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十九章 二十岁之前不许恋爱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160 2016-12-22 15:00:17

    这几天季微光因为生病发烧,晚上半梦半醒的,其实根本没休息好。现在看了医生、睡前吃了感冒药,加上又解决了心病,季微光总算是香香甜甜的睡了个好觉。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易警言见微光还没起,担心她烧还没退,于是果断的进了她的房间,探了探额头,见总算是恢复了正常温度,这才稍稍放下心。  

  早上的阳光正好,温暖的阳光洒满了一地,微光抱着被子正睡得香,易警言看了看时间,想了想左右她上午没课,也就打消了叫她起来的念头。正准备折身出去,微光放在床边的手机却是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  

  季微光被消息提示音所扰,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易警言怕吵着她睡觉,拿起她的手机正准备设置成静音,却在看到对方发过来的消息的时候,黑了脸。  

  季微光一觉睡到十点,只觉得神清气爽,在被窝里蹭了两下,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才揉着眼睛准备起来。却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坐在房间沙发上、面色不善的易警言。  

  “易……哥哥?”  

  季微光刚睡醒,意识还有些没回笼,此时见易警言明显心情不好的模样,心下就是一阵打鼓,昨晚不是说不生气了吗?现在这是怎么了?  

  “季微光。”易警言少见的语气冷冽的叫了她全名,“我希望你给我好好解释,联谊是什么情况。”  

  “联谊?”季微光先是一愣,然后猛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找到自己手机一看,果然……  

  那些罪魁祸首正静静的躺着宿舍群里,一下子戳中了她的心。  

  “微光,我听穆子瑶说你去医院了,现在好些了吗?昨晚你没回宿舍,在哪休息?”  

  “对了,明天晚上的联谊你还去吗?”  

  “去的话吱一声,我好给对方答复。”  

  “不回就是答应了哦。”  

  “在吗在吗。”  

  宿舍群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不用季微光再做任何补充,事情就仔仔细细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了易警言面前。  

  季微光简直想找一块豆腐一头撞死,被谁看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她易哥哥。  

  这下误会大了。  

  季微光放下手机,着急解释:“易哥哥,这个是意外,我可以解释的。”  

  易警言点了点头,一脸“你说、我听”的表情,只不过,很是严肃。  

  微光简直不敢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事情经过很简单,宿舍老大牵头,和土木学院的一个宿舍联谊,正好四对四。她们宿舍其他三人齐齐通过提案,而季微光自己人微言轻,那点小小的反驳声就被集体忽视了。  

  “我发誓,我真的没想去联谊的,可是我是单身她们都知道,根本就容不得我拒绝。”季微光一本正经信誓旦旦,只差没指天发誓了。  

  “所以,你还是要去的。”易警言下了结论,无论事情起因经过如何,经过就是,季微光准备去并且会去这个联谊。  

  季微光张了张嘴下意识要反驳,却发现事情好像的确如此,根本容不得她辩解,认命的点了点头。  

  “生病不去看医生,还想着去和一群不认识的人联谊,季微光,你翅膀硬了啊,是不是觉得上了大学就没人能管你了?”  

  “没有,再说了,联谊本来就是要和不认识的人好吧……”  

  “季微光。”  

  季微光识相的闭嘴,易警言明显的动怒,还是不要在老虎头上拔毛了……  

  易警言一向知道季微光能折腾,但真没想到她这么能折腾,生病不去看医生就算了,居然还去联谊……联谊!  

  易警言越想越生气,气的都快没心情说话了,那丫头居然去联谊,她知道联谊是怎么回事吗,就去联谊……  

  “你感冒还没好,不许去。”易警言发话,季微光哪有不听的道理,当下乖乖的点头,反正她一开始也就对联谊没兴趣。  

  “二十岁之前,不许谈恋爱。”易警言接着补充。  

  季微光瞬间炸毛:“那不行。”她还想着要尽快搞定他呢,要是二十岁之前不能谈恋爱,那岂不是她和易哥哥要二十岁以后才能在一起?那可不行。  

  “你说什么?”易警言顿时黑了脸。  

  “不是,易哥哥,我都满十八岁高中毕业了,应该不算早恋了吧?”  

  “你要去联谊?”  

