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三十五章 总不逢时的约会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95 2017-01-08 15:04:11

    自打季微光和易警言正儿八经在一起至今,两人统共见了三次面。  

  一次圣诞,一次元旦。  

  当然,如果非要加上回家这一次的话。  

  而这三次,无一例外都是易警言如不可预期的流星一般,唰的一下就出现在季微光面前,炫目的晃眼。  

  而她,真真是半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是以,面对明天两人约定好的,在她心里无疑定义为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时,微光失眠了。  

  作为一名以往若无意外情况十一点准时上床睡觉的乖宝宝,现在已然凌晨一点,却愣是瞪着大眼睛半点睡意都没有,满心满眼的兴奋,兴奋的睡不着。  

  微光很郁闷,心理和身体上的难受。  

  折腾一天,她乏的紧,却偏偏精神清醒到可以参加高考的程度。不睡觉就休息不好,明早起来肯定要有黑眼圈的。  

  她还想着要打扮的美美哒精神焕发光彩照人的出现在易哥哥面前,闪瞎他的眼,黑眼圈这种不为世人所容的东西怎么可以出现在她精致的脸上?!  

  季微光郁闷,越想睡着越睡不着。  

  瞪着天花板,叹气,翻身,几个回合之后,她终于认命的拿起了手机。  

  微光想的很美好,玩会手机看会小说,等有了困意就立马会周公,半点不耽误的狂奔。  

  以往她就是这么的,玩会玩会不自觉就困了。  

  可是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太好还是太不好,随手扒拉的一本小说竟然精彩的不像话。  

  等她欲罢不能的结束,已然凌晨五点多,微光终于悲愤的抱着被子简直要哭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点本来该清醒的,可是,她真的好困啊……  

  易警言过来接她的时候,季微光正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那是一个睡得香啊。  

  微光睡饱起来的时候已是正午,正好可以吃午饭了。  

  易警言还在,和季承曦坐在一起,季父季母看见她出现在客厅,笑的一脸温柔。  

  季微光不好意思,脸薄的有些红了脸,跟着几人屁股后面上了桌,在易警言旁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易哥哥……”  

  姑娘的声音有些小,刚起有些细细软软的。  

  易警言偏头看她,半点没有责怪的意味:“几点睡的?”  

  “六点,早上。”  

  说起来她也很委屈啊,心心念念意义非凡的第一次约会,居然就这么泡了汤。  

  失眠真不是个好东西。  

  易警言侧头,开口,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量:“先吃饭,我们下午出去。”  

  微光满足了,一双眸子惊亮,抱着碗吃的欢,如同在吃珍品佳肴满汉全席。  

  但是呢,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睡懒觉的孩子是会受惩罚的。  

  季微光碗里的饭刚扒拉一半,季母突然想到了什么兴致勃勃的开口:“微光啊,下午我们母女两个去逛逛街吧,顺便给你买买新衣服,难得有空,说起来我们两个好久没一起逛过街了吧?”  

  “是啊是啊。”季母刚说完季父便附和道,“两人出去逛逛,顺便吃点好吃的,好好享受一下只属于你俩的时间。”  

  面对两双期盼的亮晶晶的眸子,微光刚扒拉进嘴里的米饭瞬时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半晌,才两眼呆滞的点了点头。  

  其实如果可以,她更想享受和易哥哥的两人世界啊。  

  季父季母常年忙,不是各地飞着工作,就是飞往各地学习进修,说起来她和季母的确好长一段时间没一起逛逛街说说体己话了。罢了,难得母后大人有空有兴致,那就去吧。  

  至于易哥哥,来日方长嘛。  

  季微光的“来日”是指明天、后天这种短间隔的来日,而不是那种不知何日甚至颇有些遥遥无期意味的来日。  

  所以在她第二天得知因为易警言小姑从国外回来,所以他和易叔叔要即刻动身去易爷爷家,甚至极有可能要等春节完后才回来,而季父季母得知这一消息,略一思索一拍大腿,难得今年得空,要不我们也回乡下过年吧,这两大噩耗时,季微光只觉得头也疼了心也酸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真是此憾绵绵无绝期,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啊。  

  她和易哥哥当真要等春节后才能相见了吗?  

  可是她那个时候也就差不多要回学校了呀!  

  天啊,她不就晚上失了个眠白天多睡了会嘛,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她?!  

