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二十九章 执子之手,与子白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117 2017-01-02 14:40:47

    今天是圣诞,易警言这些日子紧赶慢赶的把伦敦的扫尾工作处理完,就是为了今天。有段日子没见,易警言着实有些想念某个丫头,可最近也不知道是某人体贴他忙,还是在大学乐不思蜀了,基本没几个电话,完全没有之前的那个热情。  

  想到某人身边还有个叫赵子轩的,易警言突然有些担心了。  

  虽然他之前一再放话称,让她去看更多的风景。但是现在,他却不想让她看了。  

  风景总有更好的,所以眼前的就够了。  

  易警言想着给她一个惊喜,过去的时候故意没给微光打电话,其结果就是扑空了。  

  易警言运气算好,刚到B大,还没来得及给微光打电话,便先遇到了穆子瑶。从穆子瑶口中得知微光出去了,还是和赵子轩一起的消息,易警言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圣诞节是能随随便便就跟谁过的吗?  

  易警言正要去找某个没良心的小姑娘,却被穆子瑶给叫住了。  

  “易大哥,我想和你谈谈。”穆子瑶看着眼前这个听说比见面次数更多的男人,开口,“关于微光的。”  

  易警言实在不想让季微光和赵子轩待在一起,别的他不担心,但有一点他却不能否认。他比微光大四岁,所谓三岁一道鸿沟,比起他,同龄的赵子轩应该和微光更谈的来吧。  

  要是微光和赵子轩在一起久了,嫌他老怎么办。  

  以前他不在意,现在却没法不在意。不过听穆子瑶说事关微光,易警言犹豫了会,到底是答应了。  

  穆子瑶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不苟言笑,气场强大的男人,端起咖啡喝了几口,微微定神这才开口。  

  “我和微光是高一认识的,到现在也才四年不到。但这四年,我在她那听的最多的词语便是‘易哥哥’,她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她易哥哥今天怎么了,她易哥哥今天又说什么了,她易哥哥笑了……总之,她高兴也是因为那个易哥哥,难过也是因为那个易哥哥。”  

  “之前我一直很支持她,可是现在……”穆子瑶看着因提到微光而面色柔和的易警言,突然话风一转,“我觉得或许她和赵子轩在一起更好。”  

  穆子瑶努力忽视一秒冷脸的易警言:“微光太喜欢你了,为了你她可以做任何事情,对于微光来说,你是她的全部。可是易大哥,你呢?”  

  “我知道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但是赵子轩却和我们是一样的,我承认你比赵子轩好太多,但赵子轩能时时刻刻的陪着她,微光出了任何事他都能放下全部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最重要的是,赵子轩喜欢她。所以,他会顾及她的心情,会护着她,会对她好。”  

  易警言一直不动声色的听穆子瑶说,但听到这却实在是忍不住了,有些事情不需要别人提醒他自己也知道。但是,他相信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会比他对微光更好,最重要的,他的好才是微光最想要的。只是这一点,他也不需要告诉别人。  

  “你找我就是想说这个?”  

  “不是。”穆子瑶突然笑了,“我只是想帮微光那个傻瓜把一些事情说出来,毕竟,赵子轩再好,你才是她喜欢的。”  

  “微光前段时间出事了,你知道吗?”  

  易警言听到出事两字,心不自觉露跳了两拍。穆子瑶一见易警言瞬间难看的脸色,便瞬间懂了:“她果然傻乎乎的没和你说。”  

  “前段时间微光坐到了黑车,好在她运气好遇到了好心人帮了她一把。”穆子瑶故意把事情说的含糊严重,“回来以后就生了一场大病,一直都是赵子轩忙前忙后的照顾她。而那个时候,你似乎是在伦敦出差,据说很忙。”  

  “出事的那天晚上,微光有给你打电话,但是你没接。”  

  穆子瑶点到即止,不掺杂任何自己的看法情绪,就是故意想让易警言内疚。  

  微光幸好是没出什么事,但万一真怎么样了呢?穆子瑶承认自己是在迁怒,但那又怎么样,她是微光的闺蜜又不是易警言的。  

  易警言要是打来电话,就算天要塌了估计季微光也会第一时间不管不顾的接听。工作再忙能有多忙?接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穆子瑶心疼微光那个傻丫头,傻乎乎的该说的不说,偏偏总爱没用的说一大堆,什么事都先想着易警言,怕他担心,怕他不喜欢自己……明明自己那么好,却偏偏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卑微到了尘埃里。  

