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四十四章 易叔叔结婚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118 2017-01-16 14:48:36

    让人疲惫不堪,准确的说,是让季微光疲惫不堪的校庆周,总算是过去了,季微光一舞成名,这下不止在系里,在B大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了。  

  校庆周结束没几天,微光期待已久的五一小长假,总算是珊珊而来了。  

  为了能第一时间赶回去见她的易哥哥,季微光早早的便买好了票,坐等回家。不过,假期还没迎来,季微光却是先迎来了意外的客人。  

  季微光刚坐下,服务员便过来了:“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微光扫了一眼墙壁上用好看字样写成的清单:“一杯焦糖玫瑰。”  

  “好的,请稍等。”  

  “来了?”  

  季微光这才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霍雅兰:“嗯,说吧,找我什么事?”  

  “季微光,如果我说,那件事不是我做的,你信吗?”  

  霍雅兰一直沉默着没说话,就在季微光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却是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霍雅兰说的莫名,季微光却是一下子就听懂了。  

  “我信。”  

  季微光没急着给出回答,而是缓了两缓才说,其实当霍雅兰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就信了。  

  “你,信我?”霍雅兰显然是没料到她的回答,“为什么?”  

  说相信她结果还被人家质疑,季微光怎么觉得来兴师问罪的是霍雅兰呢?  

  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却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嫌弃的放下。  

  “也没什么特别的,虽然和你打交道不多吧,但唯几的几次见面中,我对你印象还算不错,这是其一。”  

  季微光顿了顿:“至于其二嘛,你是个聪明人,要真是你成心想设计我,不会就这么小打小闹一下,这次的事情更像是一时兴起而为之,而你,我认为会更喜欢打有把握的仗,这不是你的风格。”  

  霍雅兰笑了,她和季微光一向有些王不见王的意味,却没想到最了解自己的,反倒是她。  

  这次的事情是赵雨为自己打抱不平做的,虽然不是自己的本意,但毕竟因自己而起,无论如何,她都欠季微光一个对不起。  

  “这次的事情,对不起。我保证不会再有。”  

  季微光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见人家主动道歉,她便收了。  

  “没关系,左右我也没损失什么,还小火了一把,赚了。”  

  见季微光不在意,霍雅兰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因为赵子轩的关系,之前她对季微光或多或少有些看法。但抛开那些来说,季微光的确是个值得被人爱的好女孩。  

  见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季微光起身:“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哦,今天的咖啡就你请吧,改天,有机会我请你。”  

  “好。”  

  穆子瑶要留在学校和季寒培养感情,这次就没回家。季微光定点到达机场,却在看到来人时,表情一下子就黯淡了。  

  季承曦被自家妹妹半点不掩饰的嫌弃打击到了,接过她的行李:“看到是我就那么失望?”  

  “哪能啊。”季微光睁眼说瞎话的给季承曦顺毛,“我可想你了。”  

  “也就嘴上想想吧。”季承曦将行李放进后备箱,“上车。”  

  微光被拆穿,也不狡辩,刚在副驾驶座坐好,便问道:“易哥哥呢?”  

  “易叔结婚,忙着呢。”  

  季承曦简单交待了两句,见她坐好了,便利落的发动了车。  

  易叔叔在五一结婚的事情,易哥哥跟她说过,经季承曦一说,她这才想起来,虽然遗憾没能第一时间见到易哥哥,但易叔叔结婚是大事,她懂的。  

  易桥和对方都是二婚,双方一商量,便不打算举行什么婚礼了,两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就好了。只不过虽然婚礼不办了,但该有的也不能含糊,既然决定结婚,那就不能让女方在这上面受委屈。  

  所以易家最近也很有些事忙,而易警言作为男方这边的独子,自然也是很有些场合要出面。  

  “那易哥哥最近还是在公寓住吗?”  

  “嗯。”  

  季微光顿时高兴了,回来住就好,那说明晚上她就可以看见他了。  

  季承曦不经意扫见某人的乐呵样,恨铁不成钢:“季微光,你能不能出息点。”  

  “哼,我多有出息啊,易哥哥都是我男朋友了。”  

  季微光一挺胸一抬头,小眼神那是一个倍儿骄傲!  

  “男人是不能上赶着追的,欲擒故纵,欲擒故纵你懂吗?”  

  季微光没当一回事:“就是你这欲擒故纵的,所以现在我嫂子才会不知道在哪呢。”  

  被戳中痛处,季承曦识相的不提这茬了。  

  所以说,讲什么也不要和恋爱中的女人讲道理。  

  易警言回公寓,在自己房间看到季微光的时候,很是错愕。  

  微光正趴在他床上看书,见他进来,赶紧把食指放到嘴巴让他小声。  

  “我瞒着我哥偷偷跑过来的,别让他知道。”  

  易警言关上门,把某个不听话的小丫头抱进怀里才感觉踏实。  

  “怎么不在自己房间待着?”  

