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第八章 长痛不如短痛

竹马高冷,青梅太黏人 七月清湫 3011 2016-12-11 18:38:56

    有段时间没回家,家里一片冷清,好在水电什么的都没断。季承曦耐心的照顾着微光洗漱完,又陪在身边把她哄睡着,这才收拾收拾回了公寓。  

  刚一进门,季承曦便看见坐在客厅的易警言。易警言见他回来,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微光,找到了?”  

  季承曦看到易警言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到底是软了脾气,嗯了一声,然后就看见易警言整个人像松了一口大气,浑身都卸了劲,倒进了沙发里。  

  “那就好。”  

  季承曦走过去坐下,将钥匙扔在茶几上,看到易警言嘴角那一大片红肿:“刚才的事,对不住了,我气急了。”  

  “没关系,不怪你。”易警言顿了顿,“微光,在家?”  

  “嗯。”季承曦点了点头,两人一时都沉默了。  

  “其实。”季承曦最终先开了口,“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一直都知道丫头喜欢你,也一直都持乐见其成的态度,我原本以为,你到底是有意的,却没想到……”  

  “她,也是我妹妹。”易警言交叉在一起的双手紧了紧,嗓音是说不出的晦涩。  

  “妹妹?”季承曦愣了一下,苦笑起来,“警言,我一直觉得自己并没有看错,你好好想一想,抛掉一切因素,向着你的心,好好想一想,你真的只把丫头当妹妹吗?你真的对她就没有一点喜欢?”季承曦虽然并不十分清楚易警言的想法,可他是个局外人,往往看的最清。  

  易警言猛的抬头看向他,第一次犹豫了,沉默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却是满满的不确定:“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呵。””季承曦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段时间,我会住在家里,微光一个人,我不放心。”  

  东西家里都有,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季承曦简单的收拾了两样,很快就离开了。却到底还是在离开之前扔下了一句话。  

  “警言,好好想清楚,不要让自己后悔,也不要,再伤害微光。”  

  不管喜不喜欢,都应该给一个明确肯定的答复,至少,在微光那里,已经拖不起了,时间拖得越久,伤害越大,长痛不如短痛,有时候,顾虑着不说清楚,倒不如干干净净的一刀斩断来的痛快。  

  季微光自那晚哭过以后便很安静,安静的坐着,安静的躺着,安静的就像个没有生气的玩偶。成绩出来的那天,是季承曦帮微光查的,考的很好,比一本分数线还高四十多分,安静了两天的季微光总算是给了季承曦一个笑容,“挺好的”。  

  “挺好的”,季微光说挺好,但季承曦却知道她一点都不好,不是没想过狠狠的说她一顿,把她骂醒,不就是个男人嘛,值得你这么要死不活的?但到底是狠不下心舍不得。  

  不过让季承曦惊喜的是,那天过后,季微光似乎是真的好了起来,至少从表面看是如此。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季承曦并不在意,毕竟他也知道感情的事不可能这么快走出来,至少,微光愿意打起精神就是好事,总比始终沉浸在自己悲伤里自怨自艾来得强。  

  微光大学志愿的事情季承曦并没有插手,而是给了她充分的自主权,对她想读什么专业想报什么大学完全持放手态度。季承曦这两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像个老妈子一样,照顾季微光的生活起居。  

  “哥,我没事。”季微光放下手上的笔,“你去公司呗,别到时候公司垮了你来怪我。”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季承曦点了点她额头,满脸的哭笑不得。  

  “放心吧,不用我盼你也会好好的,行了,你快走吧,我还忙着呢,没时间招呼你。”  

  他被小姑娘嫌弃的次数多了去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的:“知道了,那我先走了,晚饭等我回来,带你去外面吃好吃的。”季承曦话音刚落,就看见小姑娘已经又把视线给放到书上去了,只是背对着他冲他摆了摆手。  

  易警言伸手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衬衫套上,扣纽扣的手却是在看到床上的兔子玩偶的时候顿了顿。兔子玩偶那天被季微光落在他那之后,便一直没拿回去,而易警言自己,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兔子玩偶就这么在他这住下了。  

  易警言冷峻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动作的停顿也不过就是那么一下。易警言动作利落的穿好衬衣,戴上手表,随手拿起自己先前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却是在出门的时候,停了停,又折返了回来。  

