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十一章 她的名字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66 2016-12-14 19:51:19

    季微光第二天是落荒而逃的,她是第一次喝酒,却没想到自己酒量那么差,而且她是真的喝断片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让人慌乱又无力。  

  所以她逃了,虽然这样很没骨气,但是无所谓啊,反正她本来就没什么骨气。  

  不然也不会明明下了决心,却又因克制不住的想念,偷偷跑回去见他。  

  易警言中午回去的时候,季微光已经走了。他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笑了笑,将特意给某人带的午饭放在了桌上,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闯了祸,季微光总算是老实了几天,待在家里哪也没去。只不过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好比她不由自主始终向着某个人的心,好比易警言即将到来的相亲。  

  季微光耷拉着头下楼吃饭,却一眼就看见了放在客厅的两个熟悉的箱子。  

  “不是吧?你们又要出去?”季微光一声哀嚎。  

  季母正好从厨房出来把季父的辛劳成果端上桌:“你爸在邻市有个讲座,我反正在家待着也没事,一块过去,顺便趁这段时间得空,走一走看一看。”  

  “那我呢?”季微光冲着厨房大喊,“爸,你也不管管她,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  

  季父端着最后一道菜从厨房出来:“你不是正好可以去找承曦和警言?正合你意。”  

  季微光不自然的瘪了瘪嘴:“谁说我要去找他们了,我才不去。”  

  “诶?今天怎么回事?”季母笑了,“以前你不是屁颠屁颠的就去了。”  

  “反正我不去,就不去!”  

  季母才不管她呢:“不去也得去,我和你爸都不在家,你一个人不行。”  

  “那你就留下来呗。”  

  “那不行。”季母当着她面秀恩爱,“我要去陪你爸。”  

  “我一定是捡回来的。”季微光狠狠地咬了一口菜,嘟囔道。  

  不管季微光嘴上怎么说着不愿意,但到底最后还是乖乖的去了公寓。季微光趴在床上和闺蜜穆子瑶褒着电话粥,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醉酒那天的事。  

  “你那天回去,没什么事吧?”  

  “不知道啊。”季微光随手翻着杂志,“我好像喝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吧,您那酒量也真是把我吓着了。”穆子瑶吐槽,“下次我是不敢再和你喝酒了。”  

  “我还不乐意跟你喝呢。”  

  “对了,你易哥哥相亲那事,怎么样了?”  

  “不知道。”说起这事,季微光就是止不住的郁闷,翻了个身躺到床上,“我没问。”  

  “不是吧,你这心也太大了吧,你就不怕你易哥哥被人拐跑了?”  

  “说什么呢?”说道易警言,季微光比谁都凶,“会不会说话?”  

  “嗨呦,有本事对我凶,有本事要你易哥哥别去相亲呀,你呀,你就自个别扭着吧,等你易哥哥有了女朋友以后,有你哭的。”  

  “呀!穆子瑶!”  

  “好了好了。”穆子瑶笑的高兴,“不和你说了,挂了。”  

  “嗯。”  

  季微光挂掉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望着天花板发呆,相亲啊……  

  她不想易哥哥去,很不想,十分不想,非常不想,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可是,她怎么说呀……  

  季微光突然后悔极了,早知道生日那天就不说那些话了,那现在肯定就没这么尴尬了。她和易哥哥,以后是不是就这样越来越远了?  

  不!她不要!  

  季微光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在做些什么,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易警言房门口。  

  易警言显然是有些错愕:“什么事?”  

  “易哥哥。”季微光叫了他一声,然后就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了。易警言了然的开口“进来吧”,话说完见微光还是傻站在门口没有动作,叹了一声走过去拉着她的手进来坐下。  

  “发什么愣?”  

  “易哥哥。”季微光仰头看他,“你,真的要去相亲吗?”  

  “应该是吧。”易警言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你希望我去吗?”  

  “我……”季微光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她不想他去,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这句让他别去。  

  “微光,你希望我去吗?”  

  “不希望。”季微光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因为如果易警言真的去了,那她估计会后悔死的,“易哥哥,你别去,你又不老,那么急着相亲做什么,再说了,你那么优秀,万一那个女的看上你了缠着你怎么办。”  

  季微光越说声音越大,气势越来越足,又回到了易警言那个熟悉的强词夺理的季微光。  

  易警言失笑,摸了摸她的头:“知道了,我不去。”  

  “真的?”  

