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二十八章 圣诞快乐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367 2017-01-01 20:19:19

    季微光最近在思索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虽然最开始是阴差阳错没办法而为之,可是现在,她怎么越来越觉得有嘴说不清了呢。就连赵子轩,最近似乎也是弄假成真有些乐哉其中了,季微光怕再这么顺其自然下去,假的真的要变成真的了……  

  可是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是因为她的关系才把赵子轩拖下水的,现在她总不能倒打一耙吧。  

  要不然就说分手了,赵子轩把她给甩了?  

  可是这样会不会显得赵子轩太薄情?  

  季微光左想右想,越想越郁闷,还没等她想出个结果来,阿二却是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微光……”阿二努力平稳呼吸,“微光,不好了,你家赵子轩出事了?”  

  “什么?”听见赵子轩出事,季微光也没空去管“你家”“我家”这种字眼了,“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车祸,现在人在校医院,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一听是车祸,季微光抓起手机便跑了出去。只是……  

  “不是说你出了车祸吗?”季微光看着面前毫发无损的赵子轩,半天没说话。  

  “车祸?”赵子轩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就是被自行车蹭了一下,崴到了脚。”  

  “什么啊。”季微光虚脱的坐下,“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怎么了。”  

  赵子轩笑了:“我没事。”  

  “同学,好了,回去以后走路小心点,过几天就好了。”医生给简单的处理完,又嘱咐了两句,这才走。  

  季微光看了看他的脚腕:“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微光,等等。”  

  “嗯?”  

  赵子轩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脚,一脸无奈。  

  “你宿舍的人呢?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季微光想也没想便开口说道,却在接触到赵子轩的眼神时,突然心领神会,开窍了。  

  季微光仔细一想,赵子轩真的帮了自己挺多的,要是自己现在不管不顾的,是不是也太不厚道了。  

  “知道了,走吧,我扶你。”  

  季微光将手机揣进兜里,认命的上前将赵子轩的一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走了。”  

  “医生说了你那只脚不能用力,别撑着靠着我点。”  

  “赵子轩,都说了让你靠着我点……”  

  之前季微光生病的时候,是赵子轩忙前忙后的,现在两人完全反了过来。  

  “喏,快吃吧。”季微光将饭搁下,赶紧把双手放进口袋里。  

  “冷吧?你别又感冒了?”  

  “我没事,你快吃吧,那我先走了。”  

  “等等。”赵子轩叫住她,“微光。”  

  “嗯?什么事?”  

  “那个……没事,我就只是觉得,偶尔生次病好像也挺好的。”赵子轩笑道。  

  季微光站在原地一阵沉默,好半天才下定决心的重新坐下:“赵子轩。”  

  “嗯。”  

  “那个,其实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了。”季微光组织了一下措辞,“我们在交往这件事,是不是找个机会说清楚了,当然,不是说一开始就是假的,就是说找个机会,说分手了,不管是你甩我还是我甩你,或者和平分手,都可以,你觉得呢?”  

  “怎么……突然想起提这件事。”  

  “也不是突然,其实我想了很久了,一直这么麻烦你也不好。”季微光故意语调轻快点,“要是挡了你的桃花运,那我不成罪人了。”  

  “什么桃花运啊,没事啊,我没关系的。”  

  季微光顿了顿,下定决心:“我有关系。赵子轩,我……有喜欢的人。”  

  赵子轩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随后没事人一样笑了起来:“我知道。”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季微光摸了摸鼻子,假意咳了两声:“那个……总之还是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聊表谢意。”  

  “圣诞节吧。”  

  “啊?”  

  “圣诞节请我吧,那天,你有空吗?”  

  “哦,有。”季微光看了看赵子轩,“那,我先走了。”  

  “嗯。”  

  季微光莫名觉得有些愧疚,连带着这两天见到赵子轩都特别不自在,不过季微光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比起过分的自在,还是稍稍有些不自在比较好。  

  有时候,太过亲昵也是一种负担。  

  季家一直有个不成文的惯例,只要季父季母在家,那么季易两家便一定会聚在一起吃顿饭,地点在季家,大厨为季父,基本保持一两个月一次的频率,勤的时候一个月好几次。  

  对于这一政策,季微光是它最忠实的拥护者,因为可以看见易哥哥。  

  只不过这一次,她这个最忠实的拥护者却不在。  

  不在就算了,结果还被自己母后大人狠狠的炫耀了一番。季微光看着手机上自家老妈传过来的照片,气的咬牙切齿。  

  季微光一把将手机扔到一边,在床上翻来覆去,悲痛欲绝:“我一定不是亲生的,太可恶了,不带这样的啊啊啊啊啊……”  

  不管微光在学校如何的难受想哭,但这边还是十分愉快的结束了此次会餐。  

  “警言。”吃完饭,易桥叫住他,“过来,我有件事和你说。”  

  “哦,好。”易警言跟季父季母打过招呼,这才跟着易桥回了自己家。明明是自己家,但自从易警言上大学之后,两父子在自己家呆的时间还没在季家呆的时间长。  

  “警言。”易桥不怎么会说话,也没想着绕圈子,直接说道,“前两天,你刘叔给我介绍了一个人,说是让我去看看,认识一下,你,你觉得呢。”  

  易警言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么些年一直是易桥一个人带着他。但易桥是个大老爷们,又常年待在警局,与其说是易桥养大他的,倒不如说是易警言自己长大的。  

  总之,这么些年,易警言不容易,易桥也不容易。  

  易警言身体微不可察的有些僵硬,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爸,你呢?”  

