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十四章 没出息的黑光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79 2016-12-17 14:40:43

    即便是季微光把各种防晒霜防晒喷雾不要钱似的往身上晒,但是也挡不住军训的严酷折磨,季微光赤裸裸的黑了好几个度。  

  最可怕的事,他们的军训服包裹的很严实,所以脱下军训服的季微光,脸、脖子和身体完全就是两个色度。季微光欲哭无泪,还没到家就已经可以想象她哥会如何水她,然后疯狂的、使劲的,笑上三天三夜。  

  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季微光下飞机前特意给自己化了个淡妆,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确定肤色看上起稍稍白了些,这才出来。  

  “易哥哥。”季微光一眼便看见了易警言,当下也不管是不是在机场,一下子扑了上去。  

  这次还没等易警言开口,季承曦却是没法看的微微用手挡住额头,凑近说道:“快下来,这是在机场。”  

  “我不。”季微光挂在易警言身上,说什么也不下来。  

  “先放手,回家给你抱。”一直没开口的易警言突然发话,却是成功的镇住了季承曦和季微光两个人。季微光挂在他身上,几乎与他鼻对鼻眼对眼,季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易哥哥……”  

  “乖,先下来,回家再抱。”  

  易警言话音刚落,季微光一个激灵就放了手,动作敏捷的往季承曦的方向靠了靠:“哥,易哥哥最近受什么打击了?”  

  “这个嘛。”季承曦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我还真不知道。”  

  “奇怪,太奇怪了。”季微光学着季承曦的模样,摸着下巴摇头晃脑的。  

  易警言看了季承曦一眼,食指屈起直接就敲上了微光的头:“走了。”  

  “哦,好,哥,行李就交给你了。”  

  又一次被抛下的季承曦,任劳任怨的拖着季微光的行李箱,再一次在心里懊悔,他就不该来,简直是找虐。  

  “易哥哥,你有想我吗?”季微光半点不害臊,侧坐在副驾驶座,一脸的期待。  

  “喂喂,注意点影响好吗?车里还有别人呢。”季承曦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季微光眼神都没给他一个:“闭上眼。”  

  “闭着呢。”季承曦拉长了音调。  

  “哥。”季微光突然语气温和的叫他,“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吗?因为你话太多了。”  

  “哦,是吗?”季承曦挑眉,突然看向正在开车的某人。那一眼信息量太多,季微光顺着他视线看去,当即就一挺胸一抬头,很霸气的宣示道:“易哥哥有我。”  

  还没等季承曦作出反击,季微光的手机却是先一步响了。季微光掏出手机一看,不认识的号码,当即想也没想的就给挂了。  

  “不用接吗?”季承曦问道,就连易警言也将视线投了过来。  

  季微光摇了摇头:“不认识的号码,应该是打错了。”话没说完,季微光的手机又锲而不舍的响了。  

  “接一下吧,也许是你同学找你有事。”易警言重新将视线投向前方,建议道。  

  “喂?”  

  “微光?你总算是接电话了,刚刚打你电话打不通,急死我啦。”  

  季微光话音刚落,那边顿时一连串话语砸了过来,说话的是个男生,声音有些熟悉,但季微光想不起来是谁。季微光拿开手机又看了眼号码,实在是没什么印象,只能问道:“不好意思,你是……”  

  “哦。”那边很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我是赵子轩。”  

  “赵……子轩?”季微光下意识就叫出声,喊了第一个字后才恍然意识到身边还有两人呢,连忙又压低了声音。  

  “嗯。”赵子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问穆子瑶要的你的号码,那个,你刚刚手机关机,是手机没电了吗?没出什么事吧?”  

  “嗯,没事。”正好是个红绿灯口,再加上季微光刚刚的话,此时季承曦和易警言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放到了季微光身上,令她颇感亚历山大,“我刚刚在飞机上。”  

  “飞机?你回家了吗?”  

  “嗯。”季微光顶着两道赤裸裸的视线,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不欲与他多说,“你有什么事吗?”  

  “我……”赵子轩顿了顿,“现在没事了,既然你回家了,那你好好休息,嗯,再见。”  

  “再见。”  

  季微光干脆利落的结束了通话,刚放下手机,就听见季承曦明显调侃的声音传过来,拉长了音调:“男……同学?”  

  “什么男同学,同学就是同学,哪有分男女的。”  

  “怎么没有?你问警言,有没有。”  

  易警言重新发动了车子,半点不含糊的答道:“有。”  

  “易哥哥。”季微光看他,“你怎么还帮我哥啊。”  

  “警言是我兄弟,不帮我难道帮你?”季承曦一脸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身体前倾把头靠了过去,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赵子轩?名字有些耳熟啊。”易警言突然开口,似笑非笑。  

  季微光的话瞬时全被堵了回去,生怕易警言想起自己闹着要私奔的事情,赶紧讪笑着改变话题:“哎呀,我饿了,哥,等会我们去哪吃饭呀?”  

