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九章 安然回落的心脏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25 2016-12-12 15:17:38

    季微光出来旅游是为了散心的,但玩了几天之后,季微光倒是真的沉浸到旅游里去了,之前的那些情绪消散不少。只不过,自家老哥规定的每天一个电话的要求实在是让她有些招架无能。  

  要是真的是打一个电话就好了,问题是,季承曦在电话里将微光每天发生的事情问的事无巨细,季微光每天的行程都安排的很满,晚上回来累的就只想睡觉,哪有那个心思去应付季承曦呀,偏偏微光又知道季承曦这样也是因为担心自己,拒绝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最后,季微光果断的给自己申请了一个微博账号,顺便也给季承曦申请了一个。每天将自己去了哪吃了什么玩了什么都发了上去,这样季承曦又能掌握自己的动态,放下担心,而自己,也总算是不用接受每天一个电话的荼毒。  

  解决了这桩事,季微光总算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好好玩一场了,尽情享受她的旅程。  

  季承曦能够大体知道季微光现在到了哪做了些什么,原本有些担心的心情总算是放下了心来。并且很快的,季承曦找到了新的乐趣。  

  季承曦不客气的咬着手上的肉包,一边优哉游哉的刷着微博,时不时地点评两句,那姿态,那是一个潇洒。易警言从始至终不发一言,沉默的吃着早餐,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所谓乐极生悲,季承曦看也没看拿起来一个灌汤包,一口咬下去,热乎乎的鲜活的汤汁瞬间与他新换的白衬衫来了一个面对面的亲密接触。  

  季承曦暗叫倒霉,放下手上咬了一口的汤包和手机,神情郁闷的回了房间。  

  易警言自季承曦起身离开之后,视线便一直不受控制的往手机上面飘。他知道微光开通了微博,可是他没有问,也不能问,只是到底是情感占了上风,易警言鬼使神差的拿过季承曦的手机,飞快的看了一眼然后放了回去。  

  季承曦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易警言站起来。  

  “我吃完了,先去公司。”  

  “等会,我和你一块。”被汤汁溅了一身,季承曦也实在是没有吃东西的兴致了。  

  “嗯,我先去楼下等你。”  

  “好。”  

  季微光失去联系了。  

  其实真要说起来没发生什么事,但季承曦就是感觉不对,直觉告诉他微光肯定是出事了。  

  为了让季承曦放心,另一方面也是作为旅行的记录,微光每天都会发微博,少则一条,多则七八条,天天如此,无一例外。  

  可是现在整整两天,季微光的微博什么动态都没有,时间依旧停留在两天前。昨天季承曦照例刷微博的时候,看见微光没有更新,以为她是玩累了忘了,也就没怎么在意,原本想打个电话来着,但时间实在是太晚了,只得作罢。  

  结果今天也依旧没有新内容,季承曦不放心就打了电话,结果就听到了一道冰冷的女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微光虽然有些时间爱玩胡闹了一点,但其实一直都很乖巧。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出去旅行,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让季承曦担心,最重要的是,季微光手机除了没电以外,从来没有关机过。  

  像现在这样,两天没有一点消息,还联系不上人,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  

  季承曦急得冒火,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微光的号码,就在他快到临界点,打算报警的时候,微光的手机终于被接通了。  

  季承曦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却是压不住的怒火的担心冒了上来:“你这两天怎么回事?去哪了?手机怎么关机?你知不知道我都准备去报警了?说了让你有事打电话怎么没打?出去玩玩野了是不是?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哥,我没事。”  

  得到微光肯定的答复,季承曦提心吊胆了两天的心总算是稳稳的落了回去,正准备好好说说她,但是听到微光明显沙哑的声音,所有指责的话全咽了回去。  

  “声音怎么回事?生病了?”  

  微光沉默了几秒,再开口声音依旧是干涩又沙哑:“没有,我没事,我就是……有点累。”  

  季承曦虽然还是有些生气,但语气到底是软了下来。  

  “累了就回家,你是出去玩的,又不是出去折腾自己的,行程别安排太满,这次去不了我们就下次再去。”  

  “嗯。”季微光这次的声音明显的带上了哭音。季承曦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怎么哭了?”  