  “我?”易桥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就,还行吧。”  

  易警言笑了,结束了这个话题:“那就去看看吧,如果是个不错的人,也好好交往交往。爸,我先去睡了。”  

  “哦,好。”  

  易桥没想到易警言会就这么接受,说起来这些年他的确是对他疏于照顾,只是不知道何时开始,以前的那个沉默寡言的小男孩,终于也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  

  季微光回去以后做了个梦,梦中她和赵子轩渐行渐远,终成陌路人。醒来以后便神色恍惚,心情久久没能平复下来。  

  其实她从来没想过能和赵子轩成为朋友,至少以前是。她一直觉得,如果不能给对方确定的答案,那么一开始就不要给任何希望。  

  所以她一直都有意无意的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切都脱离了轨道,她和赵子轩总是一个交集套着另一个交集,彼此间的交集逐渐增多,然后,她才发现,赵子轩已经在她生活中占据了挺大的篇幅。  

  至少,现在她把赵子轩当做朋友。  

  和赵子轩说完那些话以后,季微光心里便一直有些空落落的不舒服。  

  她问自己,是喜欢吗?  

  可是不是,她喜欢的人想念的人,依旧是易哥哥。  

  也许是习惯了吧,习惯身边总有那么一个人,安静的守在那。可是心里还是不舒服,涩涩的有些难受。  

  也许圣诞节过后,她和赵子轩会真的像梦里一样,渐行渐远吧。  

  但其实,也挺好的。  

  季微光不愿去深想自己现在这种莫名的心情究竟是因为什么。因为她很清楚,就算弄清楚了原因,她也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所以,知不知道又有什么重要呢。  

  生活不是电视剧,总有些抉择是必须要去做的,或早或晚。生活中存在最多的便是不完美,你总要舍弃一些东西,然后去成就你的那些不完美。  

  圣诞节那天,老天爷很厚道的下了雪,大朵大朵的雪花不计后果前赴后继的往下落,没多大会功夫,整个世界便雪白一片,很有些晶莹剔透的恍惚感。  

  赵子轩到达两人约定的地点的时候,便看见了那个让他难忘的,日后每每想起来都忍不住嘴角上扬的画面。  

  季微光穿着白色羽绒服,脖颈处围着红色的围巾,长发飘飘。她仰着头,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脸上是明显神色放空的淡漠,却愈发显得整个人神圣不可侵犯。  

  那一刻,赵子轩真觉得自己看到了冰雪仙子。  

  这样的季微光,这样在等着他的季微光。  

  赵子轩有些出神,季微光却是感受到了那道视线,率先看了过来。  

  “来了?”  

  “嗯?嗯。”  

  “那走吧,今天圣诞肯定人多,我们早点过去。”  

  “好。”  

  赵子轩走过去,一个人已经整理好了心情,另一个只想尽情感受现在这一刻,两人一如既往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的融洽。  

  雪下的很大,两人都没有撑伞,不一会时间身上就沾染了点点白色。  

  赵子轩看着停留在季微光头发上的雪花,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  

  季微光那天说的话赵子轩再明白不过,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如果不能并肩相伴,那么,就退后一步,在朋友的安全地带默默守护吧。  

  不过,似乎老天也是眷顾他的。就算是这种形式的一起白头,但,也已经足够了。  

  人总是贪心的,所以要在感到满足的时候及时停止自己的欲望。不然,他怕他会舍不得放手。  

  “微光。”赵子轩突然停了下来,叫住她。  

  “嗯?”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我有点急事,这顿饭估计是没法吃了。”赵子轩笑的一如春风。  

  季微光没想到会有这么一茬事,呆了几秒:“哦,没事,你要有急事那你就先去忙吧,这顿饭……”  

  “这顿饭先欠着。”赵子轩把话头抢了过来,“等以后有机会,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吃。”  

  “哦,好。”季微光和他说话需要微仰着头,冷不防的就感受到一阵冰凉,被雪花眯了眼。  

  季微光眯着眼去揉眼睛的时候,突然落入了一个有些微凉的怀抱。赵子轩微凉的声音在耳边清晰的响起。  

  “微光,圣诞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