  “我想见你嘛,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在我房间我怕自己睡着。”季微光委委屈屈的告状,“而且我哥都不让我等你,一直赶我去睡觉。”  

  “等很久了吗?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还好啦,也没多久,我怕你在办什么重要的事,打扰你,就没打,反正你总会回来的,我不急。”  

  “傻不傻。”易警言捏了捏她的脸,“什么事都没你重要,以后想打就打。”  

  “好。”季微光笑,习惯性的往他怀里钻,待了一会才想起来,“忙了一天你肯定累了吧?你先去洗澡,我在这等你。”  

  “好。”易警言起身拿衣服,“要是困了就先回去睡觉。”  

  “不困不困,你快去吧。”  

  易警言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季微光便待不住了,下床在这儿左看看在那儿右摸摸的。  

  之前易警言没回来,感觉房间里都冷冰冰的,现在易哥哥回来了,好像连空气都变得不一样了,随便吸一口都感觉心情变得好好。  

  易警言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季微光坐在书桌前看东西看的入神,连自己出来了都没发现。  

  “看什么呢?”  

  易警言双手支在桌上,将她连人带椅的圈在怀里。季微光仰着脸,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易哥哥,这是你做的?”  

  看清楚她手上的东西之后,易警言点了点头。  

  “我们真的要出去玩吗?就你和我,两个人?”  

  “嗯,之前答应过你的毕业旅行,想补给你,原本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结果,你怎么这么不老实,谁让你翻我东西的,嗯?”  

  “我现在也很惊喜啊。”季微光笑眯眯的,“易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去啊?”  

  “原本打算五一,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没事。”季微光倒不在意,“那就暑假吧,正好还时间少,我们可以多玩几天,你说好不好?”  

  “听你的,我没意见。”  

  自己的意见被采纳,季微光乐的在易警言脸上响亮的吧唧了一下,然后,易警言房门就被打开了。  

  季承曦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口:“季微光,回房,睡觉。”  

  季微光悻悻的缩了缩脖子,和易警言对视一眼,认命的站起来,不情不愿的往外挪,经过季承曦身边的时候,飞快的朝他做了个鬼脸:“哼,老古董!”  

  见微光乖乖回房了,季承曦这才看向易警言:“答应我的,别忘了。”  

  “放心,没忘。”  

  门被重新关上,易警言看了看一眼前一秒还有个小姑娘坐在上面,现在却空空荡荡的椅子,笑了笑。  

  朝思暮想的小姑娘被冥顽不灵顽固不化的老古董大哥吓跑了,算了,还是睡觉吧。  

  易警言刚躺下没多久,手机便传来清脆的消息提示音。  

  微光:睡了吗?  

  易哥哥:没有。  

  微光:你明天忙吗?  

  易警言想了想,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了几下。  

  易哥哥:中午要和姜阿姨那边的人见个面,然后就没事了。  

  微光:那我在家等你?  

  易警言笑了,回过去一个“好”字,几乎是同时,微光的新一条消息便来了。  

  微光:易哥哥,晚安(^3^)。  

  易警言几乎可以想象出某人躲在被子里,笑的眉眼弯弯的模样,心口顿时软的不像话。  

  “嗯,晚安!”  

  易警言不在,家里便只剩下季微光和季承曦两个人,微光嫌弃季承曦的厨艺,两人便只好开车出来吃。季承曦点菜的空当,微光闲的无聊,便拿出手机和易警言聊天。  

  今天是易桥和姜阿姨两家人正式见面的日子,虽然在法律上已经成为一家人,甚至在今天之前,两家人也或多或少见过几次面,但说到底,情感上依旧是生疏陌生的,饭桌上自然也就少不了那些漂亮的场面话。  

  姜阿姨是个典型的温柔小女人,易警言对于她和自己父亲的再一次结合也挺满意,但这并不表示他愿意应付这些对于他而言,极为陌生的半路亲戚。  

  于是,便也在饭桌下和微光聊的热乎。  

  易桥作为警察,老早便发现了易警言的一心两用心不在焉,只不过易警言伪装的好,面上看不出异常,他便权当没看见。  

  易桥也不是什么擅长人际交往的好手,平素又习惯了冷着一张脸,一顿饭吃下来着实把他累的够呛,好在饭桌上还有姜阿姨在那调和,这顿饭总算是平安无事的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