  她亲爱的易哥哥啊……  

  季微光爷爷家坐落于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墨水村,因着季父季母工作的原因,季微光童年有一大半时光是在这里度过的。  

  一直到现在,季微光闭上眼还能想起春天满山满田黄灿灿的油菜花,微凉的春风里浮动着丝丝油菜花特有的香气;醉人的桃花,像姑娘羞涩时脸颊上浮现的那抹绯红;夏天燥热的蝉鸣,山间树木的清香;秋天阳光和稻穗相互交织的温暖的味道;还有冬天,家家户户悄然升起的火塘,柴火烧的劈啪作响,调皮的孩子偶尔丢进几个红薯,不一会飘起丝丝香甜……  

  最特别的,是那两位老人,她熟悉着的有着最温暖面容的,她的爷爷奶奶。  

  来乡下过年,季微光并不抗拒,相反她高兴着呢。只不过,如果在来之前,能多和易哥哥待会,那就更好了。  

  微光是挺伤心伤肺的,想起来就郁闷的想哭,不过她是多明事理多乖一小孩呀,既然逃不过改变不了,那就享受呗。  

  乡下比城里要冷,连空气都更带了几分清冷的味道,却又是沁凉沁凉的,干干净净,每呼吸一下都感觉身上的每一个毛孔舒服的张开,肆意叫唤着要与这大自然更为接近。  

  微光老老实实在屋里烤了半天火,见大人们相互聊得欢,就连季承曦和堂哥都在一边热火朝天着。季微光揣着手机,悄悄摸摸的出了门,窝到了屋旁的那片竹林里。  

  “喂,易哥哥呀……”季微光拉长了尾调有模有样的撒着娇。  

  易警言一如既往的温暖:“到了?”  

  “早到了,我都陪着奶奶烤了半天火了,现在奶奶都睡着了。”季微光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地面,“你呢?你那边是不是也很热闹呀?”  

  “嗯。”易警言的声音有些飘忽,不一会微光便听到了轻轻关门的声音。易警言来到阳台,话里带着明显的引诱:“有没有想我?”  

  “想啊,我刚刚还想了。”  

  微光话答得很快,没一会便听到了易警言满意的笑声:“嗯,真乖,等下次我好好奖励你。”  

  “下次见面都是明年的事了……”提到她的伤心处,微光瞬间又心肝脾肺肾疼了。  

  易警言初时没反应过来,后来一想,过完年可不就是明年了。  

  易警言自个笑的好看:“那怎么办呢?”  

  季微光点地的脚顿了顿,然后改变目标,轻轻踢着脚边的竹子,语气委屈的嘞:“易哥哥,我想见你了。”  

  “那……要不现在视频?”  

  易警言故意画大饼,果然季微光想也没想的便拒绝了。  

  季微光和易哥哥打电话发短信,要多频繁有多频繁,但有一点,那就是宁死不视频。  

  用微光的话说,她都已经那么想他了,看不见还好,勉强可以靠意志力坚强的撑住,但要是视频看见了,看见的还不是真人,她怕想念会如野草般肆意生长,然后她就会不管不顾的飞扑着过去见他。  

  她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时时刻刻的和易哥哥待一块,所以面对这么大的诱惑,她还真没信心可以抵制住了。  

  “过完年你会早点回来的吧?”季微光确认着,得到易警言的回复,立马下了决心的保证道,“那我也会早点回去的。”  

  “易哥哥,你要记得想我啊,因为我也会想你的。”  

  季微光发现自己越发的没自制力了,现在只是听着声音好像就已经忍不住要去找他了,怎么办,她好像中了名为易警言的毒,晚期,没救了。  

  季微光像念清心咒一般在心里来回念叨着“人有四过,不孝为最”,季微光,眼下爷爷奶奶才是最重要的,面对美色得把持住了,不然我可是会鄙视你的。  

  狠狠地鄙视。  

  易警言想着明明很是不情不愿却又强装若无其事挂掉电话的某人,笑的眼角眉梢都生动起来。  

  真是个傻丫头!  

  季承曦实在是不乐意搭理微光,他自个感情还不顺还想让人安慰呢。只不过,实在是看不过眼某人耷拉着头一副要死不活有气无力的模样,凑了过去。  

  “行了,至于吗?统共离过年只剩四天,顶天了也就十天不见,你易哥哥还能不见啦?”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十天,那都多少个秋了。”微光遥望远方很是惆怅,半晌幽幽的叹了口气,“算了,你是不会懂的。”  

  季微光施施然离去,围着爷爷奶奶乖乖巧巧的说着吉祥话,直逗得两位老人合不拢嘴。  

  季承曦愣在原地,一口气堵在胸口,半天没缓过神来。  

  他这是被炫了还是被秀了?他不懂?他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想见一个人又见不着抓心挠肺的难受,偏偏又不能碰不能挠只能让它抓心挠肺的难受嘛,他季承曦在这方面可是祖师爷般的人物。  

  他抓心挠肺的难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搁哪逍遥快活呢。  

  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