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三十八章 未来媳妇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112 2017-01-10 12:31:12

    “喂,微光……”季承曦一听微光的声音,语气不自觉就柔了下来,“还在睡?”  

  “哦,没事。”季承曦见微光还在睡,不忍心打搅她睡眠,只能赶紧说正事,“警言有没有在公寓?”  

  “易哥哥?”  

  季微光整个人拢在被窝里,被电话吵醒还有些迷迷瞪瞪的,一听易警言的名字,瞬间便清醒了一半。  

  “没有啊,他不在公司吗?”微光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起来易哥哥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回来?”  

  她昨天和穆子瑶玩的比较晚,回来直接就睡了,好像还真没看见易哥哥。  

  “嗯,他昨天应该是在家住了。”季承曦顿了顿,“微光啊,你现在睡醒了吗?”  

  “什么事?”  

  “我有份文件落在房间了,就在桌上左手边,你起来收拾收拾给我送过来,正好中午,请你吃好吃的。”  

  “噢,知道啦。”季微光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十五分钟。”  

  季微光把文件送去公司的时候,易警言还是没来。  

  “易哥哥呢?还没来公司吗?”季微光左顾右盼。  

  “嗯,打电话也没人接,估计事情还没忙完吧。”  

  季微光在办公桌前坐下来:“易叔叔叫他回去是有什么事啊?”  

  “不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季承曦拿着文件站起身,“你在这等我会,弄完这个我们去吃饭。”  

  “嗯,知道了,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季微光趴在办公桌上,无聊的等了会,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给易警言拨了一个电话,结果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微光不死心的又打了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莫名就有些心慌起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就算之前易警言故意避着她的死缠烂打的时候,他都没有在接通的情况下不接她电话。  

  大拇指无意识的摩挲着已然黑下来的手机屏幕,想了想又拨出去一个电话。  

  季承曦处理完工作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微光坐在沙发椅里,沉思着,很有些苦大仇深的味道。  

  “我就出去了一会,怎么了这是?”  

  “哥。”季微光突然抬起头,“易哥哥妈妈的墓地,你知道在哪吗?”  

  临近元宵,除去早早就开始工作的上班族们,家家户户都踩着这春节的小尾巴,阖家团圆欢快,郊外人迹罕至,更遑论坐落于郊外的这座墓园了。  

  不同于市区的热闹喧嚣,这里满满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今天难得的晴天,阳光很亮,带着冬日的澄澈,却没有半分暖意,依旧是萧肃的冷清。  

  季微光找到易警言的时候,易警言似乎已经在这站了许久。  

  一身黑衣,一动不动站的笔直,让季微光莫名想到安南山寺庙门口的那棵松,沉默又固执的守候着。  

  季微光走过去,不作丝毫犹疑的握住易警言垂在身侧的手。  

  很凉,微微有些冻久之后的僵,季微光握住他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动了一下,但他始终看着面前的墓碑,没有扭头看她,也没有说话。  

  “阿姨,你好,我是季微光。”微光与易警言并肩而立,问候道。  

  易警言妈妈走的早,这还是她第一次见。照片上的女人很年轻,笑的温柔,季微光觉得,她一定是个好妈妈。  

  “其实我对她没什么印象了。”易警言突然开口,“过来看到她照片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连她什么样子都快记不清了。”  

  季微光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更用力的回握住她。  

  她给易叔叔打了电话,才知道原来易叔叔要结婚了。季微光扭头看向他,却只能看见易警言的侧脸,有阳光从那边射过来,光线滤过,轮廓在隐约见看不分明。  

  微光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她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一直没想过,易叔叔有一天是会再婚的。在她的认知里,易家,就应该是易叔叔和易哥哥,不多不少,两个人。  

  她说不清那一瞬间自己的心情,有些难以接受,但,好像又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那么易哥哥呢?他会觉得难过吗?  

  “易……”  

  季微光刚想开口,就听得一道熟悉的声音穿来,很轻,好像一出口就会被吹散在风里。  

  “我爸要结婚了。”  

  不咸不淡的语气,让季微光莫名一阵心疼。  

  “易哥哥,你现在难过吗?”  

  有一小会的沉默,然后她看见易警言低下了头,对上了她的眼,脸上是她熟悉的温柔暖意。  

  “我难过什么?傻不傻。”  

  “那你……”  

  季微光想说那你为什么还要闹失踪来这里呢?但想了想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易哥哥现在是在故作坚强吗?  

