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十八章 微光发烧,警言怒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69 2016-12-21 15:31:04

    易警言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一本正经的背着手站在病床边上认真听医生训话。  

  “你这哥哥是怎么当的,自己妹妹烧成这样了,不知道带她去医院,还烧坏什么脑袋,你干脆再晚点,索性连命也别要了。”  

  “医生,她没事吧?”  

  “死不了。”  

  医院太远,情况紧急,易警言只能送她来B大的校医院,好在校医院倒是人员设备都齐全,倒也不亚于医院了。  

  接手季微光的是个有些年纪的老头,一见微光那模样当下便火了,拿着易警言就是一顿训。这小姑娘都烧成什么模样了,这不是胡闹嘛。  

  易警言理亏,也实在担心季微光,只能老老实实站在一边听他训。见医生说没事,易警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你好好陪着,有事叫我。”医生对易警言很没好脸色,自己妹妹烧成这样才知道带她来医院,实在是不知所谓,瞪了他一眼,背着手施施然走了。  

  穆子瑶得到消息,跑过来看了一趟,见易警言说季微光没事,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微光实在是太固执了,说什么都不听,她都快急死了,还好,易警言过来了。  

  只不过当易警言问起微光为什么不肯看医生的时候,穆子瑶顿时虚了,含糊其辞半天就是没说到点上。毕竟有些事情她不方便说,还是当事人自己解决比较好。  

  微光啊,姐姐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穆子瑶深深的看了沉睡的季微光一眼,果断的遁了。  

  季微光这一觉睡的并不舒服,整个人都像躺在火炉里,周身滚烫的让人难受,直到后来总算是感受到了一丝丝冰凉,这才迷迷糊糊的沉沉睡了过去。  

  赵子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易警言想也没想的就给挂断了。他现在心情很差,没那个耐心去与旁人周旋废话。但显然赵子轩并不是个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在他第三遍把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易警言接了。  

  “喂。”  

  易警言的语气很冷硬,赵子轩却是瞬时就听出了他的声音:“季大哥?你好,我是微光同学,她现在是和你在一起吗?”  

  上次在游乐场的时候,赵子轩问他是谁,易警言言简意赅“她哥”,赵子轩便理所当然的把他当做了季承曦。  

  只是,上次易警言没说破,这次自然也不会。  

  “嗯,有事?”易警言没心情也没兴趣和他废话,索性直接问道。  

  “哦,没事,我就是很担心她,微光现在怎么样?有看医生吗?我看她很不舒服。”  

  “她很好,不劳费心,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易警言说完该说的,也不等赵子轩的回答,便强势的结束了这次通话。  

  至于礼貌,易警言表示,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这通电话之后,原本就心情不佳的易警言周身气压顿时又低了几个度,知道季微光没事,担心散去,原本压制的怒火便一点一点又冒了上来。  

  季微光醒的时候,第一眼就是校医院洁白的天花板,然后就是面无表情的易警言。  

  易警言周身气压太低,让人想忽视都难。季微光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易……易哥哥?”  

  季微光出声,这才发觉自己声音沙哑的简直没法听。易警言不发一言,扶着她喂了一半杯水,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没完全退烧,但比之前倒是好多了。  

  易警言开口:“怎么样?觉得难受吗?”  

  易警言说的是关心的话,只是从季微光醒来,易警言便一直是面无表情,脸色冷峻,语气生硬,如果不听话里的内容,完全不知道易警言现在是在关心她。  

  季微光想说没事,但到嘴边却自觉自发的变成了“嗯,有点”。  

  季微光都不用问,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出易警言这样是因为什么。季微光很心虚,毕竟这完全就是自己作死自找的,只不过怎么说现在自己都是病人,能躲一时是一时。  

  她不想撞枪口,虽然已然避无可避。  

  微光说难受,易警言就相信她是难受,什么也没说,安静的坐在一旁陪着她,喂她喝水,帮她注意点滴,叫医生听医嘱。  

  只是全程冷着脸面无表情。  

  季微光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子,这样的易警言很陌生,陌生的让她害怕。季微光破天荒的安安静静的挂点滴,不喊疼不撒娇,她在易警言面前其实一直是闹腾的,从来没这么规矩过。  

  挂点滴的时候并不长,更何况微光还睡了一觉,所以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易警言拿了药,记好了注意事项,又受了一番老医生的训,这才带着微光出了校医院。  

  微光安静的落后一步跟在易警言身后,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再走下去都要出学校了,这才硬着头皮开口:“易……易哥哥,我们……去哪啊?”  

