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三十一章 圣诞节初吻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26 2017-01-04 12:58:25

    季微光笑的有多灿烂,易警言敲得就有多重。  

  狠狠的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易警言一脸的不满意:“小姑娘家家的,说这些也不害臊。”  

  “我要害什么臊,又不是没睡过。”季微光道理比谁都多,理直气壮的就顶了回去。  

  易警言不理她,转身就往外面走。见易警言走了,季微光连忙跟上去:“易哥哥,你不和我睡,那你睡哪?总不能睡地上吧。”  

  易警言双手抱胸,眼神往沙发的方向示意,季微光顺着看过去,当下便苦了脸,不过没一会时间,她就神采奕奕的抬起了头。  

  “没有被子啊,这么冷的天不盖被子肯定是要着凉的。”  

  季微光正为自己找了一个好的借口而暗自高兴,然后就看见易警言进了自己房间,不一会时间就走了出来,怀里果不其然的抱着一床被子。  

  季微光彻底的打消了念头。好吧,看来这房子除了少一张床,该有的不该有的全有。  

  哼,十分不满意,她要退货!  

  “等会水热了去洗个澡,你放在家的衣服我上次给拿过来了两套,先穿那个。”  

  “哦。”季微光有气无力的应道。  

  洗完澡下一步就是各回各房,各睡各觉了,这美好的一天,这美好的圣诞,真的要这么过去了吗?  

  好不甘心啊!  

  季微光可怜巴巴的看着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来的雪,突然灵光一闪。  

  “易哥哥,我们去下面堆雪人吧?”  

  “堆雪人?”易警言看看时间又看看窗外,“现在?”  

  “对,现在。难得下这么大的雪,要是不好好享受一番多可惜啊,大雪也会觉得委屈的。”  

  季微光说着便回身拿起两人的衣服,递给易警言,不停的催促,压根不给他拒绝的时间:“快点快点。”  

  季微光实在太兴致勃勃,易警言也没想着阻止她,只是怕她冻着,临走前又拉着她细细的给围上围巾,直把嘴巴耳朵都给捂住,只留了两只眼睛在外面,这才放行。  

  季微光原本是不想这么早就睡觉,想再和易警言一起待一会,但真等下来以后,倒是童心大发起来,堆雪人堆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  

  季微光哼哧哼哧地好不容易堆起两个大雪球,双手就冻得通红,冷的一个劲放到嘴边哈气。  

  两人是临时起意过来这边,又是临时起意下来堆雪人,所以手套暖宝宝什么的都没准备,这个时候也只能人工取暖。  

  易警言看不过去,嫌弃的叫她过来,拿出手便开始给她搓手。大冬天的,男生的手本就比女生要暖和,易警言又基本上没碰雪,所以比起季微光冻得快失去知觉的手而言,易警言的无疑就是小暖炉。  

  季微光手刚有点回温的趋势,就抽了回去,死活不让易警言再暖。  

  易警言皱着眉头就要去抓她的手,却被微光一下躲过了:“等会手暖和了更冷,还不如趁现在,反正没知觉,赶紧堆完就没事了。”  

  季微光哈着气在雪地上蹦哒了两下,赶紧又兴致勃勃的进行她未完成的大计。  

  季微光固执起来比谁都固执,易警言见她是真的玩欢了,也就仍由她去。只不过到底怕在雪地里冻得时间久了,手会冻坏,干脆亲自上阵,以缩短堆雪人的时间。  

  有了易警言的帮忙,堆雪人的工作出奇的顺利。没多大会时间,一个大大的有些憨头憨脑的雪人便完成了。  

  季微光找来树枝树叶简单的给它做了嘴巴鼻子眼睛,又解下自己的围巾三两下的给它围上。这才一脸满足的拍了拍雪人的头。  

  “好了。”季微光笑着回头看易警言,“不错吧,是不是很可爱?”  

  “嗯,可爱。”  

  易警言注意力全在微光冻红的鼻子和双手上,完全没时间和精力去关注雪人可不可爱。  

  见雪人也堆完了,易警言赶紧把季微光拉起来,因为自己的手也沾了雪,索性解开自己大衣,将微光的手放进怀里暖着,拉过她,把她大半个人都用大衣包住,抱在怀里。  

  “怎么样?冷不冷?”  