  “其实我挺高兴的。”易警言的视线有些飘散,看着碑上的那张笑脸,却怎么也无法聚焦。  

  “这么些年,他一直把警局当家,但其实他并没有那么热爱工作,只不过不想回家,家里回忆太多,也太空荡荡了。”  

  “我们都是男人,从小到大几乎没谈过心,但我知道,他很累,所以上次他主动提到相亲那事,其实我是高兴的,那个时候我就想过可能会有这个结果。”  

  季微光鼻头发酸,突然转身抱住了他,小脑袋埋在他怀里。  

  易警言笑了,抬头就揉了揉她脑袋,回抱住:“担心我?”  

  “嗯。”季微光重重点头,闷闷的声音从他怀里透出来,带着浓浓的控诉,“你不回家,也不接电话。”  

  “没听到。”  

  易警言是真的没听到,大概那个时候走神太严重了吧。  

  对于易桥再婚这事,易警言是赞同的,甚至有些高兴。其实在他小时候,就有人给易桥介绍,但都被易桥给拒绝了,一是放不下他,二是心里还放不下他妈妈。  

  从家里出来,易警言本是打算回公寓的,但不知怎么就开车来了这里。  

  怎么说呢?妈妈走的太早,小时候关于她的记忆现在都已经模糊不清了,就像褪了色的老照片,细节早已泛黄,徒留下一个隐约的不真实的轮廓。  

  易警言觉得有些矛盾,内心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对于自己父亲再婚,他是乐见其成的,却偏有些自己也说不出的难受堵在胸口,有些透不过气。  

  他站在这里,这么长时间其实什么也没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干什么,只是纯粹的站着。  

  好像这样心里就能舒服一点。  

  “易哥哥,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小丫头突然从怀里仰起头,大大的眸子里满是坚定,还带着些潮湿的水意。  

  易警言只消一眼便知道小丫头误会了,估计这会肯定以为自己怎么难过呢?  

  不过想想自己的行为,也难怪她会如此以为。  

  易警言笑了笑,从自己怀里把她拎出来,十指紧握,站好。  

  “妈,这是微光,我女朋友,你未来媳妇。”  

  季微光瞬时羞红了一张脸,未来媳妇?哈哈哈,她这算不算是丑媳妇见公婆啊。  

  “你老公要结婚了,对方是个小学老师,挺好的,现在有人照顾他,你也可以放心了。”  

  “天冷,你在那边好好保重,改天再来看你。”  

  易警言说完,牵着微光的手动了动:“有什么要说的吗?该走了。”  

  季微光还沉浸在未来媳妇的幻想中不可自拔,听易警言这一问,当即便开口道:“阿姨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易哥哥的,嗯还有易叔叔,我们都会好好的,那我们先走了,阿姨再见,我一定会再来看你的。”  

  回去的路上,易警言开车,行至一半,季微光正有些昏昏欲睡,突然听到一阵很大的响声。  

  季微光一个激灵,瞬间瞌睡虫全给跑了,见易警言正笑着看自己,一张小脸不自觉就红了。  

  季微光抱着自己肚子,很是不好意思:“呵呵,我好像是……饿了。”  

  易警言也察觉现在已经过了饭点了,加大了速度:“怎么没吃饭就跑过来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季微光为自己叫屈,“你都不接我电话,我哪有心情吃饭啊。”  

  再说了,要不是她跑过来了,说不准现在易哥哥还像个望夫石一样傻傻的站那受尽冷风吹呢。  

  额……望夫石?好像形容的不大贴切啊,哈哈。  

  季微光摇了摇头,把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全赶走:“易哥哥,下次无论如何你都不许不接我电话了。”  

  “好,保证没有下一次。”见丫头一脸严肃的要求自己,易警言赶紧应了。  

  某人这才满意,洋洋得意的开始炫耀,满满的求表扬求夸奖的小表情。  

  “我给易叔叔打完电话,一猜就猜到你在这里了,怎么样?我是不是特聪明?”  

  “嗯,我们微光最聪明了。”  

  “那是。”季微光傲娇的一抬头,没两秒突然又一脸神秘兮兮的趴了过去,小声道。  

  “欸,易哥哥,你说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易警言笑而不语,季微光却是自个在那边欢腾开了:“这充分说明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哈哈。”  

  车子转了个弯,易警言看了看快要得瑟上天的某人,出声笑言道:“还有力气闹,不饿了?”  

  “饿。”  

  被微光一秒变脸的小模样给逗乐,最后一点郁结也彻底消散,易警言含着笑,又加快了速度。  

  得抓紧时间去投喂某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