  “不是说联谊,只不过,二十岁以后才能谈恋爱,也太过分了吧……”季微光弱弱的抗议道,易警言的脸色却越来越黑了。  

  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气氛就这样诡异的僵持着。就在这个时候,易警言的手机却像救命符一样响了。  

  “喂,承曦。”易警言接起电话,季微光却在听到“承曦”两个字的时候,身体瞬间僵硬了,怎么偏偏是她哥啊……  

  “临时有点事,没来得及和你说。”  

  季微光一直支着耳朵,高度集中的听着易警言的话,此时突然看见易警言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拉长了音调:“什么事啊……”  

  季微光不用想都知道那头季承曦问了些什么,顿时着急了,她生病不去看医生这事要是被哥哥知道了,那她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而且爸爸妈妈绝对会知道,结果会是一种怎样的美丽,季微光压根不敢去想。  

  微光双手作拜托状,冲易警言对着口型:“别告诉我哥。”  

  易警言挑眉,嘴角噙着笑,似笑非笑。季微光的一颗心简直跳到了嗓子眼,当下没骨气的开口:“我答应,我不恋爱了……”  

  易警言这才满意:“没事,都解决了,嗯,我今天就回去,好,嗯。”  

  易警言结束通话,季微光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好险……  

  “既然这么怕你哥知道,还敢不看医生?”  

  “我那时候发着烧呢,脑子根本不清楚好吧。”再说了,她那个时候还在赌气呢。  

  “起来吧,收拾收拾去吃饭。”  

  “哦。”  

  季微光有气无力的吃完饭,又有气无力的被易警言送回学校,终于在易警言临走的时候,叫住了他。  

  “易哥哥,刚刚的话不可以取消吗?”  

  “什么话?”  

  “就是二十岁之前不能谈恋爱那个,真的不能取消吗?老实说,你这个要求简直不合人道主义的要求,而且,你刚刚那是乘人之危,应该无效。”  

  “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你想和谁谈恋爱。”易警言很是不高兴。  

  “你啊。”季微光想也不想的回答,易警言顿时被噎住,语气却是不由自主的软了。  

  “少想些有用没用的,好好学习。”  

  季微光很是不服:“我成绩一直很好,而且,你还不是一样,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  

  季微光最后一句声音很小,却还是被易警言听到了:“你说什么,说清楚了,眉来眼去?”  

  “怎么了?你能做我还不能说了。”季微光索性放开了胆尽情说道,把自己这么些天的委屈和怒火一股脑说了个干净,“你别想骗我,我都看见了,上次帮她买药还扶她,这次说什么没时间送我,却和她喝咖啡有说有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哼,我谈恋爱怎么了,我都十八岁了怎么不能谈恋爱了,我就要谈,谈十个八个的谈个够。”  

  “所以,生病也不去看医生?”易警言何其聪明,稍一思索便想到了症结所在。  

  “是……是又怎么样?”季微光被拆穿,索性梗着脖子喊道。  

  易警言一下子便笑出了声。季微光不满,嘟着嘴说道:“你笑什么?”  

  “她是我同事,上次出去谈事情不小心崴了脚,我只能扶着她走,这次也是因为和客户约好了在那个咖啡馆见面。”易警言笑着三言两语的把事情说清楚,以免某个小姑娘又自己在那胡思乱想。  

  “你……你解释给我听做什么,我又没说什么……”季微光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却还是偷偷的笑了。  

  “不生气了?”  

  “谁说我生气了。”微光嚷嚷着,“我才不在乎呢,我就是说说……说说而已。”  

  “嗯,不生气就好。感冒药记得吃,我走了,有事打电话。”  

  “知道了。”季微光不舍的挥了挥手,“那,注意安全。”  

  微光在宿舍楼底下一直站着,直到看不见易警言的身影了,这才脚步轻快的哼着歌上楼。  

  易警言刚回家,季承曦便端着一杯咖啡优哉游哉的凑了过来。  

  “去见微光了?”见易警言看向自己,季承曦笑了笑,“一猜就能猜到,不是工作,除了丫头,谁有那么本事。丫头没闹什么事吧?”  

  想到某人,易警言的面部表情一下子柔和了下来:“没有。”  

  “那就好。”季承曦默默的将一切看在眼里,喝了口咖啡,刚要转身走开,却被易警言叫住了。  

  “承曦,我有件事和你说。”  

  “说吧。”季承曦脸上没有半分意外的神情,很是淡定。易警言一看季承曦的表现,就知道他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也不绕圈子了:“我想,我喜欢微光。”  

  “哦?想清楚了?”季承曦挑了挑眉。  

  老实说,易警言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他对微光究竟是什么感情,微光之于他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在从微光学校回来的路上,易警言终于想清楚了,不故意逃避不刻意忽视,而是完完全全原原本本的遵从自己的内心。  

  “嗯,想清楚了。”  

  “所以,你打算告诉她吗?”季承曦突然一本正经的发问,易警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  

  “你不希望我告诉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