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三十七章 离开是为了下一次重逢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182 2017-01-09 11:42:55

    季微光在自家楼底下见着赵子轩的时候,很是意外。  

  她今天刚好感冒完结,第一时间就被穆子瑶给叫出去了,见到面两人又很是互相嫌弃了一番,然后才手挽手感情颇好的一起逛街吃饭。  

  晚上分开的时候她临时起意想回家拿点东西,结果居然就在这遇见了赵子轩。  

  赵子轩似乎在这等了有一段时间了,看见她,笑的晴朗:“还以为今天又见不着了。”  

  “你在等我?”季微光走近两步。  

  “也不是,就是过来碰碰运气,见到了最好,见不到也没什么关系。”  

  季微光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找我有事吗?”  

  “有点。”赵子轩沉默了会笑了笑,抬头看她,眼睛里闪着细微的光,“我要出国了。”  

  “出国?”季微光被这消息打的有些措手不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出国?”  

  “也不是突然。”赵子轩笑的疏朗,“高考完后就有这个打算,只不过一直在犹豫,现在只不过终于下了决心。”  

  季微光沉默的点了点头,就听赵子轩继续说道。  

  “手续都办的差不多了,过两天就走,想着过来再见你一面,看来我今天运气还不错。”  

  “那,你还回来吗?”  

  “不知道,还没想那么多,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呗。”  

  “嗯,那,一路顺风。”  

  两人一时又陷入了沉默,就在季微光想着要不要找个话题聊聊的时候,就听见赵子轩明显含笑的声音传了过来:“看来你的那顿饭,我是没机会吃了。”  

  经他一提,季微光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差他一顿饭了,也笑了。  

  “给你留着,什么时候等你回来了,给我打电话。”  

  “好。”  

  赵子轩看着微光大笑。  

  “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要回去了。”赵子轩顿了顿,“我,可以抱抱你吗?”  

  季微光先是一愣,然后大方的笑着张开了双臂:“今天姐姐大方一次,随便抱!”  

  原本有些伤感的氛围经微光这样一打趣,瞬间有些欢快了。赵子轩浅笑着上前,小心翼翼的珍视的抱住她,所有情绪都随着这样一个拥抱悄悄的埋在了心底。  

  “微光,你要快乐。”  

  “嗯,你也是。”  

  季微光回到公寓的时候都还有些郁郁寡欢,打电话给穆子瑶说了赵子轩要出国的消息,就连穆子瑶也有些沉默。  

  这份心情不关乎其他,只简单的为一个朋友的离开。  

  所以沉默,所以感伤。  

  毕竟,无论如何,季微光其实是感谢他的。  

  不过这份伤感也就持续了那么会时间,毕竟又不是生离死别的,大家都在努力,沉淀自己,然后彼此都以更好的面貌重逢。  

  分离的人总是会再见的,在更好的时光,以更好的我们,然后在新的岁月里浅笑嫣然,就着老故事下酒,微醺了这一季的时光。  

  季承曦最近有点讨厌,这是易警言和季微光的共同感受。  

  季微光窝在易警言的房间,托着腮看着她家易哥哥认真工作的模样,小欢喜正冒着泡呢,某人突然推开门进来,然后一言不发的把她提溜走了。  

  特意去超市买回的葡萄,微光和她易哥哥你一个我一个好不甜蜜的时候,某人沉着一张脸过来,三下五除二把葡萄一下全塞嘴里了。  

  微光和她易哥哥窝在沙发里,头靠着头肩并着肩乐滋滋的看着电视,某人一个跨步走过来,死皮赖脸的挤进两人中间坐下,硬生生把两人分开了。  

  季微光抱着易哥哥的胳膊,进行小情侣间甜蜜的撒娇,气氛正浓时,某人抱着胳膊脸似关公,两眼灼灼的盯着看。  

  简直是煞风景!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又被季承曦给搅乱了的时候,季微光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老话有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季承曦简直是欺人太甚!  

  在这场兄妹大战中,遭殃的无疑是另一个当事人易警言,在眼看着两人爪子就要开始上脸的关键时候,易警言眼疾手快,抱着微光回了卧室,避免了这场世界大战。  

  至于季承曦,那当然是以男人的方式解决。  

  两人坐在楼下小区的公寓里,易警言打开一罐啤酒递给他。  

  “你最近的行为真够幼稚的。”  

  “是吗?”季承曦喝了一口啤酒,“我觉得还好吧。”  

  易警言不欲与他绕圈子,毕竟这段时间他自己也实在是烦不胜烦。  

  “你到底有什么意见?”  