  季微光的小把戏,易警言两人一眼就看穿了。易警言笑了笑,没拆穿她,扭过头去认真开车。季承曦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回答道:“回家吃。”  

  “回家?”  

  “嗯,国庆假,三位家长在家等着给你接风洗尘呢。”  

  季微光了然的点了点头。易桥和季父季母都忙,很少有能凑到一起的时候,所以每逢三位家长都有空,那就必然的会两家人在一起吃饭,聚一聚,当然,毫不例外的,都是季爸爸我们季大厨掌勺。  

  季微光是挺高兴的,毕竟她也有段时间没见着爸爸妈妈了,结果才刚到家,季微光回来之前一直担心的勉强被季承曦忽视的问题,就被我们可爱的季妈妈给挑明了。  

  “呦,微光啊,你怎么黑了?”  

  季母笑嘻嘻的上前迎她,结果一张口就是这句。季微光满满的笑容顿时僵持在了嘴角,还没等她缓过神来,易桥走过来看了一眼,轻描淡写。  

  “军训嘛,黑点正常。不过,好像是黑了不少啊。”  

  “就是啊,这哪是黑了一点。”季母附和了句易桥,转头就问向季微光,“你是不是忘涂防晒了?”  

  季母话音刚落,季承曦实在忍不住的大笑出声,就连易警言都掩饰性的遮住嘴角,低笑了两声。季微光嘴角抽搐两下,她这是有多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黑成了非洲人。  

  季微光没好气的瞪了季承曦一眼,再看到易警言拼命忍笑的模样,顿时气也气不起来了。季微光垮着肩,有气无力道:“你们慢慢笑,我先回房换身衣服。”  

  季父看了看季微光有气无力的背影,敛住笑意,这才对着季母说道:“阿清,你也是的,小姑娘家家的本来就不喜欢黑,你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干嘛。”  

  “我又没说错。”季母立刻拉盟军,“警言你说,是不是黑了?”  

  易警言说是也不行,说不是也不行,忍笑忍了老半天,最终轻轻“嗯”了一声。季承曦早就笑的蹲在地上起不来了,就差没笑的满地打滚,好不容易笑够了,这才揽住自家老妈的肩膀,赞了一句。  

  “妈,还是你厉害。”  

  “行了。”季母打掉他的手,“去楼上看看你妹去,别真生气了。”  

  “放心吧,她没事,一会就下来。”季承曦很不在意,毕竟易警言还在下边,依微光的性子,她才忍不住能一直待楼上。  

  几道大菜季爸爸都解决好了,季妈妈就赶着他出了厨房,和易桥两人一起去书房下棋了。季微光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包薯片,咬的嘎吱作响。  

  “还气着呢?”易警言剥了个橘子递给她,季微光瞬间被顺毛,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没有,不生气。”  

  季承曦看在眼里,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句:“没出息。”  

  季微光扭头就瞪向他,伸出一只脚踢了他一下:“要你管。”转过头看向易警言,立刻笑眯眯的,变脸之快让季承曦咋舌。  

  “易哥哥,你这两天有没有空啊?”  

  “没有。”还没等易警言答话,季承曦就抢着说道,惹得季微光又是一阵眼神攻击。易警言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有,怎么了?”  

  “那我们去看电影吧,最近那个美国大片可火了,我一直憋着没看。”  

  “就是那个丧尸的?”易警言问道。季承曦坐在一边,吃着橘子,凉凉的补刀:“就你那胆还看丧尸?出去不怕晒得更黑?”  

  季微光这次索性直接忽视了某人的话,眼神也没给一个。易警言笑了笑,爽快的开口:“好。”  

  “那我去订票。”  

  季微光见易警言答应,当即乐不可支的扔下薯片就往楼上跑。季承曦看了看继续给季微光剥着橘子的某人,很是诧异:“你最近对丫头,很是纵容啊。”  

  “嗯。”易警言笑了笑,坦然承认。  

  季承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吃完手上的最后一瓣橘子,一个动作,橘子皮以一个标准的抛物线落入了垃圾桶。  

  季承曦起身,掸了掸衣服,起身走向厨房,什么话也没说。  

  只是想要拐走微光,也要看他这个哥答不答应。  

七月清湫

对于章节名真的是起名无力,凑合着看哈,最近睡太多,好无力,都不想码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