  季微光少有和易警言如此靠近过,因为被他抱在怀里,微光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易警言的气息,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短促又有力。  

  “不冷。”季微光轻轻的摇了摇头。  

  易警言听她说不冷,却还是没半点放松,抱着她往自己怀里又紧了紧:“别又感冒了。”  

  季微光害羞的嗯了一声,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在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热的时候,她果断的挑起话题想引开自己的注意力。  

  “易哥哥,要不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嗯~小言?小微?啊,要不然叫微言好了,毕竟是我俩一块完成的。”季微光刚提出的提议立马又被自己否决了,“算了,微言微言,听着和胃炎一样,不好不好,要不然就小白吧。”  

  “微言不错。”  

  一直没说话的易警言突然开口,季微光却是有些恍惚了,以前她千方百计的故意把两人联系起来的时候,易哥哥都是很不配合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还没等微光想明白,停了一段时间的雪突然又飘了起来。季微光仰着头,看着路灯光线的映照下可以明显看到下落轨迹的雪花,喃喃自语:“又下雪了……”  

  “嗯,下雪了。”  

  易警言始终把视线放在微光的身上,季微光在他怀里,他稍稍一低头便能看见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能尽收眼底。  

  满世界覆盖的白雪,夜空被发射的发亮,在路灯昏黄的光线下,泛着微微的红。整个世界都陷入朦胧中,美的刚刚好。  

  季微光微张着嘴有些出神的看着雪花,脸颊冻得红红的,因为回暖又有些粉扑扑的。  

  易警言看着看着就有些意动,不需要特别的言语,他这般想着便这般做了。  

  季微光正看着雪有些发呆,意识刚回笼便看见易警言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睫毛扫过自己脸颊,温暖的气息打在自己脸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是一个什么状况,嘴唇上便传来一阵有些微凉却柔软的触觉。  

  季微光整个人都像被一道响雷劈中,眼睛下意识睁大,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满脑袋只剩下嗡嗡的声音,全然无法思考。  

  易警言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微光的反应,知道自己突然的举动有些吓着了她,但他却没想就这么结束。  

  抬起放在她腰间的一只手,伸手覆住了她的眼睛。  

  眼睛看不见,触觉便分外的清楚。易警言动作轻柔又专注,就在季微光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易警言终于放开了她。  

  季微光浑身无力,趴在易警言怀里直喘气,好长一段时间才弄明白这一状况。  

  “这是我初吻。”季微光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嗯,也是我的。”易警言笑的好看。  

  事发突然,季微光眨巴着眼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然脑海中闪过易警言说过的一句话。  

  “易哥哥,你不是说我二十岁之前不许谈恋爱的吗?”  

  易警言脸霎时黑了。  

  真真……煞风景……  

  季微光抱着被子躺在床上,想到自己的脑残反应,第N次恨铁不成钢的懊恼的在床上滚了好几个滚。  

  蠢!蠢死了!  

  这种时候就应该打铁趁热威逼利诱的要易哥哥负责,然后一不做二不休的使尽一切手段把自己名分给定下来啊!  

  多好的机会啊,就被自己这么活生生的浪费了啊……  

  季微光欲哭无泪,第一次感觉自己脑袋里简直装的都是浆糊,想到易警言蓦然黑下来的脸色,季微光简直想找一块豆腐一头撞死!  

  真是蠢他妈给蠢开门,蠢到家了。  

  微光翻了个身,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紧闭的房门,默默咂吧了一下嘴。  

  说起来她都没好好感受一下她来之不易的初吻呢,整个过程一点没想起来,脑海里就只剩下一片空白。  

  现在去找易哥哥重新亲一次……一定是……不行的吧?  

  “啊啊啊啊……”  

  季微光索性把头整个埋进了枕头里,发出愤怒的吼声。  

  老天爷,可不可以让她重来一次啊!  

  季微光可劲懊恼着,易警言却是优哉游哉的很是心满意足。  

  其实当时虽然果断的将想法付诸实行了,但亲完以后他也有点慌。正想着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告诉她,结果……  

  想到季微光一本正经的说自己不让她二十岁之前谈恋爱的那话,易警言还是忍不住的弯了眉眼。  

  真是个小傻瓜!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亲都亲了,人还能跑了不成?  

  左右先盖个章才是正经,至于其他的,等明天她冷静了再说吧。  

  作为罪魁祸首的易警言睡的很好,即使沙发睡的并不怎么舒服,但架不住有好心情的加持,现在就算是拿五星级的床来换,那他也不换。  

  易警言睡的好,季微光却是在各种情绪的作用下翻来覆去直到凌晨才睡过去。  

  一直到睡着,某人心心念念的仍是——  

  明天必须让易哥哥负责!不能让他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