  “我妹都被你拐跑了,和我怒目相视的,我能有什么意见?”某人哼哼的,很是一个不服气。  

  易警言却是笑了,感情是这个妹控吃醋了。  

  季承曦虽然嘴上对季微光各种嫌弃,两人平时更是掐得厉害,但在季父季母都忙的情况下,微光根本就是季承曦一手带大的,微光对他而言有多重要,易警言不是不知道。  

  只不过没想到他居然会别扭成这个样子。  

  还好对方是自己,要换是一个陌生人拐走了微光,估计现在季承曦就不是简单的搞破坏而已了。  

  易警言突然有些感谢季承曦的手下留情。  

  本来想和他谈一谈的,但易警言突然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喝酒不说话。就让他别扭去吧,总归是念着微光,别扭也别不了多长时间。  

  最重要的是,微光现在是他易家的人,板上钉钉,跑不了了。  

  将最后一口酒喝完,易警言起身,很是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季承曦的肩膀,然后,哼着小调上楼了。  

  留下满心满眼觉得被自家妹妹抛弃的某人,举杯邀明月,对月独伤怀。  

  易警言回去的时候就见微光自个眼巴巴的在客厅等着,见他独自一个人上来,微光探头朝他身后看了看:“我哥呢?”  

  “楼下。”  

  “什么啊。”季微光高高的嘟起嘴,“我哥怎么回事嘛,以前都没这么讨厌。”  

  易警言笑着揉乱了同样闹脾气的某人的头发:“等会你给他撒撒娇就好了。”  

  “我?给他撒娇?”季微光头一扬,“我疯了吧我。”  

  “你哥是寂寞了。”易警言忍笑,“哄哄就好了。”  

  季微光沉思两秒,突然恍然大悟:“他又被拒绝了?难怪,他就是眼红,嫉妒!”  

  易警言见微光想佐了,不过也没想着去指正,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要体谅点,单身狗伤不起啊。”  

  易警言今天被易桥给叫了回去,季微光便和季承曦难得的来了一场两人间的兄妹约会,以抚慰季承曦受伤的小心灵。  

  兄妹俩驾车去了常去的那家店好好的吃了一顿大餐,又被微光拐着去看了她最近眼馋了好久的电影,两人这才坐在甜品店里歇歇脚。  

  季微光舀一口自己芒果味的冰淇淋,又尝一口季承曦香草味的冰淇淋,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果然,大冬天的就是要吃冰啊,爽!”  

  “现在是爽,小心晚上闹肚子。”季承曦伸手擦了擦微光的嘴角。  

  “怎么会?我肠胃多坚强啊,再说了,你不是也吃了,闹肚子还有个人陪着,也不亏啦。”  

  “尽是些歪理。”  

  “我乐意。”  

  季微光歪着头又塞了一大口,冲季承曦笑的高兴。  

  “我过两天要出趟差。”季承曦突然开口。  

  “出差?去哪?”  

  “扬州,大概要四五天左右。”季承曦顿了顿,语气突然凶凶的,“你在家安分点。”  

  “什么叫安分点啊,我什么时候不安分了?”  

  “女孩子要知道保护自己,别一天到晚的就往人家跟前凑,晚上睡觉记得锁门,在自己房间待着,我会打电话检查的。”  

  季承曦想到自己出差就留下易警言和微光两个人,瞬间觉得天都要塌了,以前还好,即便微光见缝插针的往上粘,易警言好歹还能正人君子的拒绝挡一下,但现在……季承曦可真的放不下心啊。  

  要不是这个项目一直以来是自己跟,他还真像让易警言去。  

  “放心啦,有易哥哥在,没事的。”  

  季微光忙着吃冰淇淋,没察觉季承曦话里的言外之音。  

  季承曦眉头跳了跳,就是因为有你易哥哥在,我才不放心的好吗?  

  季承曦张了张嘴,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结果就听得微光的手机一道清脆的提示音响,微光看了一眼,放下了手里的小勺子。  

  穆子瑶:和你家哥哥约会怎么样?【奸笑奸笑】  

  季微光:勉强凑合吧,干嘛?难道你还居心不良?  

  季微光的消息刚发出去,就看见屏幕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果然,没一会时间穆子瑶的消息就过来了。  

  穆子瑶:去你的居心不良,姐是那种剪不断理还乱拖泥带水的人嘛。  

  季微光:是是是,你最是抽刀断水冷酷无情了。  

  穆子瑶:【刀】【刀】【刀】  

  季微光一下便笑了出来,季承曦疑惑的看她一眼:“看什么呢?这么欢?……不会是警言吧?”  

  “哎呀不是啦。”季微光手指灵活的在屏幕上划动着,“易哥哥和叔叔在一块呢,哪有时间和我聊啊。”  

  小语气说不出来的落寞。  

  季承曦失笑,伸手就在她头上一顿乱揉:“还要什么?我去买。”  

  “不用了。”微光三两下将杯里最后一点冰淇淋扒到嘴里,“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哈,拜拜!”  

  “微光,微光……”  

  季承曦措手不及的就这么突然被扔在甜品店里,反应过来,只觉得心口上又被插了一把刀。  

  不是说好今天是他们兄妹间的两人约会嘛,这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易警言那厮!  

  妹夫果然是这世上最可恶的生物,没有之一。  

七月清湫

好想奖励我自己,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