  所以才说爱情里无心的总是赢家,谁先动心,谁便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微光要是知道我和你说这些,肯定又要骂我了。”穆子瑶笑了笑,“但我还是要说,她傻,有些事情她不告诉你那我来告诉你。我知道感情这事是不能勉强的,但易大哥,不管你是真的把她当妹妹还是怎么样,你能不能认真的去看待她的喜欢?她太委屈了,我这个旁观者看着都心疼,但她偏偏又固执,明明有别的选择却还是像飞蛾扑火一样孤勇的一塌糊涂。”  

  穆子瑶见易警言沉思,想了想却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即便她知道她并不适合说这些话。  

  “易大哥,你能不能试着去喜欢一下?如果你真的不喜欢她,那么,就和她说清楚吧,让她彻彻底底的死心,到那时候,我一定拖着拽着也会把她拉出来。”  

  “易大哥,我知道我说这些话不大合适,但我想你也是希望微光能开心幸福的,有些事情,并不是忽视逃避就能解决的,你说呢?”  

  易警言并不介意穆子瑶跟他说这些事情,相反他挺感激她的。毕竟,有些事情如果不说出来就永远不会知道。  

  他不是神,不能熟知微光的各种小情绪,所以他不知道,在他举棋不定犹豫看望的时候,微光她一直都在受伤。  

  易警言看着一口气说完所有话突然又开始紧张起来的穆子瑶,笑了。  

  “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她。”  

  穆子瑶愣了愣,反应过来:“嗯,谢谢。”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易警言起身告辞,“今天的事情,谢谢。”  

  穆子瑶看着踏入大雪中抬手给某人打电话的易警言,终于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易哥哥太冷,气场太大,穆子瑶全程都捏着一把汗,好不容易才卯足劲把想说的给说了。  

  不过,希望这次自己的贸然举动不会让微光哭鼻子,不然她肯定要愧疚死了。  

  如果是个happyending就好了。  

  季微光因为赵子轩那句“圣诞快乐”,神色恍惚了好久,突然有些难受的想哭。怎么办?她好像真的欠了他好多啊,这浓浓的愧疚感……  

  所以说,如果一开始保持距离的话就好了。  

  “季微光,你真混蛋,用完人家就甩,鄙视你一辈子。”季微光狠狠的嫌弃自己。  

  在雪地里伤春悲月了一番,季微光总算将心情整理拾掇干净,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寒冷。  

  季微光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吸吸鼻子,正准备打车回去,就接到了易警言的电话。  

  “在哪?”  

  “啊?我在市里啊?”  

  “具体位置。”  

  “具体位置?”季微光看了看周围,将地点报给他,然后才反应过来,瞬间欢快,“易哥哥,你不会过来了吧?真的吗?”  

  “在那等我。”  

  “嗯!好的。”  

  易警言让她在那等着,季微光就真的不挪窝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等着。易警言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某人冻得和围巾一个颜色的脸蛋。  

  “怎么站在这?”易警言不由分说将自己大手贴了上去,给她红彤彤的脸蛋解冻。  

  “你让我别动在这等着的嘛。”脸颊被易警言的大手捂住,季微光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我让你别动就真的不动?不知道找个暖和的地方?”  

  “没关系,我不冷,再说站在外面也醒目,你一眼就能看见我,都不用找。”  

  易警言拿她没办法,这个时候也不由不认同穆子瑶的说法,微光的确挺傻的,傻得让他心疼。  

  “吃饭了吗?”  

  “还没,原本是要吃的,后来出了点事……”季微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一瞬间的黯淡,“然后你就来啦。”  

  易警言不用问都知道那个“出了点事”肯定和赵子轩有关,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喂饱某人的肚子才是关键。  

  “先找个地方吃饭。”  

  “好,易哥哥,我们吃火锅吧,热腾腾的肯定暖和,大雪天和火锅最配了。”  

  易警言牵过季微光的手,握住一同放进自己大衣口袋:“好。”  

  季微光瞬间笑的跟个猫一样,跟着易警言亦步亦趋,手不安分的在易警言掌心乱动。  

  易警言手上用力,低头看了她一眼:“别乱动。”  

  “我没乱动啊。”季微光习惯性的不认账,“易哥哥,你的手真暖和,还大……”  

  “易哥哥,你是特意过来陪我过圣诞的吗?我都没给你打电话诶。”  

  耳边有某个小姑娘熟悉的叽叽喳喳的声音,易警言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实处。天知道,穆子瑶说季微光差点出事的时候,他有多紧张。  

  如果可以,他都恨不得抓住那个时候的自己狠狠揍上一顿。  

  好在,一切都来的及。  

  易警言握紧了掌心的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