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四十章 校庆晚会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110 2017-01-12 12:50:05

    活动开始筹备的第一天,老大便搬了把椅子坐在宿舍中间开始安利。  

  “来来来,姑娘们,有才的有貌的统统报上名来,让大爷瞧一瞧看一看了啊。”  

  小四双手托腮成花托状:“爷,你看我可以吗?”  

  老大装模作样:“勉勉强强凑合吧。”  

  小四一个枕头便扔了过去,笑闹了一番,老大正色:“不闹了,说真的,你们有什么节目没啊?”  

  微光笑了:“老大,我们要真有什么才艺,班会上我们就说了。”  

  “诶,老大。”阿二有些不理解,“难道没人报名吗?不能吧?”  

  “你不知道,我们主席放话了,每人手上至少要有5个节目,然后挑出最好的几个,说什么今年一定不能被艺术系的比过去。”老大仰天一声叹息。  

  几人顿时默然了,他们系学生会的主席和艺术系的主席是死对头,这事基本系里人尽皆知,但是,人家可是艺术系诶,能歌善舞的不在少数吧,这要赢过他们……  

  阿二同情的在老大肩上拍了拍:“兄台,保重!”  

  几乎是同时,三人齐齐上床,躺尸。  

  穆子瑶得知这事,也是笑的前仰后伏:“你们系主席也太有才了吧,人家艺术系可全是艺术生诶,比得过才怪,所以呢?后来老大怎么办的?”  

  “不知道。”季微光摇了摇头,“我没问。”  

  说话间,两人点的面正好上来,微光去拿了碗筷回来,坐下:“对了,你们系没动静吗?”  

  “怎么可能没有。”穆子瑶接过筷子,“不过你一想便知道咯,中文系嘛,报上去的都是什么古筝、笛子啊之类的,哦,还有一个诗朗诵。”  

  “你呢?不想唱个歌什么的?”季微光打趣。  

  “得,你可饶了我吧,要是自己系里面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晚会,指不定一时兴起还可以上去玩玩,这可是校庆晚会欸,我还是别丢这个人了。”  

  穆子瑶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忍直视的画面,整个人都抖了三抖,不过接触到某人嘴角藏不住的笑容,穆子瑶顿时气笑了。  

  “好啊你,拿我寻开心是吧?”  

  “我错了我错了,吃面,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季微光赶紧求饶。  

  吃完饭,两人一块去逛超市,季微光捡了一包薯片放进购物车,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好像有段时间没见着季寒了?”  

  “哪有,上周四才见过。”穆子瑶提起季寒就咬牙切齿的,“不对劲,好端端的你提他做什么?季微光,我郑重提醒你,你可是有主的人。”  

  “是是是。”见穆子瑶又一次跑偏,微光也不费口舌解释,赶紧应道,“但是子瑶,你为什么就那么讨厌他呢?”  

  穆子瑶随手扔进车里两袋零食,转过身一本正经。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同样,讨厌一个人更加不需要理由。”  

  好吧,季微光没话可说了,原本还想着凑合凑合呢,但是看她这讨厌的程度,估计是不可能了。  

  两人买齐东西去结账,季微光却突然接到了老大的电话。微光向穆子瑶眼神示意了一下,拿着手机先出去了。  

  “喂,老大,怎么了?”  

  “没有啊,不是,怎么回事啊?”  

  ……  

  穆子瑶拎着一大包东西出来,就看见季微光站在那,直愣愣的在发呆?  

  穆子瑶走过去,用手肘碰了碰她:“干嘛呢?谁啊?打电话。”  

  “哦,老大。”季微光回神,伸手接过一边的袋子,两人一块拎着。  

  “老大?她找你什么事?”  

  “她问我是不是报了名,我说没有,然后她就说等她回去再说。”季微光自己也很困惑,“乱七八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报名?报什么名?”穆子瑶突然想到什么,一声惊呼,“校庆晚会?”  

  “嗯。”季微光点了点头,“我没和谁说要报名啊,不知道,应该是弄错了吧。”  

  穆子瑶想了想:“我觉得不对,我们宿舍有个在校学生会的,今天是确定表演节目的日子,微光,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好。”  

  老大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三双眼巴巴的眼神,当事人反倒是一脸的淡定。  

  “子瑶。”老大打了个招呼,对她在宿舍却并不奇怪。  

  “你电话里说的到底怎么回事?”微光正要开口,却被子瑶抢了先。  

  老大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看着微光,也不绕什么圈子了:“我今天去开会,发下来的节目单里面有你的名字。”  

