勉强笑了笑,“其实就是人走的太突然了,连面也没见上,话也没来得及说,一时接受不了。”  

  易警言知道这种时候,再多的安慰都是苍白,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打气:“别太难过,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知道让你回去估计你也放心不下,那就帮着照看点微光吧,事情突然,大家都忙,奶奶一向宠着她,我怕她撑不住。”  

  “好。”  

  “兄弟,辛苦你啦。”季承曦心里难过,也没多说,简单说了两句便也忙去了。  

  易警言给易桥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易桥也知道这事,接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好在季家,所以也没反对,只是让他多帮衬着点。  

  老人去世,最难过最难熬的就是这些留下来的家属了。  

  易警言找到微光的时候,微光正陪在季爷爷身边。  

  季爷爷是第一个发现季奶奶去世的人,打电话给几个儿女,亲手帮季奶奶把寿衣换上,儿子女儿来了以后,季爷爷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坐在平时季奶奶最常坐的地方,一动不动。  

  季爷爷从始至终没掉一滴眼泪,整个人佝偻在椅子里,听着外面传来的各种声响,看上去老了好几岁。  

  微光心里一阵阵的泛痛,明明是想来安慰爷爷的,结果却反倒是爷爷在安慰她。  

  爷孙俩说着,抱着哭作一团,这个硬撑着不肯败下阵来的老人,终于在小孙女的面前,露出了自己最软弱的一面。  

  易警言在一旁看着,默默退了出去。  

  夏季天热,丧事筹办的很快,不一会时间,用以筹办丧事的棚子便搭了起来。乡下办白事,都会请舞龙的和歌舞团的人,锣鼓队,办法事的师傅,掌勺大厨等杂七杂八的人陆陆续续也都到了。  

  一时间,锣鼓声、哀乐、诵经声、鞭炮声……各种声响汇成世上最悲伤的声音,直击人的内心。  

  哪怕季微光再怎么不愿相信不想承认,但看着躺在冰棺面容安详的奶奶时,也知道,奶奶是真的走了,她再也没有奶奶了。  

  乡里夏夜的星,总是很闪烁。微光望着天上,问身边的易警言。  

  “都说人死后都会化成天上的星星,继续守护着他想守护的人,易哥哥,你说我奶奶也会化成星星吗?”  

  “会的。”易警言抱住她,“奶奶她一定会在天上继续守护着我们。”  

  微光望着望着,鼻子就酸了,忙低下头:“我今天看见爷爷,整个人都老了好几岁,他说人总会有这一天的,到时候他也会跟着去找奶奶,可是我不想这样,我想让他们一直好好的,奶奶身体那么好,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季微光手里揪着易警言的衣服,像揪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用力:“易哥哥,我不想长大了,我长大一岁,爷爷他们就老一岁,我害怕。”  

  小姑娘在他怀里哭的鼻头泛红,眼睛都肿了,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身。易警言知道她难过,哭出来还算好点,也没管她,只是抱着她让她哭个尽兴,把心里那些难过伤心全部哭出来。  

  生老病死,是最无奈也最悲伤的事情,而我们,恰恰无能为力。  

  季微光哭了好半天,情绪总算稍稍稳定了些,看到易警言的衣服被自己蹂躏的不成样子,一时间又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易哥哥,你,你还有衣服换吗?”  

  “忘了我们刚回来?行李都在呢。”易警言笑道,见她岔开了心思,也就故意说些别的,好让她心情好点。  

  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话题又回来了。季微光靠在易警言怀里:“易哥哥,到时候我一定要死在你后面,我才不要让你像爷爷那么伤心,虽然爷爷不说,但我知道,他很难过,你不知道,他和奶奶感情可好了。”  

  “可是我也舍不得让你那么难过,怎么办?”  

