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十章 相亲醉酒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215 2016-12-13 15:49:23

    季微光他们回家的时候,季母和易爸爸在沙发上聊得正欢,一看几人进门,季母瞬时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光光,回来了?”  

  季微光没忍住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说起来“光光”这个外号还是她亲爱的母后大人给起的,然后经由她亲哥将其发扬光大。季母平时大多时候都叫她微光,只有在她真的心情特别好特别高兴的时候,才会恶趣味的叫她“光光”。  

  看来她家母后大人今天心情很不错啊。  

  被叫“光光”,季微光是真的不怎么高兴,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没什么反应的任由季母将她拉到沙发上。  

  “爸爸呢?”  

  “在厨房忙着呢。”季母不怎么在意的随便一摆手,然后兴致勃勃的拉着微光,“玩的怎么样?”  

  “就那样吧。”还能怎么样,反正旅行嘛,说起来都是一样的。季微光应付完季母,转身就朝着易桥撒娇道:“易叔叔,生日快乐,我原本给准备了礼物的,但都被我忘在酒店了。”  

  虽然知道易桥并不会责怪自己,但微光依旧是可怜兮兮的撒娇道。  

  果不其然,易桥摸了摸她的头,笑的一脸的慈祥:“哈哈,有微光这句生日快乐,叔叔就很高兴了。”易桥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她,“前两天你生日叔叔局里有事,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听他们说小姑娘最喜欢那些亮闪闪的小饰品,叔叔给挑了个手链,看看喜不喜欢。”  

  “喜欢。”季微光当即就戴到了手上,“叔叔送的我都喜欢。”  

  “爸爸妈妈送你礼物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高兴?”季母吃醋了,佯装不高兴。  

  “那怎么一样?易叔叔可是难得送我礼物,当然物以稀为贵啦。”  

  季承曦咬了一口苹果,哼哼两声:“反正这两家,儿子是最不值钱了。”  

  “胡说什么?”季母瞪了他一眼,看到坐在一边的易警言瞬间又笑开了。季母看了易桥一眼,笑了笑:“警言呀,正好,有件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  

  “警言呀,有女朋友了吗?”季母委婉的开口,一听这话,季承曦差点没被苹果给噎着:“妈,你不会是想,给警言张罗相亲吧?”  

  “相亲?!”季微光一个没忍住叫出声来,见大家都看向了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行为实在是过激了,安静的低下了头。  

  易警言不着痕迹的看了季微光一眼:“没有。”  

  “那就好,你爸的同事呀,有个女儿,前两天刚从国外回来,条件很不错的,要不,改天去看看?见个面?”季母看了看易桥,三下两除二将事情全说了。  

  易桥是刑警,习惯性的板着一张脸,除了能对季微光笑着语气柔和的说话,就连自己的儿子易警言,易桥也是一本正经的板着脸。这次同事跟他提这事的时候,易桥不好拒绝,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请季母帮忙了。  

  季母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也不用有压力,就是去见个面,觉得好就处处,要是不行也没关系。”  

  “嗯,我知道。”易警言笑了笑。见易警言开了口,季母瞬时笑开了,就连易桥也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答应了兄弟,要是自家儿子不配合,易桥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去说。  

  季承曦担心的看了看微光,见她始终低着头,看不出表情,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三下两除二的将手里的苹果啃完了,扔进垃圾桶:“我去厨房看看爸。”  

  吃饭的时候,季微光味同嚼蜡,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满脑子回荡的都是,易哥哥要去相亲了。易哥哥要去相亲了,那她呢?她怎么办?  

  季微光偷偷抬眼看了看易警言,发现他一如平常,没什么变化,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但易哥哥既然开口答应了,那么应该,他也是愿意的吧。  

  季微光很烦,烦的都快爆炸了。所以在穆子瑶打电话给她,说同学出来聚一聚的时候,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他们班一共有五十二个人,感情很好,班魂很强。现在大家毕业了,即将分散要去全国各个地方读书,聚一次少一次,所以大家时不时的就会组织一场聚会,也因为这个,他们班的散伙饭一直没吃完。  

  季微光简单的跟季父季母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门,季承曦前两天就出差了,还没回来,所以季微光倒是少了一顿唠叨。  

  毕竟出去玩不喝酒怎么行,更何况还都高中毕业了。季父季母对微光没过多的约束,反倒是季承曦说什么都不松口,每次季微光出去,季承曦都要再三叮嘱她,千万不能喝酒。  

  穆子瑶递了一瓶啤酒给她,在微光临接到的时候又不放心的收了回来,话里话外满是怀疑:“真的可以喝?”  