  “真的。”  

  季微光这个时候才真正笑了出来,乐了老半天笑够了,这才蹭的从易警言床上站了起来:“那,那我先回去了,易哥哥晚安。”  

  季微光今天的心情很好,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季承曦很纳闷,明明昨天都还要死不活的,今天怎么突然就活过来了,还生龙活虎的,这不合常理啊。  

  不过这个疑问在季承曦得知易警言没有去相亲的时候,总算是得到了解答。  

  原来如此啊。  

  看样子他家那个无法无天的丫头总算是回来了。  

  “你在干嘛呢?”季承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不见吗?做饭呀。”季微光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所以啊,你这是做什么呢?”季承曦端起已经出锅的那盘番茄炒蛋看了看,“你这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季微光没好气的把菜抢了过来重新放好:“有本事等会你别吃。”  

  “我还真不想吃。”季承曦双手插兜,悠哉悠哉的晃了出去,“唉,真是可怜等会要成为你试验品的某人啊。”  

  “额……这是什么?”易警言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发呆。  

  季承曦死命忍着笑:“嗯,这是微光特意为你做的吃的。”  

  “这是番茄炒蛋,这个是麻婆豆腐,这是糖醋鱼。”季微光看了看卖相也有些不好意思,“额,虽然卖相不怎么样,但味道应该是还不错的。”  

  易警言看了看季承曦,冲着他使眼色。季承曦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打死我也不吃,兄弟,就看你的了!  

  易警言在季微光殷殷期盼的眼神下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硬着头皮夹起块豆腐尝了尝。  

  “怎么样?还行吧?”  

  “嗯。”易警言放下筷子,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还不错,不过以后,还是别做了。”  

  “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难吃,我一看就知道,肯定没法吃,哈哈哈。”  

  “呀!”季微光一拍桌子,突然站了起来,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们就等着吃一辈子外卖吧,哼!”  

  “丫头这是……生气了?”季承曦看了看某人紧闭的房门,回头问易警言。  

  “嗯,貌似。”  

  “得了,这下又够哄了。”季承曦正想着等会怎么哄季微光好,余光却瞥见易警言竟然又拿起筷子怡然自得的吃了起来,季承曦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你还吃?”  

  “番茄炒蛋还不错。”易警言很淡定,就事论事。  

  季承曦点了点头,突然岔开了话头:“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想好了吗?”  

  “差不多。”  

  “差不多?”季承曦摸了摸下巴,起身晃悠悠的回了自己房间。  

  季微光呈大字形摊在床上,将头整个埋在了枕头底下,满脸的生无可恋。“叩叩”,季微光自己正郁闷着,却突然听到传来了两声敲门声。季微光猛地抬起了头:“谁?”  

  “我。”  

  易哥哥?季微光呆滞两秒,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两手快速的随便整理了下头发:“哦,进来吧。”  

  易警言旋开门把走进来,一眼就看见盘腿坐在床上,双颊通红的季微光:“脸怎么这么红?”  

  “脸?”季微光抬手就捂上了脸,不过手边没有镜子,季微光也看不见自己的脸时什么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能是刚刚憋得吧。”  

  易警言看了看皱皱巴巴的床单,还有被无情的扔到一边的枕头,随便一想也能想到发生了什么。易警言没再纠结这个问题:“这个给你。”  

  季微光这才注意到易警言手里拎着个兔子玩偶,只不过玩偶的一只耳朵就这么被他拎着,看上去很是可怜。季微光伸手就接了过来:“这不是我的嘛。”  

  “嗯,上次落我房间了。”  

  “哦。”季微光点了点头,揉吧了两下兔子的脸,正准备把它放到一边,却眼尖的看到了玩偶脖子上的某个亮闪闪的东西,“咦?这是什么啊?”  

  “礼物。”易警言别过脸,并不怎么想提上次的事情,言简意赅,“生日礼物。”  

  季微光一听是易哥哥送自己的礼物,早把全副身心都放到了上边:“真好看,我很喜欢,这是在哪买的呀?我第一次见到这种设计的太阳诶。”  

  季微光越看越神奇,越看越喜欢,吊坠是个太阳形状,不像市面上普通的那种,这个太阳光芒是以“w”形连接围绕成的,别致又好看。  

  “我找人设计的。”易警言补充道,“以你的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