  “哥,我想你了……”  

  “想我了那就回来,就说让你不要自己出去。”  

  “回不去。”季微光突然大哭出声,“我回不去……”  

  “怎么回事?”季承曦一颗心随着季微光七上八下,这会又担心又着急,“出什么事了?乖,别哭了,什么事和哥说,有哥在呢,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季承曦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当下气势汹汹的问道,丫头不会真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吧?  

  季微光哭了好半天,这才抽抽噎噎的停了下来:“没有,没人欺负我,我没事,就是离家太久想家了。”  

  “那就回家!”季承曦这次的语气绝对坚决,“我去接你。”  

  “不要。”季微光想也不想的拒绝,然后就听见她支支吾吾的声音,“我……我不想回去,不想……”  

  季承曦下意识就想问是不是因为易警言,但张了张嘴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  

  “最多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必须回来,要不然我现在就直接过去接你。”  

  “好。”  

  季承曦一直皱着的眉总算舒缓开来:“在外面好好的,好好照顾自己。”  

  “嗯。”季微光顿了顿,“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傻丫头,我是你哥,我不担心你谁担心。”  

  “嗯,就知道你最好了。”季微光的状态依旧不好,但说话的情绪倒是高涨了不少。季承曦也没再说别的,又重新叮嘱一些事,这才结束通话。  

  虽然微光嘴上说着没事,但季承曦心里的担心却一点也没减少。但微光毕竟大了,他也知道很多事情自己也没办法去插手去解决,毕竟有些路要自己走,有些事情只能自己解决。季承曦只能强压住心里的这份担心。  

  季承曦刚放下手机,抬头就看见了站在自己房门口的易警言。  

  “嗯?有事?”  

  “微光怎么了?”  

  虽然微光和易警言之间有些微妙,但季承曦和易警言依旧还是一样的相处,甚至关于季微光的事,季承曦也从来不会避开易警言说。听见易警言开口问了,季承曦也没犹豫,一五一十的说了。  

  然后像是没有看见易警言突然沉思的样子,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出去了。  

  不得不说,季承曦还是有私心的。  

  易警言听了季承曦的话,想到昨天看到的背影,有些恍惚,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到底还是甩掉了这些无所谓的思绪,毕竟,怎么可能呢?  

  季微光到底还是没能待满一周。季父季母结束了工作回来了,正好赶上易桥45岁的生日,警局这段时间都没什么事,易桥总算是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而且,微光生日的时候季父季母都在外工作,甚至微光的大学志愿也是自己填报决定的,季父季母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里怎么还是有些觉得抱歉的,正好就借着这个机会,把微光给叫了回来。  

  三个大人在家收拾着,季承曦和易警言被安排去机场接微光。  

  微光出来的时候,在人群中一眼便看见了他,那个她想见又不想见的人。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总是能第一眼就找到他。微光低下头,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灿烂。  

  季微光拉着行李箱,虽然在外面玩了十多天,却半点没晒黑。她伸长了胳膊使劲招手,笑得一脸灿烂:“哥,易哥哥。”  

  “嗯。”易警言点了点头,没半分异样。  

  “总算回来了。”季承曦哼哼两声,双手插在衣兜里没半点要动作的意思,冲着易警言努了努嘴,“玩够了?”  

  “玩不够也不行啊。”季微光冲着接过自己行李箱的易警言说了声谢谢,“母亲大人都发话了。”  

  “行了,走吧,三位还在家等着你呢。”  

  “知道了。”季微光刚走了两步,突然一声哀嚎,把身边的易警言和季承曦吓了一大跳,“惨了,我把礼物给落酒店了。”  

  “一惊一乍的你想吓死我。”季承曦拍了拍自己胸口,“忘了就忘了,反正你买的小玩意也没什么稀罕的。”  

  季微光一巴掌就往季承曦胳膊上招呼了过去:“谁让你稀罕了。”  

  季微光转身习惯性的挽上了易警言的胳膊,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但再松手又显得太那啥了,季微光紧了紧垂下的那只手,当没事人一样继续和自家老哥斗嘴去了。  

  易警言看着放在自己臂弯里的手,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空落落的心脏好像终于回落了原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