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十二章 要去上大学了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23 2016-12-15 13:07:54

    “我的名字?”季微光一脸傻愣愣的用手指指着自己,眼睛一眨不眨的直盯着易警言。  

  易警言被她直愣愣看的不自然的别过脸:“嗯,微光。”说完以后似是怕她又说些什么,赶紧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季微光低头看着安静躺在自己手掌心的项链,“W”是“微”的首字母,“光”是太阳,可不就是她的名字——微光。季微光再也无法掩饰的笑了出来,躺倒在床上兴奋的直打滚。  

  谁说易哥哥心里没有她的?哼!她才不相信呢。  

  季承曦因为工作熬了个通宵,等完成的时候,天色已然蒙蒙亮。季承曦推开椅子伸了个懒腰,拿起桌上的杯子出去接水,结果被厨房里的某个人吓得差点把杯子摔了。  

  季承曦默默看了一眼客厅墙上的钟,时间才刚过五点。季承曦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你没事吧?大早上的你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季微光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才搭错筋了。”见季承曦张嘴就要说话,季微光赶紧补上,“闭上你的嘴,我并不想征求你的意见,谢谢。”  

  季承曦撇撇嘴,探头看了一眼锅里正在煮着的东西,笑道:“呦!光光这是朝着贤妻良母的方向在努力啊,读书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勤快呀。”  

  季微光偷偷吐了吐舌头,并不怎么想和他打嘴仗,结果头上就遭季承曦重重的拍了一下。  

  “没良心的,也没见你对我这么好。”  

  “啊,痛!”季微光捂着头,不甘示弱的瞪回去,“我为什么要对你好,找我未来嫂子去。”  

  “嫂子你个头。”季承曦说着又往她头上拍了一下,看着吓人其实下手并不重,“小没良心的,我看你被人卖了都还帮人数钱呢。”  

  “那我也乐意。”  

  “哎呦。”季承曦被某个没原则的丫头气的够呛,“欲擒故纵,欲迎还拒,懂不懂?哎呦,真是被你气死了。”  

  季承曦摇摇头,回了自己房间,算了算了,眼不见心不烦,真是被丫头给蠢死了。  

  季微光可不管她哥是怎么想的,反正她老高兴了。俗语有言,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先要抓住一个人的胃。季微光表示,势要将这一宗旨贯彻到底,不信拿不下易哥哥。不就是做饭嘛,她这么聪明,还学不会了?  

  季父季母好不容易得了一段假期,不用到处飞来飞去的工作了,结果两人硬是不乐意待在家,还是飞来飞去的各处旅游去了。  

  季微光就纳闷了,每天飞来飞去的,去的地还少吗?居然还要跑出去。所以说,她和季承曦两个绝对不是亲生的。  

  季微光突然原本是要去季承曦和易警言就读的大学的,可是出成绩的那会,季微光正和易警言闹别扭,她是真的真的特别难过,所以想逃的远远的,离易警言远远的。  

  她那个时候想,再也不要看见他了。  

  但是她很没骨气,就想明明跑了出去,却还是因为想见他,中途又偷偷买了机票跑了回来。  

  这么两番纠结的结果就是,季微光既没留在本省,也没去到更远的地方,而是去了邻省的B大。好在季微光也没意气用事的将志愿瞎填一通,不然季承曦第一个要炸。  

  B大很好,只比在首都的最高学府差那么一点点,而且B大的金融系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可即便是这样,季微光拿到通知书的时候也很是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隔了一个省诶,好远。而且她现在已经不生易哥哥的气了,她都还没把易哥哥成功拿下,就这么走了怎么可以?  

  好后悔,一千个一万个后悔,早知道当初就不要赌气了。  

  季微光趴在桌子上,怨气冲天:“子瑶,干脆我一咬牙一跺脚复读去吧。”  

  “什么?”穆子瑶被季微光的话惊的差点没呛到,“喂,我可是为了你才去B大的,甚至我都读了中文系了,你可别想抛下我啊,你信不信,你要是真去复读,下一刻我就直接杀去你家?”  

  “我知道啊。”季微光哀嚎,“可是真的好远啊。”  

  “远什么远,坐飞机也就几个小时的事。”  

  “你不懂我的悲伤。”  

  “是是是。”穆子瑶没什么诚意的点头附和道,“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子瑶。”季微光突然哼哼唧唧起来,一脸的生无可恋,“我怎么办呀?”  