  “哎呀。”季微光白了她一眼,趁她不注意一把抢了过来,“没事,我哥不在家。”  

  穆子瑶还是很怀疑:“你能喝吗?可别一会喝趴了。”  

  “小看我是不是?”  

  “我哪敢呀。”穆子瑶笑了笑,“不过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主动要喝酒,诶,你可别说什么你哥不在这种借口,唬得了别人唬不了我。”  

  “就你聪明。”季微光喝了一口啤酒,因为不熟悉的味道吐了吐舌头,脸都皱一块了,“没什么呀,高兴就喝咯。”  

  “因为……你家易哥哥?”穆子瑶一针见血。  

  季微光下意识就想否认,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否认不了,挫败的点了点头:“他要去相亲了。”  

  “相亲?”穆子瑶瞬间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吐了吐舌,“没事没事,你们继续,继续。”  

  “怎么回事?”穆子瑶戳了戳季微光,“相亲?不是吧,那你真的就这么放弃了,不后悔?”  

  “谁说我放弃了?但我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叫他不去吧,而且。”微光顿了顿,有些犹豫,“我和易哥哥最近冷战呢。”  

  “冷战?我看纯粹是你单方面的吧。”  

  “那也是冷战好吗。”  

  “行吧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穆子瑶见季微光一连灌了好几口,担心的拦了她一下,“少喝点,别真醉了。”  

  “没事。”  

  穆子瑶拿她没办法:“那你易哥哥那边,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季微光抱着酒瓶发呆,拨了拨头发,“不管了,来,喝酒,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一个劲不醉不归的后果就是,初次喝酒的季微光同学,醉的一塌糊涂。穆子瑶看了看还剩下一小半的啤酒瓶,对某人的酒量简直是不敢恭维。只是看着醉的厉害的季微光,穆子瑶都快后悔死了,她这个样子,怎么把她送回家呀,早知道她酒量这么差,就不让她喝酒了。  

  易警言接到穆子瑶的电话以后很快的赶了过来,只是看到醉的不省人事的季微光时,头疼的扶住了额:“她这是喝了多少?”  

  “额……半瓶。”穆子瑶认错,“易大哥,我错了,我真不知道她酒量,额,这么差……”  

  “没有,这不怪你。”易警言认命的抱起季微光,“辛苦你了,我先带她回去。”  

  “嗯,易大哥再见。”  

  易警言将季微光放到后座躺好,又脱下自己身上的薄外套给她盖上,这才快步走到驾驶座发动车子。季微光酒品倒是很好,醉了也不哭不闹的,只是安静的睡觉,倒是比平时醒着的样子还要乖巧上几分。  

  季微光第一次醉酒,易警言怕她不舒服,压着限速开得飞快,很快就到了家。只是微光醉了酒,回家是不可能了,易警言只能带她回自己的公寓,好在季承曦出差不在,不然肯定少不了一番唠叨。  

  季微光安静了一路,这刚回到家总算是发威了。  

  “嗯?你是谁?别碰我,说,你是谁?”季微光迷迷瞪瞪的睁着眼,赖在家门口就是不愿意进门,还一脸防备的死活不让易警言碰她。  

  易警言苦笑不得,平心静气的哄了她半天,最后终于耐心告罄,不管又打又闹的季微光的抗议,一把扛着她进了门。  

  “乖,别闹,我们先坐下好不好?”  

  “你别碰我,讨厌,不许碰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微光突然尖叫出声,吓了易警言一跳,筋疲力尽的易警言终于决定,以后坚决不能再让她碰酒。  

  易警言艰难的伺候着季微光喝了点热水,又费尽力气的给她擦了脸。季微光闹了半天,这回总算是消停了下来,还没等易警言松口气,季微光又抱着被子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怎么了?哭什么?”易警言拿着毛巾温柔的给她擦着脸。  

  “易警言,我讨厌你。”季微光哭的伤心,易警言的动作就是一滞:“为什么讨厌他?”  

  “他,讨厌。”季微光哭会停下,停了会又接着哭,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像流不完一样,“讨厌死了,他喜欢别人,不喜欢我,不喜欢我……嫌我小……”  

  “嗯,是很讨厌。”易警言轻声细语的,“可小家伙也很没良心啊,明明说喜欢,一转头又跑了,是不是该打?”  

  “谁跑了?没跑,你才跑了,你跑。”见季微光张着嘴又要开始哭,易警言赶紧改口:“好好好,我跑我跑。”  

  好不容易安抚住季微光,易警言总算是松了口气,简单收拾了两下,易警言正准备起身,就听见季微光明显带着哭声的声音。  

  “我都看见了,你拉她手,还给她买药,我讨厌你,讨厌死了。”  

  易警言怔住了,原来那天,他没有看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