  床头柜上的一条小盒子是易警言放的,盒子被打开,里面是赫然是一条造型别致的太阳项链。这原本是易警言准备送给微光的生日礼物,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份礼物到底没送出去。  

  易警言伸手拿出项链,挂在了床上的兔子玩偶身上,拍了拍它的头,总算是神情稍霁,这次才没做任何拖沓的出了门。  

  公司里,季承曦神色无常的跟易警言打过招呼便去忙自己的了,易警言原本打算问问微光的事情,但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放弃了。  

  承曦说得对,他的确应该认真好好的想一想,在没弄懂自己的心之前,还是不要再去伤害她了。微光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比谁都不希望微光受到伤害,特别是这份伤害还是他给的。  

  季微光很快的选好了专业和学校,干脆利落的填报好了志愿,然后就动手开始收拾起行李。季承曦回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季微光哼着小哥抱着衣服忙上忙下的。  

  季承曦看了看微光乱糟糟的房间:“你这是做什么呢?”  

  “收拾行李呀,看不见吗?”  

  “我是问,你收拾行李做什么?”季承曦脸色有些凝重,“你要去哪里?”  

  “毕业旅行啊,志愿也填好了,现在就等通知书了,你要忙公司的事,爸爸妈妈也不在家,我不去旅行自个在这待着干嘛,多无聊啊。”  

  季承曦听到她说是要去毕业旅行,原本吊起来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但看到微光房间那个大箱子的时候,一颗心顿时又被吊了起来。  

  “毕业旅行要带这么多行李?你这是要去多久?”  

  “唔,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开学之前回来吧。”季微光收拾着行李,索性盘腿在行李箱旁边坐了下来,仰头看他,“原本我也就打算好好出去走一走,现在这机会多好啊,又没作业。”  

  “那……那也不用去这么久吧。”不得不说,季承曦还是担心的,毕竟她和警言的事,不得不让他多想。而且微光一个小姑娘家的,一个人出去不说,还一去就去这么久,这让他怎么放心,“要不我陪你一块去吧,反正公司也慢慢上正轨了,有警……,咳咳,我就当给自己放个假了。”  

  季微光见自家老哥提到警言生硬的改变话头的举动,不得不说,心被暖了一下。季微光笑着走过去,抱住他胳膊:“怎么?怕我想不开为情自杀呀?”  

  看到因自己的话脸色更黑的季承曦,微光笑的更欢了:“喂,别这么小看我好不好。我是谁呀?我可是季承曦他妹,这么点小事就想打倒我?怎么可能。”微光见季承曦的脸色好看了些,语气也柔了下来,“哥,我真的没事,好吧,虽然一开始我的确没想去这么久,但是,哥,你知道的,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易哥哥,说不难过是假的,所以啊,我就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散散心,也,好好地想一想。”  

  季承曦沉默也很久,最终败下阵来,摸着她的头叹了口气:“你呀,什么时候走?”  

  “还没买机票。”微光仰着头笑的好看,“哥,我没钱,机票路费什么的,你给不给包呀?”  

  “我能说不吗?”  

  “反抗无效。”  

  “你啊,每天一个电话知道吗?玩够了就回来,别让爸妈他们担心。”  

  “知道啦。”  

  易警言在公寓看到季承曦的时候,有些惊讶:“你怎么回来了?”  

  季承曦将自己扔进沙发,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家离公司太远了,麻烦,还是这方便。”  

  “那……”易警言下意识顿了顿,却还是问出了口,“微光呢?”  

  “那丫头出去旅行了,归期不定。”季承曦不着痕迹的瞥了易警言一眼,“这下没人管着她,估计是要玩野了。”  

  易警言没说话,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之前某个小姑娘闹着吵着要他陪她去旅游……结果,竟是她一个人去了。易警言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只觉得心里突然有些空落落的,那滋味,并不好受。  

  季承曦看到易警言面无表情的脸,心里的那口恶气总算是狠狠的出了。虽然警言是他兄弟,但伤了他妹的心,同样不能忍。虽然自己不能也不会做什么,但膈应膈应他一下,也是很好的。  

  季承曦心情愉悦的回了房间,留下易警言一个人,心情复杂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七月清湫

这两天网站总是上不去,不知道是不是我电脑出问题了,想更新都没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