  “怎么可能?阿三不是没报节目嘛。”小四看着老大。  

  “对啊,再说了,我们系报上去的节目,不是你们部门负责吗?”阿二也看向老大。  

  几乎同一时间,季微光穆子瑶的视线也齐齐投了过去。  

  老大一下被四双眼睛盯着,顿感亚历山大,只能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解释清楚。  

  校庆晚会的节目确定流程,是先由各个院系组织报名,然后各个院系对本系的节目进行第一轮的筛选确定,将节目单报给校学生会,再由校学生会进行第二轮的筛选,然后结合各个社团的节目进行最后的确定。  

  微光没有报名,老大也清楚,而且系里报上去的节目也的确没有她,所以在她看到学校发下来的最终表演名单的时候,都懵了,后来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微光在社团里报的名呢?不过到底是不确定,所以才打了那个电话。  

  奶茶店里,季微光蹙着眉头,思索着是哪一环节出了问题,就见穆子瑶气愤的一拍桌子:“一定是霍雅兰。”  

  “子瑶。”季微光叫住她。  

  “微光,一定是她,她就在校学生会,肯定是她搞的鬼。”  

  “子瑶,就算她在学生会,但你别忘了,她就是一个小小的干事,能有这么大权力?再说了,这要没弄好,晚会搞砸了,他们学生会可是会担责的,主席有那么傻,让他们这么胡闹?”  

  经她这么一分析,穆子瑶也冷静了下来:“那怎么办?”  

  “不怎么办。”季微光很是淡定,“我已经让老大去说了,我没报名,这事本来就是一个乌龙,总不能强人所难吧。”  

  “对哦。”穆子瑶恍然大悟,顿时笑开了,随即突然又苦着一张脸,“唉,还以为这一次又可以看见你跳舞呢,可惜了。”  

  “去你的!”  

  季微光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一个一笑而过的乌龙,却没料到这是特意为她准备的坑,只等着她往里边跳。  

  老大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怎么好,微光正好从外面买完饮料进来,刚推开宿舍门老大就迎了上来。  

  “阿三,你真什么才艺也不会吗?唱歌呢?”  

  微光立刻便反应过来,事情估计不会按照她想的那般进行了。  

  “出什么事了?”  

  “阿三。”老大哭丧着个脸,“节目单已经给老师看了,估计,好吧,是不能改了,所以,你大概是要被赶鸭子上架,非表演不可了。”  

  “怎……怎么会?”季微光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的一发不可收拾。  

  “之前发给我们的那份节目单,就是已经交由老师拍板了的,所以,现在只能错着来了,主席让我跟你说,这段时间好好准备准备。”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阿二走过来,很是不忿,“他们做错事,凭什么让我们来补。”  

  “就是啊,不能和老师说说,就说之前那份有错误,再交一份正确的嘛,反正节目变数这么大,这种事情应该很正常吧。”  

  按理说是应该这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校学生会那边好像铁定了心要错着来了。  

  老大也就是个小干事,上头发话她也没办法呀,只能好说歹说的哄着微光,力求到时候晚会的时候别开天窗了。  

  搁谁遇到这种糟心事,心里都不舒坦。季微光没给老大准确的答复,哼!她才不大度,她在家本来就是怎么任性怎么来的,现在明显被赶鸭子上架……季微光只感觉自己心里憋着一口气,郁闷死了。  

  季微光没做准确的答复,结果第二天,自己系里的主席就跑来找她了。  

  也没什么特别的,先是表达了一番歉意,然后就是问她有没有什么才艺,能不能上台表演。  

  虽然她自己没在学生会,但是毕竟是学长,即便心里再怎么不舒服,该有的礼貌也是要有的。  

  刚和学长道别,易哥哥的电话便过来了。  

  季微光一边往回走,一边和易哥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易哥哥……”季微光突然开口叫他。  

  “嗯,怎么了?”  

  “算了,没事。”  

  季微光笑了,原本想把这些事告诉他的,但还是算了吧,易哥哥本来就够忙的了,还是别说这些糟心事了,反正她自己也能搞定。  

  只是,表演节目?  

  季微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季微光刚回宿舍便被穆子瑶给堵在了楼道,穆子瑶穿着她的兔子拖鞋,跑的气喘吁吁的,看见季微光的时候,犹如看见肉骨头的小狗,两眼瞬间发光了。  

  “微……微光,正好,我,正准备,去宿舍找你呢。”  

  “干嘛呀?”季微光扶住她,“别急,你先把气喘匀了。”  

  穆子瑶听她的话,深呼吸几下,调整好了呼吸,这才说道自己的来意。  

  “微光,我问清楚了,你那件事就是那个霍雅兰捣的鬼。”  

  “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