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三十六章 同心锁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224 2017-01-08 15:08:33

    季微光昨晚上睡的早,今早起的时候就连一直早起的爷爷奶奶都还睡着呢。  

  季微光梳洗打扮完,想着去外面抱一些树枝树叶的把火塘给烧起来,好让爷爷奶奶起来的时候能暖暖和和的,结果刚打开门,直接就愣了。  

  易警言昨晚上赶了一道的路,到的时候天刚刚泛白,本来以为还要等上一段时间的,结果没多长时间门就开了,然后他朝思暮想的姑娘俏生生的站在门口。  

  易警言张开了双臂,等着某人欢呼着热情的扑上来,结果他这都做好了被熊扑的准备,理应扑上来的某人却呆了。  

  等了会不见反应,易警言笑着走上前去,拍拍她的头:“傻了?”  

  “易,易哥哥,真是你?”季微光大脑仍处在当机中,难不成自己其实没睡醒在做梦?或者起太早出现幻觉了?  

  “不是我还能是谁。”易警言伸手给了她一个拥抱,带着些风尘仆仆沾染的夜晚的寒意,“早啊,微光。”  

  被真真切切的抱住,季微光总算相信了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幻觉,当即便乐的眼睛都快没了。  

  “易哥哥真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某人说想见我,所以我就来让她见见咯。”  

  “啊易哥哥我爱死你啦!”季微光高兴的不喘气的叫唤道,抱着易警言的脑袋,豪放的踮着脚在他脸上狠狠的吧唧了一口。  

  两人的事情都没和家里说,就连季承曦都不知道,其实倒不是说故意瞒着,就是彼此默契的都没说。  

  易警言少年心性的一时冲动跑了过来,就算和季家再这么亲近,这临近过年的要真进去和大家碰面,也难免有些唐突了,更何况还有其他亲戚在呢。  

  易警言没进去,微光早餐都吃的有些心不在焉的,匆匆扒了两口便找了个理由跑了出来,临走的时候还顺走了两个包子。  

  季微光把揣在怀里的还热腾腾的包子递给易警言,又从兜里掏出一袋牛奶,像小孩子一样献宝的表情,直接把易警言给逗笑了。  

  季微光爷爷家附近有一座安南山,这没什么特别的,山上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寺庙,这也没什么特别的,稍稍有些特别的,大概就是安南山寺庙里的同心锁,在这附近小有名气,每对小情侣小夫妻基本都有去挂过。  

  安南山季微光不止来过一次,但和易警言来还是第一次。  

  刚爬到半山腰,季微光就累了,哼哧哼哧的直喘气。  

  “不行了,易哥哥,我们休息会再走吧。”  

  “累了?”易警言好笑,是谁在上山前信誓旦旦还鄙视自己来着?  

  “我才没累。”季微光狡辩,“我是今天衣服穿得比较多,太重了好吗?”  

  季微光旁的没有,但胜负欲可不是一般的,见易警言明显不相信的样子,当即受到刺激一下子蹦了起来:“不休息了,走。”  

  微光做好了准备势要与易警言一较高下,以证明自己停下来休息是因为衣服穿太多而不是体力不行,然后就看见易警言在自己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  

  “……干嘛?”  

  “上来。”易警言头也没回,好像说话的不是自己一样。  

  季微光张大了嘴巴:“易哥哥,你这是要背我啊……”  

  可是这不是在逛街,也不是在漫步,现在他们可是在爬山诶,虽然山不怎么高吧,但背着一个人……  

  微光突然动了坏心,故意一下子重重的压了上去。  

  “GOGOGO,出发!”  

  看你背着一个人还怎么云淡风轻若无其事。  

  季微光是抱着就算不把你重死也要把你累死的心思趴上去的,结果到了山顶,易警言依旧脸不红气不喘的,反倒是她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了。  

  两人挂好同心锁,微光虔诚的在心里许了愿,这才像办完一件大事一般重重的吁了口气。  

  季微光许愿的时候易警言一直在看她,然后就见证了某人前一秒还一脸虔诚的许愿,后一秒便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叫唤饿了这一历史性的画面。  

  易警言无奈的牵过她的手带她去吃东西。  

  “想吃什么?”  

  “城东施家的辣椒炒肉水煮鱼,家门口的西红柿牛腩,易叔叔的黄瓜炒火腿!还有糖心蜜意家的蛋挞慕斯芒果布丁!”  

  易警言失笑,捏了捏她鼻子:“还带指名的啊。”  

  “不是你问我想吃什么的嘛。”  

  易警言笑的更欢,在某人怒视的眼神中终于停了下来:“那些都没有,等下次回家我们再吃。”  

  微光这才想起来现在是在乡下爷爷家,不由失望的嘟起了嘴。给季母去了个电话,微光中午便没回去,两人找了个面馆吃的牛肉面,好在面馆不大,但味道却不错。  

  暖和的汤面下肚,原本饥肠辘辘的胃总算得到满足,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服的张开了。  

  乡下没什么可玩的,两人就手牵着手把安南山附近逛了个遍。  

  日已黄昏,莫名其妙消失一整天的季微光同学终于出现了,然后就迎上了等在堂屋的季承曦充满审视的目光。  

  “呦!大忙人回来了?”季承曦似笑非笑。  

  季微光讪笑着挪到旁边坐下:“哥,还没睡呢?”  