  “我也不知道啊。”穆子瑶瘪了瘪嘴,突然眼睛一亮,“要不我告诉你一个劲爆的消息吧。”  

  “嗯?什么?”  

  “咳咳。”穆子瑶清了清嗓子,故作神秘,“赵子轩也在B大,而且和你一个系,说不定还能分在一个班,怎么样?惊不惊喜?”  

  “这算哪门子的惊喜。”季微光白了她一眼,刚升起来的好奇心瞬间被浇灭了。  

  “怎么不算?我可听说他是特意为了你去的B大,而且他长的帅头脑又好,高中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女孩暗恋他。我看要不你干脆放弃你家易哥哥答应他好了,赵子轩不是喜欢你嘛,都和你告白了,现在又为了你去B大,多好。”  

  “去你的,我是那么没原则的人吗?别想动摇我对易哥哥的感情。”  

  穆子瑶识趣的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好吧,我不说话。  

  不管季微光怎么纠结郁闷,开学的日子到底还是一天天的近了,坚决的让人无法拒绝。  

  季承曦靠在门上看着季微光收拾行李,满脸的幸灾乐祸:“你们这是要军训一个月吧,我可听说B大的军训是出了名的严酷,小心点呀,这大太阳的,别到时候回来黑的我都不认识了。”  

  “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季微光气的咬牙切齿,“关心的话没半句,尽是幸灾乐祸。”  

  “我这就是关心呀,光光没听出来吗?”季承曦一脸你不懂我的心,我好难过的表情。  

  “是吗?那还真是谢谢您了。”季微光冲着他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两下,转过头不想理他。  

  易警言正好拎着个袋子走了进来:“这里面是防晒的,不知道哪个效果比较好,我把市面上几种还不错的都买了,记得擦。”  

  季微光感动的将袋子抱在怀里,冲季承曦示威的丢了个眼神:“还是易哥哥好,好感动。”  

  “反正在你眼里,你易哥哥怎么都是好的。”季承曦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本来就比你强。”  

  “行了啊,差不多就行了。”季承曦懒得看她一脸迷妹的模样,打量了两眼行李箱,“收拾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还有点打算过去再买,不想带。”  

  季承曦点了点头,倒是没提出异议:“爸妈说那天赶不回来,就不去送你了。”  

  季微光倒是很无所谓:“他们什么时候赶上过吗?反正每次都这样,回不回来无所谓了。”  

  “嗯,早点休息。”季承曦说完该说的,潇洒走人,识趣的给他们留下空间,不搁这惹某人嫌。  

  季承曦刚走,季微光瞬时往易警言身上黏了上去:“易哥哥,你会想我的吧?”  

  “嗯。”易警言自然的蹲下来给她整理行李,嗯了一声,只是这句嗯怎么听怎么敷衍。  

  “一点诚意都没有。”季微光嘟囔了一声,不过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蹲到他身边就开始叽叽喳喳,“你放心,我会经常回来的,到时候给你带那边的特产。易哥哥,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虽然我不在,但是你也不能和别的女孩子亲近,要记得想我,我也会想你的。”  

  易警言默不作声的整理好东西,将行李箱合上,立到墙边,这才看向说个不停的某人,满脸的无奈:“嗯,知道了,时间不早了,早些睡。”  

  “哦。”季微光失落的应了一声,“那晚安。”  

  “晚安。”  

  季微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半点睡意都没有,想到自己明天就要走了,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季微光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走,果断的掀起被子就下了床。  

  易警言刚刚躺下,就听见自己房间门锁转动的声音,还没待他做出反应,下一秒自己的被子就被人掀开,然后熟悉的某个小姑娘的气息扑面而来,自己的腰上瞬间搭上了一双手。  

  易警言条件反射的半支起身体,抬手按下了床头灯的开关。室内瞬间明亮,然后就看见某人躺在他旁边眨巴着那双大眼睛正抬眼看着他。  

  易警言吁了一口气,靠着床头坐了起来:“做什么?”  

  “易哥哥,我睡不着。”  

  易警言头疼的按了按额角:“微光,别闹。”  

  “我没闹啊。”季微光委屈的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是真的睡不着。”  

  易警言坐着,季微光躺着,易警言清楚的看到小姑娘因为躺着睡衣自然滑落而露出来的脖颈处那一小片肌肤。易警言不自然的别过脸,伸手给她拉了拉被子盖好。  

  “所以。”  

  “所以我今晚在这睡吧,嗯?易哥哥。”季微光很是眼力见的接口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