  “酒店。”  

  “不回宿舍吗?”季微光下意识去看时间,却在接触到易警言的视线后声音越来越小,“还没到门禁时间……”  

  易警言明显的心情不好,季微光便识相的闭嘴了。她已经作死了一次,不能再作第二次。  

  反正暴风雨迟早是要来的,早死晚死反正都要死,还不如早死早托生。  

  想通了这一点,尽管身体还很虚,但季微光瞬时抬起了头挺直了腰,步伐坚定目光悲壮,很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易警言带着季微光吃过晚饭,这才带着她回到自己订好的酒店,监督着她吃过药,然后就扔下她自己去了客厅。易警言订的是间套房,季微光惴惴不安的坐在里间,时间搁的越久季微光心里越没底,本来以为易警言会生气会教训自己,没想到他生气倒是很生气,却偏偏只字不提。  

  季微光磨磨蹭蹭的走到易警言身边,低头认错:“易哥哥……易哥哥,我错了。”  

  见易警言从始至终看着电视,连个眼神也没给她,季微光鼓了鼓劲,借口说道:“我知道自己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保证下次不会了,易哥哥,你骂我吧,你……别不说话呀……”  

  易警言不发一言,没什么别的动作,也没什么别的表情,完完全全就把季微光当成了一个透明人。  

  微光站在一边等了许久,内心又忐忑又懊恼,等着等着见易哥哥一直不理她,却又突然有些矫情的难过起来。  

  她还是病人呢,烧也没退……虽然她的确做错了,但是不看医生难受的也是她啊,她已经够难受的了,也已经主动认错了,易哥哥却还是不理她……  

  季微光越想越难过,越想越伤心,眼泪就这么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易警言很生气,为了让自己不向微光发脾气,他一直都在努力控制自己,缓解情绪,好不容易那份怒火被自己压下去不少,正准备和微光好好的谈一谈,结果一抬头就看见某个小姑娘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掉眼泪。  

  易警言仅剩的那么一点怒火也被小姑娘的眼泪给折腾的没了,虽然脸色依旧不好看,但语气却是软了下来:“我又没说你,你哭什么?”  

  “就是你没说我,我才哭的。”季微光吸了吸鼻子。  

  易警言被小姑娘的话闹的哭笑不得:“希望我说你?”  

  “我做错了,你明明很生气可是就是不理我,我说我错了你也不理我,以前我做错了你都会说我的,可是你现在明明生气了却不管我,你是不是打算再也不理我了?”季微光越说越委屈,刚刚小了点的哭声瞬间又大了。  

  易警言没办法的找来热毛巾,把水分拧干,拉着她坐下,细致的给她擦脸,一边安慰着她:“我不管你我带你来这干嘛,我不管你我早走了,行了,别哭了。”  

  “那……你还生我气吗?”  

  “生,怎么不生。”易警言故意放狠语气,“我还没兴师问罪呢,你倒好,先恶人先告状了。”  

  季微光惭愧的低下头,纠结的绕着自己的手指:“我不是故意的。”  

  “你啊。”易警言彻底败了,“既然发烧了为什么不去看医生?”  

  “我没有不去看。”季微光小声的辩解着,“我就是晚了点。”  

  “你这是晚了点?”易警言反问,明显不相信季微光的鬼话,“说实话。”  

  实话?实话要怎么说,说自己在赌气?季微光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再一次行使了沉默权。  

  易警言等了好半天没等到回答,到底顾念着小姑娘的烧还没退,左右事情已经发生了,知不知道原因也没什么所谓,放弃了追问。  

  “你也累了,好好洗个澡睡一觉,明早有课吗?”  

  “没有,上午都没有。”季微光摇了摇头。  

  “先去睡吧,明天我再送你回学校。”  

  季微光点了点头,听话的站起来回房间,却在走了一半突然又转了回来:“易哥哥,你不生我气了吧?”  

  易警言见季微光绞着手指,一脸紧张的模样,原本想吓吓她让她有个教训的想法到底是没能执行,认命的叹口气,只为平复小姑娘的紧张和担心:“不生了。”  

  季微光顿时扬着脸笑了,语气轻快:“易哥哥,晚安。”  

  “嗯,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