  “那我们就一起死好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样,黄泉路上也算有个伴。”  

  “傻瓜。”  

  易警言知道她是有感而发,见她还有心情想这些,心里这才有些放心,低头亲了亲她的头顶,抱紧了怀里的人,不放手。  

  人既已逝,入土为安,按照季爷爷的意思,丧事只办三天,第四天就上山入土安葬,地方就在后山上。  

  爷爷说,落叶归根,他们在这生活了一辈子,生前没离开这里,死后也不会离开。  

  爷爷也不肯走,说要留在这里,守着这山,守着奶奶。  

  下葬的那天,微光又红了眼眶,强忍着才没让眼泪掉出来。她没说的是,因着奶奶的事情,她总害怕爷爷也会像奶奶一样,不知道哪一天就突然离开她了。  

  死亡是没有规定时间的,她舍不得也害怕,偏偏爷爷不肯跟他们走。  

  微光从始至终握紧了易警言的手,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易警言感受到了微光的不安,默默的回握住,无声的告诉她,他在。  

  回家之后的好几天,季家依旧沉浸在这份悲痛里,易桥他们心里担心着,便时不时过来串串门子。  

  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正轨,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心里这份伤痛,还要时间来慢慢治愈。  

  微光的眼睛也不知道是哭厉害了还是怎么的,肿了好几天,一开始还嫌丑,藏着捂着不给易警言看,后来,就该干嘛干嘛了。  

  穆子瑶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季微光的眼睛正好消肿。微光出去旅游了,穆子瑶为了和季寒更好的拥有共同语言,假期特意去报了一个舞蹈班,把她那老胳膊老腿好一番折腾。  

  两人很有一个月没见,接到穆子瑶电话的时候,微光原本是不想出去的,奈何季承曦和易警言双双投票通过,于是,季微光就滚了出来。  

  再过几天就是穆子瑶亲亲男朋友季寒的生日,这是他俩在一起之后过的第一个生日,穆子瑶很是重视,生日礼物苦思冥想的很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于是便把季微光拉出来逛街了,顺便给点参考意见。  

  “对了,你家易哥哥的生日,你怎么弄的啊?”  

  “他生日在冬天,我就手织了条围巾啊。”  

  “就这样?”  

  “不然还要哪样?”  

  穆子瑶得到答案,顿感失望:“好吧,看来你是无法给我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了。”  

  “那可不一定。”季微光笑着说,“我和你不一样,我和易哥哥从小就认识,基本上能送的礼物都送了,但你和季寒不是啊,所以还是有很多选择的空间的。”  

  穆子瑶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的一脸荡漾:“不,还有一个礼物你肯定没送过。”  

  “什么?”  

  “你啊,这才是重头戏好不好?”  

  穆子瑶话音刚落,季微光的拳头就招呼了过去:“去你的,这种大礼还是你留给你家季寒享用吧。”  

  “送就送,谁怕谁?”  

  季微光嫌弃的推了她一下:“咦~几天不见你脸皮怎么这么厚了?”  

  “跟季寒学的,和他在一起,脸皮不厚点架不住。”  

  “怎么?是不是情话绵绵酥心肠啊?”季微光打趣道。  

  “哈哈,只多不少,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要不要教教你家易哥哥?”  

  “得了您那,这个就不用了。”  

  “呦,看样子某人的小日子也很滋润嘛。”  

  穆子瑶朝她眨眨眼,两人顿时笑作一团,笑够了也闹够了,这才回到正事上。  

  “你刚刚说的礼物举个例子呗,譬如?”  

  “譬如什么领带、衬衫之类的,其实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那我们就先去男装店看看吧。”穆子瑶挽住她胳膊,开始寻觅男装店。  

  “微光,话说你真不考虑我说的大礼?”  

  “不用了,谢谢。”  

  “我说真的,别急着拒绝嘛,你家易哥哥肯定高兴。”  

  “此等大计还是留给你家季寒吧。”  

  “呀,微光,你脸红啦。”  

  “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