  某人岔开话题的功夫实在是太差劲,季承曦抬了抬手腕:“时间还早着呢,倒是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季微光打着哈哈,顾左右而言他,信口开河的一顿乱说,结果还没把她哥绕晕,反倒先把自己说的有些找不到北,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季微光一个激灵,猛的捂住了嘴巴,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承曦,天啊,她刚刚说了什么?  

  “哥,那个……你吧……没听见……”  

  “很不巧。”季承曦笑的一点不走心,“该听的不该听的一字不落全听了。”  

  “那个……你……我……”  

  就在微光手足无措的考虑着措辞的时候,季承曦抱着胳膊很是冷傲的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然后什么话也没留的施施然走了。  

  几个意思?  

  季微光自个大眼对小眼,这不符合她哥的一贯作风啊,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刨根问底的把事情问清楚,譬如什么时候的事?有多久了?为什么瞒着他?然后痛心疾首表达对她的失望痛心吗?然后顺势敲个诈要个好处什么的嘛。  

  一言不发的走人?这是什么情况?  

  完蛋了,不会刺激过度脑子坏了吧?  

  季微光一个惊悚,想也没想的给易警言去了电话。  

  “易哥哥,我觉得我哥好像有点问题了。”季微光把事情简单说了,然后一本正经的下了结论。  

  “什么也没说?”  

  “嗯。”季微光重重的点头,“对吧,你也觉得奇怪是吧?我哥就特别不可一世特别倨傲的看了我一眼,对了,易哥哥,你觉得我哥那一眼什么意思啊?我总觉得那里面的信息量可多了。”  

  “能有什么意思。”易警言笑出声,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晚上早点睡。”  

  ……季微光第一反应便是难不成自己这两天熬夜的事情易哥哥知道了?但转念一想不可能啊,她又没告诉他,然后就把这句话当成了简单的叮嘱,随意的嗯嗯了两声就过去了。  

  易警言看完资料,已是凌晨两点,原本准备关电脑睡觉,但思绪一个卡壳,易警言还是转去了微博,果不其然就看到了某人的最新动态。  

  看来她果然是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啊。  

  乡下空气好,季微光心情好,等她离开爷爷家的时候,已经圆润的长了五斤。回家没两天,季父季母便又开始飞了,然后微光便怀揣着美丽心情乐颠颠的跟着季承曦搬去了公寓。  

  原本以为因各种原因无法进行的约会事项总算是可以提上日程了,结果就是那么刚刚好,季微光又感冒了。  

  说起来她体质虽说只是一般般,但这个冬天,她感冒的也太勤了点吧,就连季承曦也有些不放心,拉着她去医院好好检查了一番。  

  好在除了感冒没别的问题,季微光被感冒折腾的没精神,晚上草草进了点食然后吃完药就早早躺下睡觉了。  

  易警言担心她又发烧,八九点的时候过来看了看,见她呼吸沉稳正睡得香总算放心,正准备走结果安静的室内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  

  易警言找到手机后接通,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微光,见她没被吵醒这才将手机放到耳边。  

  自放假回家这都快二十天了,结果微光那个没良心的居然一次也没联系过自己,简直太可恶。  

  穆子瑶自个在那边单方斗气了半天,最终终于忍不住率先联系了某人,电话刚接通,穆子瑶便火力全开。  

  “季微光你个没良心的,这么多天你居然都不知道联系我,死哪去了?要不是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你准备什么时候找我啊,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我当初就不应该帮你,太伤我心了,我不管,下次必须大餐伺候,听见没?”  

  穆子瑶缓了口气,还没等继续,然后就听到了一个明显不属于她闺蜜的清冽好听的男声。  

  “嗯,等她醒来我会转告的。”  

  穆子瑶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拿开手机看了看屏幕,是微光没错,那现在说话的人是谁?  

  穆子瑶只感觉自己心肝肺都在颤抖,半天才哆哆嗦嗦的试探的开口。  

  “易……易……”  

  “嗯,我是。”易警言又看了眼季微光,“她现在睡了,等明天我让她回电话你。”  

  “哦,哦。”  

  穆子瑶浑浑噩噩的结束通话,又看了眼时间,这大晚上的他俩竟然在一起?还在睡觉?这才十点呀,季微光那个夜猫子就睡了?  

  这是得有多累啊……  

  OhNo!穆子瑶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七月清湫

说好的加更,今天补上。好像要一种机器,可以自动把脑袋里的想法转换成文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